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大唐第一狂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是时候展现真正的技术了

大唐第一狂士 邺余 3440 2020.06.11 13:17

  从原身的记忆中,秦奕也知道了蓝田县令郑敝的身份,同样也知道跟在自己身边的这位儒雅的中年男子还有旁边那位秀丽端庄的女子是何人。

  豫州荥阳郑家的家主郑仁基,隋朝骠骑大将军郑权之子。

  当然了,因为当初选择站队的时候,眼光不是长远,没能及时跟着李唐,捞取一些从龙之功,如今身家也就比不上其他新晋勋贵世家。

  如果不是因为旁边这位大唐奇女子,可能郑仁基在史书上也就寥寥几笔。

  说起初唐时期的奇女子,首当其冲自然是为大唐征战天下的巾帼英雄李三娘子,可惜,最终死于镇守大唐边疆的娘子关。

  第二便是如今病重的秦王妃,以后的长孙皇后。

  第三则是眼前这位郑丽琬,史书记录郑丽琬:“容色绝姝,当时莫及”。

  郑仁基之女,被长孙皇后谏聘为充华,结果天下第一诤臣魏征就出面了,说郑氏女早已经有了婚配,马上就要结婚了,皇帝这样做有损盛德。

  结果,郑丽琬的那位未婚夫吓得直接退了婚,而皇帝李二本想要纳这位姿色秀丽的美女入宫,却因为大臣反对,他也不好强取豪夺,以至于郑丽琬一生未婚、名记史册。

  以秦奕看多了后世的那些女明星,也感觉眼前这位纯天然的古色古香的美女,的确是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髣髴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

  众人来到医馆的时候,已经有不少人得到了消息,想要围观看戏。

  郑仁基皱着眉头,看着这些围观的百姓,书呆子揭皇榜这件事情,怕是差不多已经传到了长安城,可能已经到了秦王府内吧?

  毕竟以现在这个特殊时期,秦王在各地必定有着暗探,严密监视,同时,也在寻找天下神医,为王妃治病。

  也不知道,眼前这个书呆子,到底会不会治病救人?

  关键是,他能不能治好秦王妃,这才是最重要,也是最为担忧的事情。

  秦奕手一挥,大大方方地坐在了案桌后,一点儿也看不出来慌张的神色,倒真像是会治病救人的郎中。

  “有请第一位病人!”秦奕高呼道。

  让他一个双料博士给病人看病,简直就是强人所难了。

  因为他这个双料博士,并不是医学院的学位,他本人也从来没有学医,但是事到如今,也只有继续演下去了。

  郑敝看了看这个郑仁基和郑丽琬,只好硬着头皮而上,让衙役放了第一个病人进来。

  来人是一个老者,看起来老态龙钟,并无不适的地方,秦奕就明白,这人可能没病,又可能身患重病。

  但是,他不是内科大夫啊,也没有先进的医疗器械可以直接检查出来这位老者的病情,而且,秦奕也不会号脉,如何去发现这位患者的病情?

  待老者坐下,秦奕慢慢地观察了一下老者的神态,发现对方不卑不亢,神色之间也没有慌张或者是愁容。

  唉,演员何必为难演员?

  秦奕感概了一下,都已经走到这一步了,也就只有继续走下去,哪管他以后如何洪水滔天!

  “老伯,你最近可有感觉身体有何不适?”

  老者咳嗽了一下,然后回答道:“嗯,吃不下饭、身体酸痛、没有力气、看不清、听不清,请问,可有医治之法?”

  秦奕装模作样,开始让老人伸舌头,然后看了看老人的眼球,再看了看手,最后又开始号脉,如此,半个小时过去。

  正当秦奕想要如何继续忽悠的时候,外面传来了哄闹声。

  然后一个壮汉抱着一个青年疾步走进来,“大夫!大夫!快来看看俺的弟弟,他受伤了,求求你们,快给他看看吧!”

  说完,看了看堂内的众人,最后盯着秦奕,直接抱着人跪下,哀求道:“神医,求求你救救俺的弟弟,他狩猎的时候,不小心被那凶兽给挠伤了,求求你快救救他!”

  郑敝本想要上前,却被郑仁基拦住了。

  虽然这个突然出现的猎户破坏了他的计划,不过,现在正好,照样可以看一看,这位揭皇榜的少年,到底是真还是假!

  秦奕直接站起来,看了看壮汉怀中的青年,发现他脸色惨白,一双手紧紧地捂着肚子上的伤口,那伤口还在流血。

  是时候展现自己真正的技术了!

  “快,把他平放在桌子上!记住,不要用力去按他的伤口,也不要太轻了,只要止住不让血流的太快了。”

  然后,直接对郑仁基说道:“我需要一根羊肠或者是鸡肠,也就是牲畜的肠子,然后还有一根比较大的针,就是缝补衣服的针,还有一坛子酒,还有锅炉和比较粗的竹筒,最好是才砍的竹筒,其次,让那些围观的人,退出去,这里留下三四个人,两人帮扶我清理伤口。一定要快!”

  郑敝看了看郑仁基,发现父亲大人点头之后,立即让人去准备秦奕刚说的那些东西。

  秦奕说完之后,又让人去找来剪刀,他要把青年身上的衣服剪掉一个大口子,好准备手术。

  缝合手术,这也是秦奕第一次做,但是没有吃过猪肉,那也是见过猪跑,此刻也只有这个办法,才能展现自己的医术。

  郑敝的速度也是非常快,关键也是围观的人更多了,群众的力量不可小觑,不到一会儿,什么羊肠鸡肠一箩筐,还有不少针,及坛子酒,各种火炉以及好几根竹筒。

  简易的蒸馏装置,用来提纯,制作稍微高浓度的烈酒,用来消毒,至于羊肠和鸡肠,秦奕也不知道选择那个,看了看,那个韧性强,就用哪一个。

  众人都是一头雾水,不知道这位揭了皇榜的神医,到底在做什么,病人都已经那个样子了,他还在那里蒸酒。

  “你这劳什子的神医,莫不是专门来骗俺的吧!俺弟弟都这个样子了,你还在这里蒸酒,是何居心!”

  壮汉看不下去了,直接站在秦奕的面前,一脸凶相地叫道。

  秦奕躲开了壮汉的唾沫,然后皱了一下眉头,说道:“如果,你不想为自己的弟弟准备后事,那就给我让开!”

  秦奕也不怕,直接呵斥壮汉,对方比他高了差不多两个头之高,那一身的腱子肉,散发着一种壮硕的气息,再加上对方那一脸凶相,还真有一些怵人。

  在秦奕的对峙之下,壮汉看了看已经脸色苍白,呼吸微弱的弟弟,只好红着眼,让开了。

  但是,那眼神之中,开始透露着凶光,如果秦奕这个庸医没有治好自己的弟弟,他必定要让这个庸医一起陪葬!

  烈酒的浓度并不是很高,因为这个时代的酒本来就不是那么的烈,再加上蒸馏的设备临时搭建,也不是那么好。

  到了一些烈酒在伤口上,然后开始缝合。

  “血,血止住了!”

  旁边打下手的真正大夫,看到秦奕如此神奇的缝合之术,顿时惊呆了,见到那血已经止住了,更是不可思议。

  “神技,神技呀!”

  大夫看着秦奕的眼神,就像是见到了祖师,见到了神一般,直接就跪了,当即想要拜师。

  壮汉看到弟弟的伤口缝合之后,的确没有流血了,也非常惊讶,眼中的凶光也不见了,此刻激动万分,深深地记住了秦奕的模样。

  郑仁基和郑敝上前,看着缝合之后的伤口,的确不在流血,以他们的阅历,也瞬间就像是打开了一个新世界的大门一般。

  原来,这样的伤口还可以这样治疗!

  衣服破了,可以缝补衣服,那人受伤了,为何就不能像是缝补衣服一样,把口子缝起来?

  “当真乃神技也!”

  两人也不再怀疑秦奕的医术能力了,仅仅这一手,怕是无人能比,当真乃是天下少有的神医。

  如此一来,秦王妃有救了!

  他们郑家,要崛起了!

  “快,去备车,我们随后就去长安城!”郑仁基对郑敝低声道。

  秦奕没有理会旁边的人,如何崇拜他,认认真真地缝合好之后,则是让真正的大夫找来金疮药敷上,再包扎好。

  “好了。”

  擦了擦并不存在的虚汗,秦奕站起来,对壮汉说道:“你的弟弟能不能真正恢复过来,就看他的体质了,还有,伤口最近不能碰水,要找一个比较好的地方修养,不要太脏太乱的地方,容易溃脓,一旦有溃脓的迹象,就用这个烈酒抹上。”

  壮汉直接跪下来,“恩公,俺韩山愿此生跟随恩公左右,报救命之恩!”

  “不用了,你还是先照看好你弟弟吧。”秦奕直接拒绝了,他也不清楚对方的底细和人品,岂能随便收留。

  “现在,我们可以去长安了吧。”

  郑仁基恭敬道:“自然,自然,犬子已经去备马车,我们现在就出发。”

  “先生的医术当真是天下无双,琬儿有幸见到先生施展如此神技,也无憾矣。”郑丽琬水灵灵的眼中,闪现着光芒,那种柔顺、典雅的姿态,让秦奕的心中莫名升起一种自豪和骄傲。

  当真是初唐奇女子啊!

  如果把她放在武女皇的位子上,怕是又会成为一个郑女皇吧?

  果然,张大侠他母亲说得对,越是漂亮的女人,越是不能相信。

  要不是秦奕知道郑丽琬的一生,还真以为她是一个清纯、典雅的淑女,很是符合他对古代美女的期待感以及幻想。

  在衙役的护送下离开医馆,上了马车,后面跟着两百士兵,前面衙役开路,直接离开了蓝田县。

  郑敝亲自陪同,其后跟着郑仁基和郑丽琬。

  “琬儿,你感觉,此子如何?”

  郑仁基对于这位女儿,那是非常看重,如果她为男儿生,以后怕也是当朝宰执,只是,可惜了。

  郑丽琬温文尔雅,眼中闪烁着睿智的光芒。

  “遇事不惊、心思深沉、不鸣则已、一鸣惊人,此人,琬儿还未看透。”

  而此刻,长安城、秦王府中。

  一武侯快速走到白虎堂中,对首座之上,一身穿黑色铠甲、威严地坐在那里的上将军,禀报道。

  “启禀殿下,蓝田县有一人,揭了皇榜!”

  本来愁容满面的上将军,此刻直接站起来,眼中带着一丝急切,“揭榜者,何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