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幻海寻渚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五十三 南下

幻海寻渚 正环 1 23 20602021.06.08 09:18

  阿桃中了迷烟,手劲不大,但那竹篾忒尖,轻松没入了阮啸脖子。阮啸惨叫一声,跌下床来,左掌在脖上一抹,抹得满手血红,那血汩汩外流,便是神仙也救不得了。阮啸凄惨大哭,只想在死前将阿桃杀死,趁着尚有力气,拔剑朝阿桃砍来。眼看阿桃也要丧命,突然一柄剑洞穿了阮啸的胸膛。阮啸倒下,显出背后的人来,阿桃一看,惊呼一声,急忙将衣物拉过,遮住了身体,那人不是雷秉又是谁?

  此时气氛凝重诡异之极,屋内几乎落针可闻,也不知过了多久,天边似乎都露出了鱼肚白。阿桃已慢慢坐了起来,尝试了数次,方轻轻开口道:“雷哥,刚才屋子里的话,你都在外头听见了?”。

  雷秉一直怔怔而立,脑中轰鸣不绝,昏昏然如坠雾端,这时听这一声“雷哥”,只觉得又恶心又刺耳,只点了点头,说了一个字:“嗯”。

  阿桃数次欲言又止,终于又黯然道:“雷哥,我十来岁便入了贼窟,我一个女人,长得也不算丑,要想生存下去,有些事是身不由己的,你明白么?”。

  雷秉木然点头道:“嗯”。

  阿桃突抬目往住雷秉,眼中闪着光带着期许,急切道:“雷哥,求你,我求你忘了今晚之事,咱们到个荒无人烟的地方,对,对啦,咱们去寻一个小岛,一辈子不见任何人,一辈子也不踏上陆地,也不养狗养鸡,也不生儿育女,只咱两个人,死也死在岛上,便如同世间从此再无我们两个人,好么?”。

  雷秉心如死灰,无意识又“嗯”了一声。

  阿桃大哭道:“你不要‘嗯’,你说话,你好歹说句话!”。

  雷秉深吸了一口发颤的气,说道:“阿桃...”。

  阿桃哭叫道:“你别叫我阿桃,我不是什么阿桃,我叫齐自华。雷哥,你念在这些年来,无论如何,我总是对你念念不忘的份儿上,你体谅了我这一次,之前的事,就当是做了一个不光彩不愉快的大梦。往后余生,我对你千依百顺...”。

  雷秉突呵呵冷笑一声,仰天长叹了一口,说道:“妹子,你这些话和身上的衣裤一样,召之即来挥之即去,我也辨不清真假”。

  阿桃愣了一愣,眼神渐渐变得空洞,近乎自言自语地道:“啊,雷哥,你这话好伤人的心呀”,旋即却如释重负,露出个颇凄凉的微笑,鼻子一抽,将眼泪收住,只望着窗外,再也不说话。

  雷秉看也不愿多看她一眼,决然走了出去。此时东方已白,雷秉经过这一夜,身心俱疲,茫然往前走着,便似梦游一般,直到日头移到正南,才发现自己已走了好几个时辰,离伏枥庄已经有数十里远了,脚上却跟中了邪一般,仍挪动不停。

  这正是三月光景,山间野花招摇,陌上春意盎然,雷秉视若无睹,木然间继续往前走,突听一人叫道:“喂!小兄弟,你年纪轻轻,有什么想不开吗?”。雷秉侧头一看,却是个驾牛耕田的农夫,三十上下,满面关切地询问。

  雷秉听得愣了一愣,在田中水里一照,只见自己蓬头垢面,双目无神,一股说不出的落魄和委顿,几乎将天色也拉暗了,不禁吓了一跳。那农夫把犁头一插,说道:“没吃饭吧?来我家头一起吃!”。雷秉连客套话也似懒得说,只点了点头,木然跟了。

  那农妇也十分贤惠好客,炒了几大盘的热菜,全凑到雷秉跟前,那农夫却倒了一大碗酒递来,道:“小兄弟别发怔,管你遇见啥山穷水尽之事,把这黄汤多灌两碗,明儿个就柳暗花明又一村啦!”。那农妇笑道:“你这屡试不第的穷酸秀才,又来吊文啦”。

  雷秉一口气咕咚下去好几大碗,只觉得从未喝过这般易醉的烈酒,一整夜的悲痛和压抑瞬间冲破了堤坝,哇地一声便伏案大哭,泪水如雨而下,止歇不住。那对夫妻倒被这阵仗吓了一跳,忙来劝慰,问他缘由。这等私密之事,雷秉岂能出口?只是灌酒大哭。

  待他醒来时,发现已被安顿在一张床上,后脑跳痛无比,浑身被抽了筋一般的瘫软。他勉强翻了个身,却抹得满手的呕吐秽物,顿时羞惭无比,急忙翻起,将被套拆了,趁着天色未开,出门来到小溪边浣洗得干干净净,又捧着冰冷的溪水洗了脸,顿时清醒了不小,心想道:“惭愧,惭愧!我尚有血仇在身,岂可为了儿女之事,如此消沉落魄?”,将那被套晾了,留下一块银锭,超那草屋鞠了一躬,心道:“我既然并不归田,便得兑现承诺,去华山投盖大侠了”,心中有了方向,大步拔足往南。他路上劫了一家富户,搞了百八十两银子,买了一匹骏马,一路奔驰不停,不消半月,这日进了河北地界。

  此时正午时分,面前显出好大一座青山,路口一间茶铺,一老一小父子两人正在待客。雷秉拴马入座,要了一盘玉米面馒头和一壶茶,正要再点一壶酒,那店主儿子突慌张叫道:“爹,蔡掌门来了!”。那店主道:“快擦一张大桌子,干净些!”,急忙迎了出去。

  雷秉纳闷心想,什么蔡掌门?此处荒山野岭,难不成竟还有什么名门大宗?便转头望去,只见一行五个佩刀汉子走了过来,那为首一人是个虬髯汉子,提着两条粗胳膊,摇摇摆摆入了店,两眼却朝雷秉的马瞥去。

  那店主陪笑道:“蔡掌门今日公干忙吗?这么晚了才来用饭?”。那虬髯汉子将宝刀往桌上一扔,叫道:“别罗唣,快上饭菜来”,眼睛却朝雷秉瞅过来,大剌剌问道:“喂,小子,门口那马楞地不错,是你的?”。

  雷秉顿时留上了神,道:“是我的,你待如何?”。那蔡掌门道:“你这人说话忒带刺儿,跟你说,这山叫做大青山,我天龙派在此开宗立派好几年了,如今来投者众多,好不兴旺。你今天把这马留下,咱们做个朋友,青山不改绿水长流,以后江湖中遇险,可打我天龙派的招牌来壮胆”。

  雷秉心想,这一伙人分明是占山为王打家劫舍的强盗,竟然还开宗立派,自称掌门,真是可笑。再把这帮人一打量,自忖尚能应付,便笑道:“这个不成,你这天龙派的招牌不甚响亮,怕只对这小店主人好使”。

  那蔡掌门腾地站起,骂道:“小子,你这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啦!”,一拳便打了过来。雷秉手肘一拐,把他长拳一锁,掼出门去,跌了个四仰八叉。另四人见掌门受辱,齐齐上来助拳,雷秉撸起衣袖,左一拳右一拳,将几人打得东倒西歪。那一伙人见讨不得好,齐齐把刀一抄,蔡掌门恼羞成怒叫道:“这厮是个硬点子,今日结果了他!”,五柄钢刀接踵而至。

  这用起了兵刃,雷秉更是不惧,一柄剑东转西绕,不消片刻,便刺伤了一人,叫道:“喂,姓蔡的,你再胡搅蛮缠,莫怪我这剑下无情”。那蔡掌门便知道遇了硬茬,待要退却,一时又下不来台,只得怒吼一声,硬着头皮上。雷秉又不愿真的杀伤人命,只能且战且退,一边大叫喝阻。

  那蔡掌门功夫不济,察言观色的功夫倒是炉火纯青,心想到:老子今日颜面尽失,不找回点面子如何服众?这厮武艺虽高,却是个心慈手软的雏儿,老子强逼不退,非得要赶走他,夺了这匹马不可!心如是想,刀上更猛了不少。

  这边雷秉被逼迫极甚,几次怒火陡起,待要杀人,却又心软了下去,正作难间,却听一人叫道:“都是江湖好汉,何苦死斗来着?两边都住手吧!”。

  这声音不甚高亢,但从容淡定,字字清晰入耳,教人不得不听。双方便止了斗,纷纷望去,只见一个中年书生,形容落魄,面貌却甚是清秀,一双亮眼闪烁,头上一方青巾方帕,手摇一柄竹扇,拱手道:“在下陇右人徐图,适才路过此地,恰逢你两方为这一匹马生斗,好不值得。在下便出钱从这位少侠手中买了,再赠与蔡掌门,如此双方各自满意,握手言和如何?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多个朋友大道宽阔!”。

  雷秉冷笑道:“你这书生倒来充好人,你说买我便卖你?你知这一匹马多少钱?”。

  徐图道:“少侠说多少便是多少,不妨先开个价来”。

  雷秉笑道:“好个穷酸书生,口气倒不小,我要十两黄金,你也给么?”

  徐图将手往怀中一插,慢悠悠摸了一会,往桌上一放,正是金灿灿的一堆,说道:“这些金子只多不少,多谢少侠卖马!”,话罢便去牵马。

  雷秉惊愕不已,赶过去将马一拉,摇头道:“是我小瞧了你,可这马我不卖,卖了我怎么赶路?”。

  徐图摇头道:“大丈夫一诺千金,少侠若要食言,今日怕交代不过!”,话罢右手往木桌角上一捏,闷哼一声,只听卡崩一声,将寸厚的木角硬生生掰下。

  这一手内家功夫一露,众人均惊骇不已,徐图又拍了拍手上的木屑,阴森森地笑道:“少侠虽然剑术了得,怕还敌不过徐某一对肉掌。你若不信,大可拔剑一探究竟”。

  雷秉不敢不信,只摇摇头道:“区区一匹马而已,你要便拿去,谁和你拼命?只是你不过一个局外人,何苦要强行掺和此事?”。

  徐图笑笑不答,只侧过头道:“蔡掌门,牵马去罢!”。

  那蔡掌门却甚是惊疑,摇头道:“天上岂会掉馅饼?你到底有什么居心?”。

  徐图笑道:“蔡掌门多虑了,我徐某只是个爱管闲事做调停的和事佬,自来熟,一生最喜结交天下豪杰。你既然问到,我不妨明说。在下近些年创了一个‘大道会’,承蒙江湖好汉卖我面子,如今已有许多门派加入,其中不乏名门人士。蔡掌门若不嫌弃,大可入会如何?”。

  蔡掌门摇头道:“大道会?没听说过,怎的,入了会便要受你差遣,为你冒险办事?”。

  徐图摇头道:“在下岂是如此急功近利之人?这大道会颇为松散,并没什么严酷的会规,只是诸多志同道合的好友聚在一起,彼此帮扶而已,和那些同乡会,同门会并无二致”,说着将一块灌汤包大小的金牌递了过去,说道:“这是入会的信物,往后你有什么麻烦事或者心愿,凭此信物,会中好友不问缘由,不问利害,无不倾力相助,便是刺杀皇帝老儿,将自己老婆送人也在所不辞。当然,别人若是有求于你,你也该鼎立相帮。若有一天你要退会,将这信物往山里一抛,水里一扔,就算了事,绝无人来责备问罪!”。

  蔡掌门仍不敢接,只冷笑道:“你这书生未免牛皮吹大了,真的什么事都可相帮?”。

  徐图笑道:“只要可以做到,绝无推辞!蔡掌门若不信,大可接过金牌一试!”。

  蔡掌门犹豫片刻,一把夺过金牌道:“你先,剁下你自己一根手指来瞧瞧!”。

  这要求一出,大伙儿均倒抽了一口凉气,不知那徐图如何应对。却见徐图微微一笑,将左手一摊,只见五根手指只剩下了拇指和食指,其余三根均已没根不见。徐图笑道:“在下邀请入会的各方英豪极多,不相信我,提要求检验的也多,但要我自戕的只有三人,均是要我剁手指,可见英雄所见略同!这根食指先留着挖鼻孔,拇指与你!”,话罢将匕首一掏,一刀剁了下来。

  蔡掌门大吃一惊道:“且慢!谁真个要你...”。这话却说得晚了,只听徐图闷哼一声,血溅满桌,一根拇指掉落地上。徐图缓了一缓,拾起递了过去。蔡掌门哪里敢接,忙推道:“我信了你,这大道会我入了便成”。

  徐图又走向雷秉,说道:“我想请少侠也入我大道会如何?”。

  雷秉看得瞠目结舌,摇头道:“你这是疯了,不过你这威逼利诱,自戕吓人的办法对我不管用。我软硬不吃,就是不入会,怎的,你也无计可施,只能找借口杀我了对不对?”。

  徐图摇头道:“少侠小瞧了我徐某,你看不上我这大道会,我绝不纠缠。他日你若觉得我这大道会还有一点意思,再看机缘”,又回头道:“蔡帮主,咱们这大道会近年将有一次大聚,你若得空,到时候不妨来认识认识同道,其中显赫者众多,必不令你失望。此外,咱们会中之事,不足为外人道也,切记切记!”,言罢飘然而去,留下一众人目瞪口呆。

  雷秉暗想,此人若非神魂颠倒的疯子,便是个深不可测的高人。他那“大道会”自然不是他说的那么简单,无论如何,这等奇诡异端,我还是避而远之为妙。

  那蔡掌门却甚是得意,掂着金牌,在后头大笑叫道:“小子,亏得爷爷刚才发了善心,没让他杀你,否则的话...哈哈”。

  雷秉倒听出一身冷汗,知他所言不虚,也不理他,将桌上金子一抄,拔足就走。

  他再用徐图留下的金子另买了一匹马,再疾驰半月,这一日的傍晚时分,终于赶到了华山脚下。

  他整了整衣冠行囊,在一家茶铺坐下,准备略慰风尘之后,便上华山找盖晦,谁知却听隔座有人道:“...他前几年帮了我好大一个忙,我总忖着请他吃顿便饭略表谢意,苦于一直见不到他人,上月听说他回来了,我正寻思去找他,谁知他没呆两天又走了。得,贵人事忙,那也没法”。

  另一人讥笑道:“你真也自作多情,你算个什么玩意儿,也要请盖大侠吃饭?他要多看你一眼,我请你吃一年的酒”。那人脸一红,摇头道:“你没和他打过交道,他不是那双眼在顶的人,随和得很!”。

  雷秉却听得心里一沉,心想:我和华山派过节不小,若有盖大侠在,入门之事那还好说,他如今不在,我却有什么脸面去见人家?不如我直接去找盖大侠,和他一起浪迹江湖,自由自在岂不更好?

  他心念已决,付账出门,刚行到拐角,突一个富态男子笑吟吟迎了过来,拱手道:“这位可是雷秉雷大爷么?”。雷秉点头,那人笑道:“我是福贵楼的掌柜,有人已替你备了一桌酒菜,请雷大爷随我来!”。未知何人宴请雷秉,且听下回分说。

举报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扫一扫 ·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心阅读,新用户还可享14天限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New客户端Windows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点击,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

关闭浮层

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新用户14天限免权益

扫码下载APP领取

新版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