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大唐第一狂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大唐第一狂士

邺余

  • 历史

    类型
  • 2020.06.13上架
  • 13.91

    连载(字)

644位书友共同开启《大唐第一狂士》的历史之旅

见习愛情相對論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开局揭皇榜

大唐第一狂士 邺余 2354 2020.06.11 13:16

  “我草,我这是在哪?!”

  武德九年,六月初六,大唐蓝田县县衙外。

  蓬头垢发的秦奕手中拿着皇榜,和蓝田县县令郑敝小眼儿瞪大眼儿。

  郑敝瞪了瞪还在懵神儿的秦奕,然后对身边的两个衙役责问道:“你们是怎么看守皇榜的?竟让他揭了皇榜,难道让这个五谷不分的呆子去救治秦王妃?”

  “去,自己各领二十大板!”

  作为郑家郑仁基之次子,郑敝可不想自己的大好前途毁在一个呆子手中。

  说完,又对秦奕说道:“来人,因这个肆意揭下皇榜之人,乃是五谷不分的呆子,念其无知,罚二十大板,以惩效尤!”

  大唐、蓝田县、武德九年、皇榜、秦王妃、治病……。

  一连串的记忆,突然涌现出来,充斥整个大脑,让秦奕确定,自己走着走着,就穿越了。

  被衙役押着的秦奕醒悟过来,立即大叫道:“慢着!谁说我是胡乱揭皇榜的,我就是知道这是皇榜,还知道王妃娘娘病了,需要人救治,我才揭的皇榜,我有办法救治秦王妃娘娘。”

  “嘶……!”

  郑敝倒吸一口凉气,书呆子不呆了,还知道皇榜内容,然后揭下皇榜,这事情就大发了啊!

  皱了一下眉头,认真对秦奕问道:“当真?”

  “自然当真!”

  秦奕不想被打板子。

  也是想要借助机会去长安城看看,毕竟,历史上这位秦王妃并没有死于玄武门之变,应该不会有大问题。

  大不了,再举荐神医孙思邈。

  然而,郑敝还是不敢相信,眼前这个蓝田县的书呆子能够救治秦王妃,这可不是闹着玩儿的,关键是此时情况非常复杂。

  秦王刚刚于玄武门做了一件让天下世人都震惊的事情,如今长安城还在清理门户中,他们郑家也不敢去趟浑水。

  但是现在有人揭了皇榜,声称能够救治秦王妃,这是一个投靠秦王府的好机会,然而,不该是一个书呆子揭了皇榜。

  秦奕感觉自己饿的有一些站不住了,便直接坐在了府衙前的台阶上,手中还攒着皇榜。

  “唉,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这可是一个天大的好机会,秦王殿下马上就要龙啸于九天之上,你要是带着我去治好了王妃娘娘,岂不是大功劳一件、送上门的功劳,你不想要吗?”

  秦奕单手支撑自己的脑袋,瞥了一眼蓝田县令。

  心中不禁有些感概,是时候证明自己的文采和技术了!

  他并不是这个时代的人,而是后世游历骊山的时候,走着走着就发现自己好像到达另外一个世界,莫名其妙地变成了这个书呆子,手中还拿着皇榜。

  那一刻,他不知所措。

  直到继承了这个身体的前任的记忆之后,才明白过来。

  他不是进入片场,而是真正地走进那个熟知的历史大唐王朝中,成为一个揭了皇榜的书呆子。

  郑敝听完秦奕的话,皱了皱眉头。

  一个书呆子突然不呆了,还揭了皇榜,说出这番话来,难道他真的有信心治好秦王妃的病?

  这将是一场豪赌!

  “不是我不相信你,而是你没有办法让我相信,就算是你突然不呆了,可是这乃是掉脑袋的事情,我不会陪着你去疯。”郑敝沉声道,“除非,你能够证明自己的医术。”

  秦奕回道:“这个好办,你先给我准备吃的,我还要好好洗漱一下,换身干净的衣物,到时候去找几个病人,我来为他们救治。”

  郑敝觉得这个方法不错,便对身边的衙役说道:“按照他说的去做!”

  “喏!”

  县衙后面有休息的地方,衙役不一会儿就提来一桶热水,还有人带来一套衣物。

  秦奕舒舒服服底泡了一个澡,就是这头发太长,多少有一些不习惯,却也没有办法,谁让咱继承了这个身体呢。

  倒是本钱比较雄厚,这一点让秦奕很是满意。

  洗完之后,穿上衙役送来的唐袍、披着头发,倒有了一种潇洒风流之神姿,和之前蓬头垢面的书呆子,判若两人。

  郑敝找来了县丞、通守等人,把揭皇榜的事情叙述了一遍。

  “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县丞也是一个读书人,得到这一佳句,就像是着了魔一样。

  “没有想到,昔日的书呆子,竟然能够作出如此佳句,当真是天授其才、奇人也!”

  通守则是问道:“明府真要送这位去长安城?”

  郑敝点点头,关键是秦奕那句话,打动了他,秦王马上就要登基称帝,他们郑家没有在玄武门争取功劳,如今倒是一个机会。

  他在赌。

  输了,也不会有太大罪过。

  赢了,那边能够扶摇直上、从此抱上粗大腿了。

  正在这时,福伯走进来,对郑敝躬身道:“少爷,那位就喝了一碗粥,吃了一点儿瓜果,说自己久未进食,不宜暴食,现在正等着少爷带他验证医术。”

  郑敝听完,大为高兴,“哈哈哈,听到了吧,书呆子这一次开窍了,在就未进食的情况下,还能够忍住,只是喝了点儿粥,吃了点儿瓜果,应该是心性坚定之人。本来书呆子突然变得聪慧,就是一件稀奇事,说不定,他真能医治好王妃娘娘,此乃我大唐之福也!”

  再一次见到秦奕,郑敝的态度比之前好多了。

  不过,一伙人刚出了府衙,准备去医馆找病人,却被拦住了。

  原来郑敝之父郑仁基得到消息,担忧自己的儿子被骗了,亲自来处理这棘手的揭皇榜大事。

  “父亲大人。”郑敝见到郑仁基,也没有意外。

  但是见到郑仁基身边粉雕玉琢、亭亭玉立的小女孩,就有一些意外了。

  “小妹,你怎么也跟着一起来了?”

  郑丽琬打量了一下郑敝身边的秦奕,看起来也不过十四五岁,容貌倒是俊秀、身材修长,卖相不错。

  可是,他以前是一个读书读傻了的书呆子啊!

  “是我让琬儿跟着一起来此。”郑仁基回了一句,然后对秦奕问道:“你当真有把握治好王妃娘娘的病?你要知道,揭下了皇榜,这件事情就无法回头了。”

  秦奕抬手示意手中的皇榜,说道:“我已经揭下来了。”

  “你……!”

  如果秦奕是在其他地方揭下皇榜,郑仁基还不会如此着急,关键是秦奕偏偏是在蓝田县,是在他次子郑敝治下的县衙外,揭下了皇榜。

  郑丽琬微微一笑,柔声说道:“父亲大人莫生气,我们还是先验明医术,再谈揭皇榜之事吧,这本来也是规定,不管是谁揭下皇榜,都要验证医术,以防有人假冒。既然这位公子敢揭下皇榜,必然也不会是一时冲动,做傻事,对吗?”

  最后那一句话,是对着秦奕发问。

  眸含春水清波流盼,目光中纯洁似水,偶尔带着一些灵光,给人可望不可即的感觉。红红的小嘴微微勾起,给人一种清秀的感觉。

  秦奕暗道一声,妖精呀!

  “哈哈哈,我既然真的揭下皇榜,自然是有着自信,你们就瞧好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