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大唐第一狂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求医心切

大唐第一狂士 邺余 2136 2020.06.22 10:11

  秦奕的想法是好的,然而现实却总是让人出乎意料之外。

  每个大夫只负责为病人看一样病情,就像是头痛治头、脚痛医脚一样,对于有一些病者来说,根本就不符合其自身疾病的情况。

  这只不过是现存的一个不太明显的矛盾。

  除此之外,便是这些百姓似乎还不太适应这种新的看病方式,什么挂号、问诊、找大夫、交钱、拿药等。

  以前顶多就是把人带到医馆,又或者是把大夫请到家中看病。

  大夫看完了病之后,开一个药方,他们去药店拿药就行了,简单不用花费时间,且非常粗暴,不像是现在,程序比较多。

  大部分也都是民智未开的百姓,那里能够理解那么多?

  这也是天下第一医馆开馆之后第一天就遇到的问题,不过,这种问题也不是没有办法解决,在医馆的仆人带领下,这种程序也会慢慢被百姓所熟悉。

  除此之外,还有一点就是,富人实在是太多了。

  后方整个住院楼都已经住不下了,仅仅是第一天啊,差不多已经人满为患了,一共有一百号人选择住院。

  每一天的服侍费用以及药费和住院费,已经算是一笔可观的钱财,对于一般人而言,那就是一个天价。

  但是对于有钱人而言,这笔钱财就是一个数字罢了。

  究其原因,是因为李世民派遣了太医馆的太医前来坐镇,这太医的名号比长安的一些名医还要好,毕竟皇家御医,必然是医术高明者。

  慕名前来的病者,实在是太多了。

  不仅是长安城,长安周边的小县城等等,都有病者前来。

  有钱的,没钱的,都前来长安天下第一医馆,毕竟神医和太医坐镇,有钱也难买这一次机会,新皇登基,施行仁政,他们有福气了啊。

  至于贫困的一些百姓,本来是不相信的,但是还是有人承受不了病痛的折磨,来到了天下第一医馆,当即就被医馆的仆人接待了。

  顺利拿到了免费的药材之后,这种仁政也就被无线的放大,一天的时间,已经传到了襄城等地,用不了几天,全天下的百姓都可能收到这个消息。

  “望闻问切出自于《难经》之中,乃是《黄帝八十一难经》之一,所谓望闻问切,便是要为医者之纲领所在,我等见到病者的第一眼,对于其病者的患病之情,应以有一个印象之所在,这便是望,视其外应,以知其内脏,则知所病矣。”

  每天的晚上,孙思邈和甄权两人,都会和太医馆的太医一起讨论医术,特别是孙思邈,看过黄帝内经等著名医书,其医书乃是当世之顶尖。

  因为秦奕的影响,现在也毫不吝啬地传授自己的医术。

  用秦奕的话来说,一个人再强大,其精力也是有限的,一个高明的医者,一生所医治的病者也是有限的,当神医多了起来,世间的病者自然也就少了起来。

  秦奕这位小神医都显得十分大度,他这位活了差不多三十多年的人,又何以会迂腐?

  特别是甄权,已经七十多岁了,也没有把自己的医术看的宝贝一样,从不授予别人,能当即拜秦奕为师的人,其对医术的执着以及心胸的宽阔,就无人能及也。

  秦奕则是在教导大医馆之中的仆人,如何行事。

  “如今大医馆已经正是开门行医,你们现在已经是这大医馆中的一员,我在此做主,如果你们做的好,对大医馆有功劳,我可以为你们脱去奴籍,还你们自由身。”

  只不过,这下面五十多号人,对于秦奕的话,并没有太大的触动。

  相反,他们其实更愿意呆在医馆之中,因为一旦脱离了医馆,他们就没有了去处,最后的结果,还是为奴为婢。

  而在这大医馆之中,虽然每天都要接待医者,每天都有事情要忙,可是他们只要是安分守己,做好自己的事情,就不会面临时时被主子责罚的痛苦。

  “大医馆的主要规定,便是对病者一视同仁,你们也要记住,不管是有钱的还是没钱的,只要是来大医馆,他就是病者,你们不可怠慢了,如若我发现有人怠慢了病人,严惩不贷!”

  秦奕正在给他们指定规矩,也正在行事自己这个副馆主的权力,不是他喜欢这样,而是因为既然已经建立了大医馆,已经开始做这件事情,那就要把这件事情做好。

  这也是他来到这个时代的一张投名状!

  第二天的时候,相对于第一天而言,也是一样,人满为患。

  这其中,也出现了一些非常病重的患者,差不多已经是药石无医,病入膏肓了,但是病者以及亲属,还是坚持来到了天下第一医馆,想要请神医治病救人。

  孙思邈听到仆人的消息,就和甄权一起来到了三楼的一个诊房。

  “甄神医和孙神医来了,快让一让。”

  甄权首先上前,查看了一下病人的情况,全身浮肿、还有红斑,病人已经是昏迷不醒,喘着粗气,呼吸困难了。

  只见一瘦弱的男子,当即对甄神医还有孙神医跪下来了。

  “求求两位神医,救一救家父吧!”

  孙神医也上前查看了一下,还为病人把脉。

  “唉,药石难医啊,病者内脏已经腐浊,全身臃肿且生斑,已经无法针灸,何以医治?”孙思邈叹了一口气。

  甄权也多少有些失落,看着瘦弱的男子,说道:“你也算是一个孝子,只是送来的太晚了,病入膏肓,我等也束手无策啊。”

  那男子顿时沮丧,看着病床上的父亲,哭着说道:“子欲养,而亲不待,早知如此,我何必苦苦坚持求学,当一个田舍郎,服侍于您身边,也未尝不可,父亲大人,孩儿悔矣!”

  听着他的话,众人无不沉默、心中也多少有一些忧伤、同情。

  来到这里的,不是自己有病,那就是亲属有病,见此场景,多少有一些感同身受。

  “对了,这大医馆内,不是还有一位神医吗?为何他没有出面,您,您能不能请那位神医出面救治我的家父。小子以后愿意效犬马之劳,必报此恩!”

  甄权和孙思邈互相看了一眼,他们也不敢断定,这位小神医是否有办法。

  但是看到瘦弱男子那孝心,还有期盼的眼神,他们也不好拒绝了,或许真的可以一试。

  当即,便让人去找秦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