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降龙再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书生的往事

降龙再世 昨夜西风 3243 2005.08.11 12:22

    原来这陈正林也事当朝官员,五年前告老还乡,回到了家乡清风镇,膝下有一独子,叫陈起云,是在自己四十几岁所生,老年得子,自是宝贝异常,这陈起云也很争气,长大后从乡试到三年大考,都能榜上有名,无奈书读得多是好事也是坏事,虽在会考中榜上有名,但执意不做官,喜好游山玩水,陈正林虽不是大官,但也是官居二品,自己儿子岂能不走仕途?于是在5年前告老还乡之前,带上陈起云去拜会当朝宰相殷红雨,如此颇有深意——自己告老还乡以后,不再做官,如果哪天这个儿子突然心血来潮想做官,自己不在朝中,很是麻烦,何不趁这还没回乡,带他结识结识这当朝一品宰相,希望他能把这印象留给宰相,以后也好有个照应,正所谓朝中有人好做官,也希望他能耳闻目染,能改变性情,知道当官的好处。

  拜会了这当朝宰相殷红雨后,这陈起云性情倒没改,可偏偏看到了殷红雨的女儿殷桃儿,一见倾心,回来后竟魂不守舍,得了相思病。

  本来自己儿子如果能娶得这当朝宰相的女儿,那自是祖坟冒青烟,求之不得,当然极力撮合。可是风云突变,没过一年,殷红雨被八王陷害入狱,株连九族,这陈正林也是圆滑之人,当然是惟恐避之不及,可这儿子实在是呆的不行,仍对她痴心不改,这殷桃儿也不知道什么原因逃脱了八王的追捕,不知所踪——相传被一武功极好的和尚救走了。于是满天下地找她,终于有一天听说她和那和尚死了,才郁郁得回来了,这老夫人见自己的儿子为那殷桃儿相思而日渐消瘦,就想为他娶一妻室,希望他能忘记过去,无奈之前想让自己儿子能娶得这当朝宰相的女儿,早就告之天下,自己的儿子已经是宰相的女婿,以至到如今没有那家千金小姐肯来他们家——他是罪臣殷红雨的女婿,谁敢和他攀这门亲戚啊,没法,只好在众多丫鬟中选一个,说来也巧,那天居然就有人给他们陈府送丫鬟,那丫鬟天生丽质,就把她做了自己的儿媳,希望她的美貌能冲淡他的相思。

  一开始,这陈起云根本就不把她放在心上,可是后来竟被她迷得五迷三窍,日夜消魂,渐渐身体越来越差,陈老夫人也不好说什么——毕竟她是自己选的儿媳,可他终究是自己的宝贝儿子,无法,冥思苦想,又生一计——帮他再娶一房,好和那媳妇争宠,于是派人去物色女子——只要是极美的就行。没过几日,就有一女子上门而来,那女子比这媳妇更加漂亮,老夫人大喜,做了主,把他们完了婚。

  那女子入她陈府之前,陈老夫人早已和她交代,为了她相公的身体,房事要节制,切不可太过放纵。

  正如这陈老夫人所愿,这女子自来他们家后,果然把这陈起云从那原先的媳妇身边抢了过来,这陈起云身体看似也一天天好转,正当老夫人高兴之余,那原先的媳妇也不知用了什么法子,又将陈起云吸引到自己的身边,就这样,两位夫人争风吃醋,使这陈起云的身体越加不行,让这老夫人后悔不迭——这俩虎狼都是自己引来的,儿子比之先前更加虚弱,无奈,只好把俩夫人都叫到身边,告戒她们为了她们相公的身体,不要再纵欲了!俩媳妇居然异口同声得说,她们也不想的,都是她们相公成天找她们,后来这老夫人把这陈起云叫来对质,虽然这事太过羞人,但为了儿子的身体,也厚着脸皮问他,没想,这陈起云供认不讳,并称,人生在世,如果连这事也不能做的话,那真不要做人了!陈老夫人没法,只好告之陈正林,希望他这个父亲能管束管束他,陈正林于是想把这俩夫人支走,这陈起云更加不肯,扬言自己媳妇不回来,自己几死给她们看!这陈正林气得不行——这个逆子居然沉迷女色而不要了性命,真是丢了祖宗的脸,一气之下,跑了出去,说是让他自生自灭,一人出去游山玩水散心去了,只苦了陈老夫人日日以泪洗面。这俩媳妇和这陈起云相比,却是刚好相反,越加丰姿韵然。

  终于有一天夜里,电闪雷鸣,从哪二媳妇房间里传来一声尖叫声,后来有人看到服侍那原先媳妇的丫鬟和二媳妇惊在床边,而那原先的媳妇已不见踪影,那床上竟卷窝着一只玉面狐狸,正当众人要上前捉那狐狸时,也不知道什么原因,房间的灯突然熄灭,当再次亮起来的时候,那狐狸已经不知所踪,后来来了一个道士,在那房间里看了半天,竟说那失踪的媳妇是被那狐狸给害了。

  本来事情就这样,那媳妇本就是个府里的丫鬟,死就死了,自己好歹也是官员,大不了赔点银子也就罢了,不过这事后也不见那原先媳妇有什么娘家人来,以为这事情也就结了,可是自从那以后,就剩一个媳妇,按理,陈起云身体应该好点,没想那陈起云身体越加不行,叫了几十个道士来做法,不是一点用都没有,就是第二天不知所踪。

  我听了半饷,道:“你的第一个媳妇是不是叫小玉?”

  老夫人奇道:“道长不是说第一次来清风镇,怎会知道她的名字?”

  我笑笑:“回老夫人得话,我是第一次来清风镇,可是却和这小玉却有很深的渊源!”

  “啊?道长,您…您不是来找小玉的吧?您来是不是想为小玉讨个说法?道长,您放心,这小玉虽不是我们府里人所害,但也是我府里出得事,你说吧,我们一定照办!”

  我有点哭笑不得,陈老夫人居然认为我是小玉的娘家人。

  我笑笑:“老夫人您想错了,我找的人不是她!”顿了顿,又道:“小玉不是被那狐狸害的!”

  “哦?”

  “因为她就是那只玉面狐狸!”

  “啊?道长你…你…你怎这样说?这…这…这也太匪夷所思了!”

  我笑笑:“我在前天杀了一只玉面狐狸精,她就叫小玉,是她叫我来的!”

  “啊?”陈老夫人惊呼了一声,自言自语道:“这…这…这怎么可能?”

  “夫人,我知道我说这些你一下子接受不了,但事实确实如此,我到您这真的只是想找一个人,所以您信也好,不信也好,问清我就走!”

  那陈老夫人忙道:“道长怎会说这话,老身当然是相信道长了,道长帮我们解开了这个让我们好久想不通得问题,老身感激还来不及,怎会不相信道长?只是此事太过匪夷所思了,哎,现在想想,以前这小玉到我们家,她再美也不过是个丫鬟,有什么本事能把云儿迷得这样?看来也只有这狐狸精才有这本事了!” 说到这,突然道:“那…那…我那二媳妇岂不是也是…”吞了口口水,惊恐道:“也是妖怪?”

  我看着陈老夫人,心跳突然没来由的加快了许多:“你那二媳妇是不是叫风儿?”

  “风儿?”陈老夫人愣了愣,道:“不是啊,她叫花云!”

  正在这时,一个下人匆忙冲进门来,慌张道:“夫人,糟了,糟了……”

  陈老夫人轻斥道:“一点规矩都没有,让了见了笑话!慌慌张张的,怎么了!”

  那人上气不接下气道:“夫…夫人,公子快不行了!”

  “啊?”

  陈老夫人听了也不顾什么规矩不规矩了,匆匆忙忙向外赶去。

  我看着他们匆忙的身影,心里没来由得一阵轻松——风儿也许并没有嫁给陈起云。

  事情很明显,这陈起云就是四年前的那个文弱书生,没想四年前他到那寺院的原因居然就是寻找那个女孩,那女孩的心中只有那个小和尚,女孩没寻到,却在机缘巧合下救了风儿,世间事真事奇怪!我亲眼目睹了小和尚和那女孩得死,而这个陈起云却是因为这个女孩而让风儿离开了我,这难道就是那老和尚说得天理循环?按理,我应该恨这陈起云才是,可是我心里不知为什么却从没有这种想法,对这个陈起云反而有种同情的感觉,这是为什么?我自己也不知道。

  而让我想不到的是,这个狐狸精为什么也会和这陈起云纠缠不清?还有那个二媳妇,她到底是谁?

  阿福本也匆忙走出去,想到我还在大厅内,忙回头道:“道长,你看我们家公子…,哎!现在实在没法招呼您了,您请便啊”说完,转身就想走了出去。

  阿福在这之前听了我和陈老夫人得话,态度明显好了许多。

  我忙把他叫住:“福哥,别急,贫道也略懂点医术,不如带我去看看你们家公子?”

  我想看看这个陈起云,还有他的媳妇,其实,我更加想证实,风儿并没有嫁给陈起云——我不能确定,风儿也许改了个名字了呢?

  “那好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