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大唐第一狂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贞观元年的大雨有些大

大唐第一狂士 邺余 2116 2020.07.01 08:56

  李二陛下自然不好再提出重新招郑丽琬为充华的话。

  毕竟自己都亲自下令了,已经是金口玉言,岂可朝令夕改,再加上,真要说了,那就变成强取豪夺了。

  只是郑丽琬已经走进了李二陛下的视野之中,以后的所有行为,多少都会和李二陛下挂钩,就像是郑丽琬去学医,如果没有那件事情发生,也就不会有什么稀奇,更不会传到李二陛下的耳中。

  望着哗啦啦下个不停的大雨,秦奕有些出神。

  又是人间六月天,不知不觉之中,自己竟然来到了大唐这个世界差不多一年的时间了。

  最开始还有一些兴奋,人一直处于一个亢奋的状态,好像要做成什么大事业,但是又因为懒,直接就画下蓝图,剩下的事情,全部交给别人去做了。

  一年下来,终于因为这一场已经下了差不多三天的大雨而开始生出了感概的心思。

  在这个世界住上了这样一座宅院,第一次在这样一个时代中过了一个有些孤独却又有一些不一样的氛围和环境的年。

  因为李二陛下的登基,这一年的元宵节倒是十分热闹。

  秦奕还被李二陛下邀请,参加了元宵宴,吃的也算是山珍海味,看的是歌姬的精彩表演。

  那时,亲眼见证了这个时代,倒也没有想那么多。

  如今因为下雨天无所事事,人倒有一些多愁善感了。

  “唉!”

  也不知道为何,忍不住发出来沉重的叹息,心中倒有一些想念,不知道那两个死党有没有结婚,不知道他们在没有了自己之后,会如何。

  至于父母,两人有着姐姐和弟弟,应该可以从悲伤中恢复过来,只是突然想到,这心中多少还是有一些过意不去。

  当初就是因为没有一个好工作,被父母逼得紧,天天在耳边唠叨,烦透了之后,才想着出来玩一玩,游一游。

  结果稀里糊涂就到了这个世界。

  突然,身后一个柔声打断了秦奕的思考。

  “馆主也有烦心事吗?”

  秦奕转身,只见身穿紫衣络烟连云裙、面带丝巾、提着饭盒的郑丽琬缓缓而来,远望,就像是仙子踱步,近看,白花花一片。

  阿弥陀佛。

  真不是秦奕故意要去看,实在是这大唐的女装就是这样,一眼就看到了!

  “某做了一点儿糕点,泡了一壶清茶,本想要给馆主送到雅间,没有想到在这里见到了馆主,还听到了馆主的哀叹,小女子心中倒有一些好奇,似馆主这般人物,还有烦心事?”

  郑丽琬走进,香风扑鼻而来,坐在了秦奕的对面,放下饭盒,一一摆出糕点和茶水。

  此时的糕点,最好吃的莫过于桂花糕了,而郑丽琬还真的有一双巧手,上的了厅堂,下的了厨房,弹得一手好琴,学的一手好医术。

  如此才思敏学的女子,当真称得上是大唐奇女子。

  “人有三千烦恼丝,就算是高高在上如当今陛下,可能也会有烦恼,莫说我这个小市民了。”秦奕拿起糕点吃了一口。

  香、甜而不腻、非常可口。

  “你的糕点做的很好吃。”

  郑丽琬听到秦奕的夸奖,脸色微微一红,这也是她第一次给父亲之外的男人做糕点了。

  “多谢赞赏。”

  “倒是馆主的感悟让小女子多有体会,一句人有三千烦恼丝,好像道尽了一个人的这一生,好像还很有佛理。”

  秦奕笑着说道:“不过是一时感概罢了。”

  郑丽琬给秦奕倒了一杯茶,然后看着凉亭外面的大雨,悠悠地说道:“如今这大雨还未有停歇的意思,如若继续下去,怕是要引起河口决堤,到时候江南百姓,可能又要遭受水灾之祸。”

  秦奕喝完了茶,听到郑丽琬这么一说,才想起来,这个时候的河道还不如后世的河道,毕竟后世的河道可是经过了几千年的治理。

  而如今,有了一个大运河,南北贯通之后,好像影响更大了。

  “是啊,这雨实在是太大了。”

  郑丽琬看着秦奕的侧颜,那种于雨中神游、眼眸中散发着流光溢彩,虽然比不上李二陛下的成熟大叔风,也比不上长安有名的少年英才,却也十分耐看。

  脑海中,又浮现出来每隔七天,秦奕都会在医馆中召开大医馆的大型馆会,讲解关于医学上的一些医理知识。

  那时候的秦奕意气风发,挥斥方遒。

  秦奕扭头时发现,郑丽琬看着自己在发呆,双眼都已经出神了,也不知道在想一些什么。

  对方的真容,他是见到过的。

  眼睛微微向下,立马又扭头,心中默念,实在是对方那衣着,实在是太合身材,再加上带着丝巾,朦胧中有一丝的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神秘感。

  郑丽琬因为秦奕的动作太大,回过神来,自知有一些失态,脸色一红,然后轻声问道:“馆主还未曾言说,自己为何而唉声呢?小女子心中有些好奇,不知道可否一听?”

  秦奕回道:“有何不可,也不是什么难以言说的心思,只是这人一闲下来,就容易多想,也不知怎么,就想到了家父家母,如今我有此功绩,有此名誉,却无亲人得以分享,心中有一些失落之感。子欲养,而亲不待。”

  郑丽琬柔声劝道:“想来令堂于天上必然欣慰吧,只要馆主过得好,长者便可心安。”

  秦奕听了,晒然道:“不说这些,如今事已至此,何以徒增伤春秋。只是这雨,下的忒大了,真要下下去,必定会水患无疑啊!到时候,不知道有多少百姓又要流离失所了,才过了几年的安稳日子,本来有了一个盼头,现在,唉!”

  郑丽琬也被秦奕感染了,看着外面的雨天,两人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身处宣政殿外,于屋檐下站立的李世民,也满是忧愁,已经不知道多少次叹气了。

  “这雨,为何还不停?”

  对于李二陛下的问话,身边的那些内侍和宫女,没有一个人能够回答,都是低着头,兢兢业业地陪着站在那里。

  远处,宫门打开,一个身穿蓑衣的大臣疾步前来。

  等到走进了,才看得出来,雨幕之中有个人。

  “陛下!”

  长孙无忌面色有些难看,雨水从面部低落而下,还有一丝头发贴在了额头。

  李二陛下心知,不好的消息,终究还是来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