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掣风悬武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八章 相杀相争

掣风悬武 红烧肉叉烧包 3050 2018.09.15 02:48

  在素还真与欧阳尚智离开不久。

  风吹人寒,血气遍野,本寂静无比的树林脚步声起,走出一人,白发血冠,红衣赤甲,手持诡邪血色长枪,惨白无比的脸色上露出,似苦非苦,是悲非悲的神色。

  “唔~是你!”

  “未老人,我们的约定,也该赴约了!”

  另一边,玉梁皇在马上接近皇城之时,一道紫色身影,赫然带着龙吟之声的诗号传来!

  “华阳初上鸿门红,疏楼更迭,龙麟不减风采;紫金箫,白玉琴,宫灯夜明昙华正盛,共饮逍遥一世悠然。”

  手持一柄珠光镶嵌的紫粉宫扇,一身极为华丽的紫纹玉珠华丽儒衣,头戴龙冠,金光闪闪、珠丽无双,更是三分雍容,三分华丽,三分不世!疏楼龙宿不凡的身影从天而降,与玉梁皇相离十步,潇洒、自信,看似有些轻狂轻放的神态,其中眼神却隐隐透出坚决果断的冷酷!

  玉梁皇饶有兴趣看着缓缓落下的疏楼龙宿,赞叹道:“不亏是,儒门天下龙首,华丽无双的疏楼龙宿,闻名不如见面,今日一见——绝世无双!”

  疏楼龙宿以扇掩面华丽转身,果然潇洒不凡,谈笑道:“说得好,吾就收起汝之赞美,御宇梁皇,久仰大名!”

  “不敢当!龙首此回亲自前来,是为交换辟商?”

  “汝问的直接,吾也单刀直入,华丽无双的疏楼龙宿,不会让汝失望!交换辟商,要何物,直说无妨!”

  “果然大气!辟商先交予龙首,孤皇所要,过些时日,亲到儒门天下,拜访华丽无双疏楼龙宿。交易之物,到时再论!”玉梁皇单手一挥辟商剑立即出现在手,随即轻轻一抛辟商剑稳稳落在疏楼龙宿面前。

  龙宿啊龙宿,如今不必取红尘剑谱,不用得罪傲笑红尘的你又想用辟商做什么?

  紫扇被轻轻置于面前,随后疏楼龙宿不紧不慢拍动两下,思考片刻,抬手收下面前的辟商剑,不清楚玉梁皇是做何打算,但有打算也无所谓:“耶~如此华丽无双的疏楼龙宿,静候御宇之主的——拜访!请!”

  转眼一瞬,疏楼龙宿已遁光而去,可谓来的快去的也快。疏楼龙宿话中有话,玉梁皇思考片刻,没有头绪,只觉儒门这些人说话就是爱转弯抹角!

  ——————————————————————————

  寂静的小树林,树梢低吟,风声飒飒,素还真送走欧阳尚智之后,素还真微微蹙眉,欧阳尚智与欧阳上智皆非善类,自己这般打算是否会危害武林呢?

  素还真颔首,叹气想道:哎~谈无欲啊!谈无欲!事已至此还不够吗?算了——算了!欧阳上智,这真假之局,是素某返还给你的,不过解决半月郎君才算全部。至于欧阳尚智此人被自己留下一个破绽,亦是足以作为倚仗!至于北域,御宇圣皇你命格已变,你也别怪素某给你找麻烦,固守寸土,不如福泽天下,北域齐天塔治下已经是天怒人怨,坐视不管,可不行!御宇加入战火是素还真之因,素某欠下的只有以后再还了!

  大局在心,细节在行,素还真突然加快几分脚步!

  在北域一处,高峰之下,俯瞰千里,明光之顶,北武之地。

  此地是曾经明响北武林的天残武祖召开远生道武学讲座会之地——光明顶!

  黄沙掩地,残风卷叶,埋葬了往日的辉煌!武艺夺人心,珍宝乱人烟,现在都失去了价值,黄粱美梦不存,霸武北域成影,只余仇怨存留!

  此时一位白发老者,漫步山道,登明顶之上!故地重游,感慨万千,老者沉默不语!

  当年麾下八大战将齐全,率领一众将要称霸北武林,名威显赫之时!先逢乱世狂刀挑战,好不容易逼使乱世狂刀自愿困于天地门!自认为大势已成,却再遭莫名被一人用一普通树叶击败败,妄他称武学天才,只能心生畏惧选择退隐!可悲!可叹!

  正当天残武祖怀恋旧事是之时,心中正觉有些踌躇不定,难以决断,忽的面色一变那眼中竟微透骇然之色,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是谁?好重的杀气!”

  只见一个穿着黑白相间的锦袍之人,正从山下踏步而上。那眼神,时而疯狂之至,时而又清冷无比,却又带着狂傲,自负!

  “喔!久见了,本武祖却没想到,非凡公子你也回来!”

  非凡公子目透冷芒,并不答言。袍袖在上一拂,渊渟岳峙背对天残武祖而立,显露自负,自傲的逆光之背影,风声掠过,静等即将发生的一切。

  半响之后,突见树梢上,那枝条摇摆起落不定。无数的枯叶,纷飞落下!

  “让吾这样静待,就是你们待人的礼节吗?说出来意吧!”

  “杀人!杀一个与你们皆有恩怨之人!”

  —————————————————————————

  北域阴川蝴蝶谷,白蝶聚集,无数白色蝴蝶在谷中轻舞,突然化为万千红蝶飞出一道红光。

  阴川蝴蝶谷之内,神秘来者,手提宝箱,欲见蝴蝶君!来者步踏稳健,一举一动,兰香净洁,不染一尘,透着几分儒雅贵气,暗中夹杂着不可见的冷酷残虐。

  “吾千里远道而来,北域第一杀手蝴蝶君,可否一见!”

  “会面百两,谈话千两,付钱好商量!”

  “三日后,到距离御宇边界,三里伏龙坡!玉梁皇,三万两!”

  “A+级的技术,价格四万二千两,十两一步,静待五千!”

  “嗯……可以!这是订金!请过目!”

  “规矩有规距的气魄,蝴蝶有蝴蝶的身价!蝴蝶君很贵,但价有所值!”

  真金白银,亮晃晃的钱财,代表视钱如命又精打细算的蝴蝶君接下此单!

  神秘人,暗露轻视之色,转身离去,一个嗜钱如命的人,不足为虑!而后目光冷淡,举手投足依旧是,谨慎有礼,喜净厌污的贵公子形象。

  见到蝴蝶君接下,那么这边的事情就稳妥了!二哥所为倒底为何?说好,这一次本是试探,为何慌忙动手,恐怕……

  算了,按执行计划进行,相信大哥、二哥有所安排!

  随后摇头展轻功,身姿优雅踏空而去,兰花空落,此地无人!

  ——————————————————————

  皇朝依旧巍峨气派,照世明灯慈郎来到金少爷的居住!却见到一个女孩儿拉扯着金少爷,眼神中忌恨、沉默、冷淡……

  女子在见到照世明灯慈郎到来之后,瞳孔瞬间紧缩,眼神闪烁不定。慈郎江湖经验极为丰富,而对一个人的观察,也极为细致。

  此女子眼神闪烁不定,是想快速离开这里,在找脱身的理由,或是在快速判断当前的形式,并且感觉到自己处于劣势,需要找到急救的方法。

  再转眼看面容俊美的金少爷依旧目中无人、狂妄自大、怨恨自卑!但此时神情散漫又不直视对方,心中知道:在自己出去这段时间,金少爷怕是又闯祸了!

  只是照世明灯无论如何也无法想象,金少爷会因为他的行为,造成父子相残,爷孙相杀!甚至比金少爷更甚!

  因果循环!

  金少爷抬头看了一眼照世明灯,心中一股烦躁地情绪逐渐升腾。

  这女人不感谢他的救命之恩就算了,果然书中都是骗人的,哪有那么多巧合等你!挥臂一甩,丢下风雨残生,整理一下衣服,惘然地吐一口浊气道:“女人,别逼少爷动手!”

  “好啊!拔刀啊!今天你我二人,只有一人独活!”

  风雨残生顿时有些义愤填膺,虽然身上依旧有伤,行动不便,依旧五指成爪向金少爷抓去!

  金少爷见这疯婆子又开始发疯,拔刀同时,连忙身退数步,对着照世明灯慈郎说道:“提灯的,看笑话是吧!这里金少爷不想呆了!离开!”

  慈郎不露声色,身形不动,刀剑之气自行发出,抵消金少爷砍向风雨残生的刀气的同时,击昏些许疯狂的风雨残生!见金少爷正准备向屋外走去,开口道:“金少爷,你……”

  话说半语,又戛然而止,好似在顾虑,又好似在疑虑!

  “怎么,金少爷做什么,还需向照世明灯你汇报吗?”

  一般来说对金少爷这样犯下错误的混蛋,照世明灯可不会手软,心中似有所感,想起叶小钗与萧竹盈今生孽缘。叹了口气,温和却又语重心长道:“天道有常,终有所报。你可要想好!不要走上你父母的老路!”

  “……他,他们!”金少爷沉默片刻,内心艰难又痛苦,随后恶狠狠地疯笑道:“哈哈哈——金少爷从小就一个人东飘西荡,孤苦无依,无人过问!出生未有过父母,今生也不可能再有!你照世明灯,有什么权利管教少爷,滚开!”

  话落,人走,毫不停留!慈郎摇了摇头,金少爷变成如此顽劣性子,怪他自己还是怪叶小钗?

  “哎!”

  一声叹息,片刻思索,心中已经有了决定!手中明灯一点明光留下一封书信,转身追逐金少爷而去!

  金少爷独行树林之中,一个女人罢了,又何必!

  自问心中是否后悔?自问心中是否无愧?自己穷其一生,无父无母,而吃喝嫖是样样精通,杀人,被杀,一切的一切,皆由叶小钗而起,那也该叶小钗承担偿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