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大唐第一狂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难受的行程

大唐第一狂士 邺余 2225 2020.06.11 13:17

  李世民一听这揭皇榜的是一个蓝田县的书呆子,顿时就失落之极,差一点儿就要下令,处治蓝田县令。

  但是他刚刚才平息了玄武门的事情,杀的人已经够多了,不能因为一个皇榜之事,滥杀无辜。

  这才忍了下来。

  “观音婢,是我对不起你呀。”

  李世民握着长孙王妃的手,看着床上苍白、憔悴的妻子,心中忧伤不已,连刚刚成功夺权之后的那种喜悦之情,都没有了。

  没有想到大哥的准备会那么充足,竟然直接让东宫近卫包围秦王府,如果不是长孙王妃誓死保卫秦王府,可能李世民现在面临的将会是孤家寡人的局面。

  两个时辰之后,又有武侯前来。

  “启禀殿下,蓝田县传来消息,揭皇榜者于医馆之中,救治了一位身受重伤的猎户,如今蓝田县令正带着揭皇榜者前来长安城。”

  李世民本来有一些昏昏欲睡,听到武侯的消息,顿时兴奋起来。

  “来人!”

  正在这时,从外面大步走进来一位三十岁左右的中年,留着一撮山羊胡子,身穿官袍,气质儒雅,身形高大。

  “殿下,蓝田县有揭皇榜者。”

  李世民看到此人,顿时松了一口气,立即说道:“辅机,你带着一百玄策军去接应神医,不得有误!”

  长孙无忌回道:“喏!”

  施礼之后,就带着武侯离开了外间,大步走出去迎接神医。

  长孙王妃对于长孙家来说,非常非常重要,万万不可在这个时候,出现什么差错!

  李世民坐下,再一次拉着长孙王妃的小手,放在自己的脸颊上,柔声说道:“观音婢,你听到了吗?蓝田县有神医揭了皇榜,马上就要来长安城,你有救了。”

  而此刻,正在豪华的马车内休息的秦奕,又不免有一些犯难起来。

  来到这时代的第一眼就是眼前的县令,然后自己手中拿着皇榜,也只有两条路可以选择,要么挨板子、要么就治病。

  秦奕自然选择第二条路,可是现在他又不免担心,这长孙王妃得的到底是什么病。

  刚刚那一手,看似惊艳了全场。

  可那也是看了小说之后的经验之道,真要和那些顶尖的手术医师相比,秦奕的缝合手法就是一个弟弟。

  “郑大哥,你知不知道,王妃娘娘得的是什么病?”秦奕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随口又解释了一下,“我这也是早做准备。”

  郑敝一个小小的蓝田县令,哪里知道前几天的长安城到底发生了什么。

  随即回道:“我也不知,这皇榜才出来一天一夜,只知晓王妃娘娘病重,至于到底是什么病,我并不清楚。”

  秦奕心中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也是,如果知晓了什么病,也不会以皇榜来招大夫了。”

  从蓝田县到长安城,快马加鞭也没有多远的路程,给秦奕思考的机会也不多。

  “来者何人?”

  灞桥之外,几千身穿黑衣铠甲的战士,正肃穆地站在那里,为首一人,身穿光明铠、头戴一顶鹰首兽首盔、腰挎宝剑、手持一杆铁马槊。

  郑仁基下了马车,上前对侯君集施礼道:“侯将军,蓝田县有揭皇榜者,我等护送神医前来长安,为王妃娘娘治病,还请将军通融。”

  侯君集问道:“神医何在?”

  郑敝掀开车帘,亲自请秦奕下车。

  看着年不过十三四岁,身穿蓝色锦衣、丝巾束发披于两肩,神色中不卑不亢、淡然若水,背着双手的秦奕,侯君集皱了皱眉头。

  这神医,年岁也忒小了点儿吧?

  “这位,就是你说的神医?郑牧监,欺君之罪的后果,可是非常严重的!”

  作为新晋的勋贵,侯君集就不待见这些世家之人,他们从一开始就一直观望,甚至是广撒网,让门下的人帮这个、帮那个,最终获取利益。

  如今,秦王得势,这些世家便按耐不住了。

  一个毛都没有长齐的稚子,如何能够医治王妃娘娘的病?

  郑仁基肃然道:“多谢侯将军好意提醒,郑某自是知道这欺君之罪的后果,所以在亲眼见识到神医的绝世无双之医术后,便马不停蹄地带着神医前来长安,为王妃娘娘治病。郑某,也提醒侯将军,要是耽搁了王妃娘娘的救治,你我恐怕都担待不起。”

  侯君集皱了一下眉头,然后又笑着说道:“哈哈,多谢提醒,侯某例行公事,只不过是探查一番罢了。”

  说完,正要让自己的亲卫,检查检查这随行的马车。

  却听到后方传来急速的马蹄声,只见身穿红色圆领窄袖袍衫的长孙无忌,催马前来,到了灞桥前,翻身下马。

  “长孙无忌传秦王殿下口谕,有请蓝田县神医前往长安城秦王府,为王妃娘娘医治!”

  长孙无忌一眼就看到了正在和侯君集对峙的郑仁基,还有其身后的郑敝以及一位少年郎,心中便已经明白,那位少年郎应该就是神医了。

  虽然,他也对秦奕的年龄产生了疑惑,对秦奕神医的身份,也有一些怀疑。

  但是现在也只能试一试,任何一个能够救治长孙王妃的机会,他都不会放弃!

  侯君集见到长孙无忌前来,已然明白秦王李世民已经得到了消息,也就直接让开,笑着对郑仁基道:“郑牧监,请。”

  长孙无忌对着过了灞桥的郑仁基微微施礼,然后便直接拉着秦奕,道:“神医,快随某去长安,骑马快一些。”

  秦奕立即摇头道:“不行,我不会骑马!”

  长孙无忌一愣,然后直接拉着秦奕向前走,说道:“如此,你我共乘一骑,时间紧迫,还请神医谅解。”

  走到战马边,也不管秦奕如何神色了,竟然直接抱着他,举上了战马,随即一拉马鞍,一个翻身就上了战马。

  “驾!”

  眼看着神医被长孙无忌举上战马,然后一骑绝尘,郑仁基无奈之极。

  侯君集在灞桥上看着这一幕,顿时开心地笑了。

  辅机做的不错!

  “父亲大人……?”

  郑敝在一旁小心地问道,他也有一些无语,这秦奕可是在他蓝田县揭皇榜的,怎么说,也有他一份功劳吧?

  郑仁基恢复平静,说道:“回府等候吧。”

  秦奕是第一次骑马,速度还这么快,颠簸的他刚不久吃完的饭,在肚子里面汹涌。

  关键是,被一个大男人这样抱着骑马,当真是难受至极,鸡皮疙瘩起了一身,发誓以后首先要学会的技能,就是骑术!

  等到秦王府外,秦奕感觉双腿都不是自己的,肚子也难受至极,再被长孙无忌抱下战马,那种滋味,他真不想尝试第二次。

  “殿下,小神医到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