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大唐第一狂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 奇女子的心思

大唐第一狂士 邺余 2140 2020.06.30 17:35

  秦奕带着郑丽琬来到门诊楼的三楼,一边走,一边为郑丽琬解释。

  “这里乃是门诊楼,一般的病者都会在前楼挂号,然后来到这里问诊,一楼全部都是孩童,二楼则是妇女,三楼乃是男子。再往后,则是一号住院楼。

  穿过了住院楼,还有食堂,在食堂的左侧,则是二号住院楼,还有正在建造的三号住院楼。再往后的那座院子,就是大医馆里面的一些大夫和一般医者居住的地方。”

  郑丽琬轻声“嗯”了一下。

  秦奕指着后院,说道:“如若你觉得回家太麻烦的话,也可以在里面住下,有内院和外院,都是区别开来,环境还不错。”

  要知道,这天下第一医馆的前身,可是长安最为兴盛之地的花萼楼,这里是当年长安城达官贵人消遣之地。

  从隋朝以后到这座医馆建立起来之前,这花萼楼一直都是销金窟。

  不知道多少人在这里家破人亡、妻离子散。

  等到见到了医馆中女医官总司,秦奕介绍道:“这位便是女医官总司,乃是太医署中的女医,如今也坐镇于大医馆。你可先向她学习,也不用拜师,如今医者对所有人都放开规定,有心想要学医,人人都可。”

  这算是秦奕第一个打破了医者的一般风气,也就是大唐本来就有的,把自己的手艺看的比自己的命还重要。

  其实不管是在什么时代,拥有一门可以垄断的手艺,的确可以赚钱。

  所以这也是为何,大部分人把自己的手艺看的非常重要,他们是怕教会了徒弟,饿死了师傅。

  但是秦奕却坚持开放,只要是有人愿意学习,尽可到大医馆来,每一天都会有公开课,以大医馆内的病者为列子,讲解医学。

  仅仅是这一点,就让很多人对大医馆的做法敬佩不已。

  当然,也有一些迂腐的老儒对于大医馆的做法而嗤之以鼻,甚至散播谣言,结果却被秦奕直接道德绑架,从而击破了。

  人生在世,谁没有个大病小病的。

  真要是得罪了医者,以后还真的就没有人看病了。

  学医是每个人的自由,有着秦奕这个稍微张张口就可以控制舆论的人在,那些老儒还真的干不过。

  因为秦奕首先就是从道德的制高点出发,让那些人无从辩言。

  郑丽琬在大医馆学医的消息,也就不胫而走。

  一时间,很多年轻后生,还有一些才子,都跑来大医馆,想要看一看,在这个贞观之初,引起了轰动的才女,到底长什么样子。

  身穿女医白大褂、头戴医帽、面带丝巾的郑丽琬,当真可以说是容姿倾城,当世无人能及也。

  或许,深宫中的那位皇后,可以一比,当世两者各有千秋,都有着各自的韵味,实难分出一个高下来。

  有一些才子,还专门为此作了一首诗,来感叹佳人入凡尘,沾染了尘埃。

  大唐的风气的确比较开放,这一点,从大唐女子的衣着就可以看出来,这要是在明代,穿着唐衣,差不多就要冠上浪荡者、青楼女的名头。

  但是在现在,却是大唐女子最朴素的装扮。

  然而再开放的风气,在遇到了郑丽琬这种状况,也不得不让人觉得可惜。

  本来一个好好的大家闺秀,现在却变成了一个低下的女医。

  毕竟女医的身份稍微也就比那些青楼要好一些,可是相比较起来,其实也并不太好听了。

  郑丽琬当初提出这个要求的时候,郑仁基还极力不答应,幸苦培养出来的掌上明珠,如今却要蒙尘,这让他这个做父亲的,如何不难受?

  但是却又熬不过郑丽琬的苦苦哀求,也就只好答应了。

  现在看来,这件事情,也并不是一件坏事。

  如果自己的女儿能够和小神医日久生情,到时候,小神医提出求亲,他就不信,皇帝还会说啥。

  别人可能没有这个胆量,但是郑仁基觉得秦奕会有。

  也不知道为何会这么的肯定,可能是因为每一次见到秦奕的时候,对方的那种姿态、行为,和一般的人都不太一样吧。

  “感觉如何,如果觉得不合适,也可以回去。”秦奕也听到了一些不好的言论,作为一个馆主,还是要注意一下,并且关心一下。

  郑丽琬回道:“多谢馆主关心,某没事,外面的那些言语,还请馆主能够宽宏。某现在只想要一心学习医术,做一名医者。”

  别人越是议论纷纷,对于郑丽琬而言,她越是要证明自己,从那件事情脱离出来。

  秦奕点点头,鼓励道:“你的确是才思敏学,好好学习,以后定然能够成为大唐最有名的女医!”

  “多谢馆主。”

  郑丽琬的确是一个智商高的女子,也难怪会成为大唐奇女子了。

  仅仅是三个月的时间,就已经掌握了女医的大部分医学理论,同时,也开始尝试为病者看病。

  一个月之后,就成为了妇科中的主治医师,就连女医官总司都对郑丽琬赞不绝口,说她是最适合学医的人,也最有可能成为一代女名医的人。

  也因为郑丽琬的医术提高了不少,也因为她救治了不少的妇女。

  长安一时间对于郑丽琬的那些叹息少了,从而变成了称赞以及敬佩,一个女子能够坚强到这一个地步,如何不让人敬佩?

  身在皇宫之中的长孙皇后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松了一口气。

  郑家和小神医之间,多少有一些渊源,当初她太过心急,办错了一件事情,这也或许成为她一生之中的一个记号了。

  如今,听到郑丽琬在天下第一医馆成为了女医,心中的那块石头,也算是小了一些,但要说完全消除,那是不可能了。

  因为她的建议,让一个有着婚约的女子被未婚夫毁约,让陛下背上了一个强抢有婚约的女子的污名,还让陛下下诏自证,这样的过错,会永远记载她身上。

  李世民回到寝宫的时候,还专门提了这件事情。

  “当真是一奇女子也。”

  李二陛下的口气,感觉就是多少有一些可惜,如果那位未有婚约,现在差不多已经是他的嫔妃了。

  还有一种,自己心爱的东西将要被抢走,一道绿光缓缓照亮的烦闷。

  看了看在一旁吃味儿的长孙皇后,随即洒笑,知道自己刚刚不该在她面前提这些。

  “观音婢,朕前几日学了个姿势,来试一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