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大唐第一狂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郑丽琬学医

大唐第一狂士 邺余 2085 2020.06.30 09:26

  对于这些武将而言,如今身体健康自然比什么都重要。

  秦奕和孙思邈还有甄权一起商量出来的理疗,涵盖了很多内容,首先就是药物治疗,这个药物都是一些名贵的补药。

  毕竟秦琼的身体受伤太多,流血导致的气血亏损非常严重。

  还好没有破伤风,不然秦琼估计也就时日无多了。

  但是以历史的记载来看,秦琼的身体当真是这些武将之中受伤程度最多,健康程度最低的武将之一了。

  贞观十二年就去世了。

  要知道,和秦琼年岁超不多的程咬金,可是活到了高宗时期,就是年岁稍微大一些的李绩,也获得比较久。

  要不是李世民作为皇帝,时常要劳心劳德,再加上后宫太多,每天都在损耗,可能也会活得比较久。

  而这个时候,活得最久的人,应该是甄权和孙思邈,两个人都是历史记载的百岁老人,当真是医者自医。

  一个会引导术,一个会五禽戏。

  如今,秦奕直接把两个人的拿手绝活,给学过来了,每天都在坚持,早上早早起来,练上一练,长命百岁谁不想?

  正在和孙思邈为一个疾病者联合诊断的时候,医馆的管事在秦奕身边轻声道:“馆主,外面有人拜访。”

  每天想要拜访秦奕的人,实在是太多了,最开始,秦奕没有问清楚就见了。

  结果,不是想要抱大腿的一些富商,就是一些贵勋想要走后门,也想要请秦奕为他们治疗,又或者是一些人,纯粹就想要见一见他这个神医。

  再后来,秦奕一般都需要别人报上名号。

  “来者何人?”

  仆人回答道:“通事舍人郑仁基。”

  秦奕点点头,说道:“嗯,知道了,你先招待一下,等我处理完这里的事情,就来。”

  “喏。”

  “孙老先生,此人应该是旧疾导致的头疼,从病史来看,他或许应该是遭受过重创,又或者是心病。”

  孙思邈也已经号完了脉,听着秦奕的分析,觉得有几分道理。

  如今秦奕不会轻易出手,遇到疑难杂症都是孙思邈和甄权出手,两个人也在极力培养新的医者,也就是那种头痛看头的主治医师。

  “很有这个可能,先用一副安神定心的药,头部乃是人之重器,属于疑难杂症中的一难,病者的病理时间太长,如今已经不好查找最原始的病症到底是何病了。”

  秦奕点头,说道:“那就先这样吧。”

  等到秦奕到了雅堂的时候,见到郑仁基正在喝茶,而在他身边,坐着一位身穿月白色青丝绣五色茶花衣,脸上带着月白色丝巾,眉若远山、眸聠秋水。

  此女正是前不久被李世民招为充华,结果被大臣一致以已有婚约而阻拦,最后被未婚夫路爽悔婚,导致皇帝亲自认错的大唐奇女子郑丽琬。

  如今大唐人人谈及郑丽琬,都是摇头叹息。

  如此一女子,结果因为这件事情而嫁不出去,当真是让人感觉世事无常,造化弄人。

  当然,其中大部分都是那些年轻英才,早年见过郑丽琬其人,如今更是得知郑丽琬的才女之名后,大为可惜。

  “大郎。”

  郑仁基站起来微微施礼,身边的郑丽琬也一样,施了一礼。

  秦奕还礼,说道:“不知道郑公前来,有失远迎。”

  “大郎说的哪里话,这天下第一医馆建立起来以后,郑某公务在身,还未曾前来拜访,本就有一些过意不去。这些时日,一直承蒙小神医的照顾,郑家才会有今日,小神医应该是郑家的恩人才对。”

  秦奕看了看郑丽琬,发现她从开始到现在就安静地站在那里。

  眼中不复最开始见到此女的那种睿智,少了一些顾盼神飞,多了一些烟火气,也就是那种柔弱以及忧伤。

  或许是这件事情对她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

  如果那个路爽能够荡着皇帝的面当堂对质,就算是不对峙,也不能做出不承认婚约的事情来啊。

  毕竟郑丽琬怎么说,也是五姓之女,虽然郑仁基这一房已经落寞,可是也是郑家。

  陆家的做法,就是在打脸。

  以至于让全天下都看了郑家的笑话。

  这样的遭遇,如果是一般女子,怕是早已经抑郁而终了。

  郑仁基看了看秦奕,心中突然升起来一个想法,这个想法以前就有过,但是因为那个原因,自然只能是觉得可惜。

  但是现在那个原因不存在了,再加上郑丽琬现在的处境,好像也只有这一条路可以走了。

  “大郎,今日郑某前来,实在是有一件事情,想要求小神医。”郑仁基有一些伤痛地说道。

  秦奕说道:“郑公在蓝田县帮了小子一把,小子感激不尽,郑公有什么事情,尽管说,小子能够帮忙的,必定会帮。”

  郑仁基看了看郑丽琬,开口道:“琬儿的事情,想来大郎已经听说过了吧?”

  秦奕点头道:“略有耳闻。”

  “唉,出了这样的事情,实非郑某之愿,也非琬儿之愿。陛下已经下诏,此事也就此作罢,但是,唉,有些话,也不必说了,今日来,就是想要请大郎能够在这医馆中,为琬儿安排一个容身之处。

  琬儿自小就聪慧,琴棋书画、四书五经都会,如今,她只想要当一个医者,为病者治病救人。这医馆之中不是有妇科嘛,琬儿她可以学习,以后当一个妇科大夫。”

  郑丽琬施了一礼,柔声说道:“还请大郎能够允了某的心愿。”

  秦奕回道:“这有何不可,在大医馆建立之初,我就曾经说过,欢迎那些对医学感兴趣的人来大医馆学习。只要是天下的人都懂得一些医学,到时候得病时也可自救,也不必慌乱,导致急病乱投医了。

  郑姑娘能够有心想要学习医理自无不可,这妇科,还正好缺少女医,郑姑娘现在就可以在大医馆住下,和那些女医一起学习。”

  郑仁基听了大为高兴,说道:“多谢大郎!”

  郑丽琬也没有想到秦奕回答的会这么的干脆,难道他就不明白,自己现在的处境?

  可是看着秦奕那目光,明显就不在意她的处境,似乎真的是欢迎她学医,也愿意让她进入大医馆。

  这等心胸,当乃大丈夫是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