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后,我假装太子那些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7 是非分明

重生后,我假装太子那些年 窦思默 1141 2021.04.29 17:45

  顾卿尘本意是让这母子俩(反正直觉告诉她,这铁定是母子俩没跑了)放宽心,所以亮明了自己的身份,她是当朝太子,绝对可以保护母子俩安全。

  果然那妇人听完顾卿尘的话,很是诧异:“你是太子殿下?!”

  “没错!”

  顾卿尘还是第一次那么有底气。

  她这个太子哥哥的身份终于有那么一点点用处了。

  只是顾卿尘并没有注意到妇人神色的变化,更没有注意到她悄悄伸进衣袖里的手中,已经紧紧地握着本打算和黑衣人拼命的半把剪刀。

  但妇人做的这一切并没有逃过玄墨染的眼睛,他在妇人拔出剪刀的瞬间,伸手揽住了顾卿尘,将她拉向自己身后,跟着一把抓住妇人持剪刀的手。

  这一系列操作来的太快。

  顾卿尘压根没有看到妇人拔剪刀,只知道玄墨染突然伸手来抓她。

  完了!

  玄墨染这是要杀人灭口啊!

  这里只有她和一对手无缚鸡之力的母女,玄墨染如果这个时候动手杀了他们,再出去将密道的门关上,简直是神不知鬼不觉!

  看来玄墨染方才给她上药只是假象,为得就是放松她的警惕。

  她好不容易熬到今天,如果死了,之前的努力岂不前功尽弃了?

  再说了,再一再二不再三!

  她总不能死在这个男人手里三回吧?!

  只是男人抓着她的手臂她根本撼动不了,情急之下,她张口就咬住了他的胳膊。

  玄墨染没想到顾卿尘会咬他,一把将妇人推搡在地,转手封住了顾卿尘衣领,气不打一处来地冷声呵斥:“你属狗的吗?!”

  “你才属狗你们全家都属狗!”

  争执之际,不知什么时候回来的李修砚已经朝着玄墨染挥拳过来:“放开太子殿下!”

  随后赶来的牛猛从身后抱住了李修砚,才免了一场打斗。

  玄墨染本来想解释。

  但是顾卿尘和李修砚眼中的神色,分明是把他当成了杀人凶手。

  也对,

  他们之间明明有着那样的恩怨。

  自己是哪根筋搭错了,要去救太子?

  就算说出来怕是也不会有人信,干脆不解释!

  玄墨染蓦地松开了抓着顾卿尘领口的手。

  顾卿尘没了支撑,脚不得不落到地面上,疼得险些没站稳。

  李修砚见状忙上前扶住顾卿尘:“殿下怎么受伤了,是玄王伤的您吗?!”

  “不是,是我自己崴的脚。”

  玄墨染冷哼了声:“你大可以说是本王伤的!”

  “一码归一码,是就是是,不是就是不是,本太子向来是非分明!”顾卿尘扶着李修砚,方才缓解脚上的疼痛。

  是非分明?!

  她这样还好意思说自己是非分明?!

  玄墨染冷漠地转身走了出去。

  顾卿尘问李修砚道:“可查到杀尹大人的凶手?”

  李修砚摇了摇头:“属下和牛将军追上黑衣人时,他们已经服毒自尽了。”

  “又是服毒自尽,怎么会这么巧,还是说这批人和黑水城外追杀我的是同一批人?!”

  顾卿尘想不明白,腿疼也让她没有心思去想,她想起来楼梯间最里面的母子俩,对李修砚说道:“这两个是尹大人的家人,你回头把他们安顿好,务必保证他们的安全!”

  那妇人在玄墨染推她的时候就已经收起了剪刀。

  在看到一旁孩童满是惊恐的眼睛时,她也放弃了与太子玉石俱焚的打算,她不想此刻愤怒闪烁不定的眼神被人看到,见顾卿尘朝她望过来,忙抱着孩童低下头:“谢谢太子殿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