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大唐第一狂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治疗之法

大唐第一狂士 邺余 2210 2020.06.14 09:16

  小小年纪就和李世民有了几分相像,如果不是因为李世民前几天所作所为的影响,再加上李承乾后期成了跛子,倒也不失为一个明君。

  当然,李家打天下的能力那是没话说。

  李渊能够在生性多疑且暴躁无常的隋炀帝手下活着,还建立了大唐基业,李世民能够以十九岁的年龄就争霸天下,能力算是当世顶尖。

  只不过,这教育儿子的能力,却是公认的差劲。

  “世子是想要学习殿下,动不动就要惩罚人?其实这样是不对的,一个人呢,最讨厌的就是别人在模仿他,世子若想要表达孝心,直接严明便是。”秦奕也有脾气啊。

  老子一番意正言明的奖赏加威胁,着儿子来了以后,也是一样,真让人不舒服。

  幸好,秦奕也是大人有大量,不和李承乾这八岁孩童斤斤计较。

  李承乾听完秦奕的话,却皱了一下眉头,因为这是有人第一次当着他的面说,学习父王是错的,模仿父王也是错的。

  他没有问秦奕,错在什么地方,因为他本来就不太相信秦奕说的话。

  其原因嘛,其实也是秦奕太年轻了,和李承乾的几位老师相比,秦奕就是一个初出茅庐的小牛犊。

  李承乾端着碗走进卧房,在里面,老妇亲自倒了几勺高丽参汤,仰头就喝下去了。

  要等半个小时,确定没有毒之后,再给王妃娘娘服下。

  秦奕尝试完善了一下蒸馏工具,再一次提纯了一点儿烈酒出来,酒精的度数越高,其消毒的效果也就越好。

  “你为何要一直把酒放在里面煮,这个就能够救治我的母妃吗?”

  看着装在小小的瓷瓶子中,一股清香酒气的烈酒,还有那新奇的蒸馏工具,李承乾是非常好奇,就像是好奇宝宝一般,站在旁边,看着秦奕忙活。

  又是一瓶高浓度的蒸馏酒,浓度比在蓝田县匆忙制造出来的要高多了。

  “王妃娘娘身有箭伤,如今昏迷不醒,很有可能是箭伤发炎了,也就是溃脓,如果不及时消炎,很有可能会得破伤风、炎症等疾病。这个叫做蒸馏酒,也叫酒精,是用来消炎的。”秦奕继续蒸馏,还一边为李承乾解释。

  其实,也是解释给李世民听的。

  站在秦奕身边的这些人,都是李世民的眼线,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有换班,由一个人出去向李世民禀报这里发生的事情。

  这也是秦奕刚刚才发现的,他们的眼睛都在盯着他的一举一动。

  “何为消炎、何为破伤风、我的母妃,能够治好吗?”

  听着秦奕所说的专业名词,李承乾是一个都不懂,但是不妨碍他心中的感觉,秦奕应该能够治好自己的母妃。

  “这个,并不好说。”

  秦奕拿着三个小瓷瓶,对李承乾说道:“这是蒸馏酒,先让人看看王妃娘娘的箭伤到底如何了,如果有红肿以及溃脓的迹象,就必须把里面的腐肉全部清洗掉,然后用蒸馏酒涂抹在伤口的周围,再让王妃娘娘侧躺,以免背部伤口气血不通。”

  李承乾看着秦奕手中的蒸馏酒,有一些措手不及,回道:“我,我没有记住,你能不能再说一遍。”

  秦奕叹了一口气,看来李承乾的确是一个非常孝顺的孩子,其心思也比较单纯,只不过,在皇室这个大染缸之下,再单纯的人,也会成长为一头孤狼。

  “世子殿下,小神医,此时还是交给婢子们来吧。”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女仆走上前,恭敬地对秦奕和李承乾说道。

  秦奕道:“也好。”

  为了男女之防,秦奕和李承乾站在外面,而里面则是有四位女仆,亲自为长孙王妃查看伤口,然后禀报于秦奕。

  “娘娘身上的伤口已经红肿起来,还有一些溃脓,如何是好?”

  听到女仆的回答,李承乾心思一紧,似乎感觉自己的母妃承受了多大的伤害一样,眼中都已经带着泪花,汪汪地仰头看着秦奕。

  “没事,王妃娘娘吉人自有天相,不会有事的,你放心。”秦奕先是安慰了一下李承乾,这才对女仆道:“先清洗溃脓的地方,记住匕首要先经过火烧,不要烧红了,放在火上稍微烤一下,然后清理溃脓的腐肉。”

  “喏!”

  不一会儿,里面传来声音。

  “嗯……。”

  应该是清理伤口的时候,让长孙王妃感到了疼痛。

  “娘娘……?!”

  秦奕立即说道:“不用担忧,这应该是触及伤口,娘娘感觉到了疼痛,你们快一点儿清理,记住,一定要把所有溃脓之处全部清理出来,然后见血。”

  “喏!”

  正在这时,李世民带着一伙儿人,大步走进来。

  “殿下……。”

  所有的下人连忙施礼。

  李承乾小跑上前,对李世民微微施礼,然后仰着头,泪眼直流,“父王,神医,神医说一定能够救治母妃,呜呜……。”

  李世民伸手摸了摸李承乾的头,安慰道:“嗯。”

  说完,便径直走向卧房,却被秦奕拦住了。

  “殿下,现在还不能进去。”

  李世民直视秦奕。

  “为何?”

  他对于里面的女仆很放心,她们必然不会谋害长孙王妃,但是心中十分担忧啊,听到秦奕已经开始让下人帮扶,清理长孙王妃的伤口,他便急忙赶来。

  “殿下,里面正在为娘娘清理伤口的溃脓,那几位乃是经过酒精消毒,里面也保持一个相对安静且无污气的环境,如果殿下想要娘娘能够安然无恙,最好还是听我的。”

  李世民皱了一下眉头,因为这是第一次有人如此直面且直白地和他说这样的话,把他拦在了外面。

  要知道,前不久,他做过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

  这双手,沾染了太多的鲜血,连亲大哥和亲弟弟都没有放过啊。

  一般人,何敢如此?

  “好,那本王就在这里等着!”

  而跟随李世民前来的一位老者,却上前说道:“殿下,这位就是揭皇榜的神医吧,如今王妃娘娘到底如何,我们还无从得知,如果一旦出现意外,又该如何是好?”

  李世民正想要发话,里面却传来女仆的声音。

  “小神医,娘娘背部的伤口已经清理好了,婢子接下来,要如何做?”

  秦奕大声问道:“伤口大不大?深不深?可有流血不止?伤口形状如何?都一一言明,我好心中有数。”

  李世民听了秦奕的话,其本要说的话,被压下去,然后和秦奕一样,站在屋檐下,望着小院中的假山、花草、柳树。

  等待着卧房中女仆的回答。

  他也想知道,长孙王妃的伤口,现在如何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