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大唐第一狂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消渴症

大唐第一狂士 邺余 2153 2020.06.22 17:55

  该来的,总会来的。

  秦奕很清楚自己的医术,要说缝合一下伤口,倒还可以。

  不过,现在缝合术已经传授出去,甄权和孙思邈还有太医可能缝合的比他还要好,孙思邈甚至是发现了更适合缝合的丝线和针。

  除此之外,也就是那些超前的或者是让人感到新奇的一些医学知识,其实也不过是后世的一些常识问题。

  秦奕甚至是没有看过黄帝内经,没有看过伤寒杂病论,对于行医最基本的望闻问切都不知道,也就别说给人看病了。

  但是,现在他已经成为了大唐小神医。

  这个身份,终究会让他遇到这样的问题,不可能避免,也更不可能躲避。

  秦奕来到诊房的时候,所有人都用目光注视,那位瘦弱的男子,更是跪着对秦奕说道:“小神医,求求你,求求你救救家父!”

  秦奕对他说道:“男儿膝下有黄金,你先起来吧。”

  仅此一句话,便让人感觉到了秦奕的为人,的确是品德高尚,谦谦君子。

  秦奕只是稍微看了一下病者的情况,就对孙思邈和甄权问道:“两位老先生,你们对于病者的病症,有何看法?”

  甄权先回道:“病者的五脏可能已经腐浊了,如今全身臃肿,我的针灸之术,并不能施为,关键是到现在,我等也不知道此人所患乃何症。”

  孙思邈接着道:“只知五脏而不知其全,到底是何种病症引起,孙某和甄老先生,一时间,也不敢贸然下决断。病人的呼吸已经受到影响,再加上五脏必有一处腐浊,导致病者如此,此情此症,让我们一时束手无策。不知道小奕你可有和办法?”

  秦奕也不懂,毕竟这是人命关天的事情,他一个假医,那里诊断的出来,到底是什么病,又哪里能医治?

  思考了一下,然后直接对病者的亲属问道:“病者于病前,也就是没有生病之时,可有何不适?比如不想用餐,又或者是盗汗、发热、咳嗽等等?”

  瘦弱的男子想了想,回道:“家父,家父病前好像,好像就只是肚子痛,也不太想要用餐,有时候还会呕吐,后来就卧病在床,我也找了好几位大夫,开了几副药方。但是都不见好转,本来家父是瘦弱不堪,前些时日,喝了一副药,却不过几天,就全身臃肿。

  我找那位大夫,他却说这应该是父亲病症引起的,我以为是庸医,就拿着药方找了其他大夫,他们说药方没有问题。前些时日,听到天下第一医馆开馆行医,对病者来者不拒,且可以免费看病拿药,就带着家父来此。”

  秦奕还未说话,听完瘦弱男子的叙述之后,甄权立即说道:“你把你的家父喝过的药方全部拿来,特别是那副喝了之后,出现臃肿之象的药方。”

  瘦弱男子立即从怀中拿出几张纸,纸张因为时间的原因,多少有一些破旧,但是上面的字还算是清晰。

  甄权何孙思邈两人看了看,发现这些药方的药性都比较猛,特别是那副让病者全身臃肿的药方,加了太多的猛药,一个五十岁上下的老者,如何能够承受?

  “这就是一个庸医!”

  甄权多少有一些气愤,作为一个医者,不为病者考虑,却开了这种猛药,药性强不说,药材还比较贵,典型就是想要让人买贵药,自己好赚钱。

  瘦弱的男子听了之后,脸上也是气愤不已,更多的也是悔恨,后悔自己识人不明,找了庸医,也恨那个庸医,明知道他的情况,明知道他的家父已经病重,还要赚那种钱财,简直是欺人太甚!

  秦奕看了看药方,对甄权和孙思邈问道:“老先生,你们确定此人乃是庸医?”

  甄权愤愤不平道:“明知病者药石无医,不可用猛药,他却专门开猛药,明知病者是贫苦之家,却还要开贵药,这不是庸医,是什么?”

  孙思邈也点头同意,作为一个医者,最起码的医者仁心是要有的,前面几位大夫,开的都是一些保守的药,修身养气、固本培元。但是最后那位,却是一上来就用贵药和猛药,的确是一位庸医。

  “你可知道这位大夫的医馆或者是住处?”秦奕对瘦弱的男子问道。

  “保安馆的崔明贵崔大夫!”瘦弱男子回道。

  秦奕对大医馆的管事吩咐道:“既然是庸医,岂有让他继续为祸百姓的机会!张阿大,你立即去京兆尹府,向明府禀明此事。”

  “喏!”

  吩咐完管事之后,秦奕对甄权和孙思邈问道:“从这些药方之中,应该可以稍微推断病者的病症,除却最后一位庸医,前面几位,应该有所诊断,或许可以借鉴一番。”

  甄权和孙思邈再一次看了看,然后甄权分析道:“第一幅药,乃是清肺祛火,病者是否有咳嗽或者是咳血症?”

  瘦弱男子回道:“家父时有咳嗽,但并未咳血。”

  甄权点点头,继续道:“这第二幅,乃是固本培元的方子,主治胃病,应该是病者不愿用餐,瘦弱不堪,才用此方吧?”

  瘦弱男子回道:“当时那位大夫,的确是说先开一副药方,让家父服用,看药效如何。”

  甄权再一次点头,看着第三幅药方,却是一张说不上来的药方,一共有十味药材,前三主要治疗肺病,中四固本培元,后三又是治疗消渴症。

  “你的父亲是否有烦躁口渴之状?”甄权对瘦弱男子询问道。

  瘦弱男子想了一下,回道:“有。”

  甄权松了一口气,把此药方交给了秦奕,秦奕看了一下,嗯,确认是自己看不懂的药方,就交给了孙思邈。

  “小奕,我知道病者乃何症了。”

  孙思邈看完之后,再结合自己刚刚的诊脉,也差不多可以确定病因了,直接道:“此乃消渴症!”

  然而,秦奕还是不懂消渴症是什么意思,到底是什么病,便故作镇定道:“既然老先生已经知道是何病症,那可有解决之法?”

  甄权却又为难道:“消渴症可修养医治,但是如今,病者全身臃肿,耽搁不得啊。”

  秦奕暗想了一下消渴症到底是什么,联想到甄权刚刚问口渴之状,似乎听说过这病症,好像是生物课上面,老师提了一句,大概意思,有些忘了。

  见到秦奕沉思,孙思邈问道:“小奕,你可有办法?”

  秦奕回过神,说道:“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