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姥爷家的传奇故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姥爷家的传奇故事(二)

姥爷家的传奇故事 寒雪剑 1721 2020.10.19 11:48

  正在二赖子无计可施的时候,山道山忽然传来了雨打沙滩般啪啪作响的马蹄声。

  他定眼一望,在树丛掩映下,在曲折蜿延的山道上,一支马队正在狂奔。

  虽然看不清人脸,但却是马蹄如风,烟尘四溅,千蹄腾尘浪,直冲入云宵。

  等马队走近,二赖子透过树丛定眼一看,其中最前面的一人纵马扬鞭,长相奇丑,脸上有块刀疤从左眼角一直划到右下巴。

  这时,二赖子想起村里的传说,山上有一窝土匪,二当家的浑号刀疤龙。

  想到这里,二赖子突然生出一股神力,猛得一下把胳膊从洞口扯出来,然后像射出的一颗子弹一样向山下窜去。

  说他跑得比兔子还快,一点也不夸张。

  二赖子一遛烟跑到村口,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快,快……快跑!土匪来了……

  安静的小山村一下子沸腾起来了。

  苏铁山把烟袋锅在地上磕了磕,插在裤腰带上,走到院门口伸出脑袋左右望了望,赶紧把两块木门板从里面用条榆木棍结结实实闩上。

  隔壁家汲水的女人把水桶扔在井沿上,惊里慌张迈着小脚走出门外,一边东张西望,一边喊着:“小花……小花……你个小蹄子,死哪去了……”

  不远处,一群十三四岁的小女孩正在胡同里跳皮筋,那位妇女走过来一把扯住扎羊角辫的小花,拼命往院里拉。

  小女孩玩得正起劲,哭着挣着不愿意回家,女人在她屁股上用力给了两个巴掌,小花也就乖乖地跟着她回去了。

  两只受了惊的老母鸡似不明所以,咯咯嗒嗒在街里边跳边叫。

  一个中年男子一边惊恐的捉鸡一边骂:“傻鸡笨鸡,傻畜牲,我这是救你命哩,你还跑……你跑,我看你往哪跑!“

  中年男子向前扑倒捉住了鸡,吐了一口嘴角的鸡毛,嘿嘿一笑,随后向村口大路惊恐瞥了一眼,抱着鸡跑入院内,门咣地一声被关上。

  山道上,马队狂奔,马蹄如风,烟尘四溅。

  苏铁山隔壁的院子里,小花妈心急如焚,她先是把女儿藏在门后,可是破木门下沿掩不住小花那两只发抖的小脚。

  那两只脚的大拇指都从破布鞋里探出脑袋来,好奇地打量着外面的世界。

  小花妈又把女儿从门后拉出来,瞅见了家中唯一的柜子,扶着小花躲进去,无奈柜子太小,怎么也合不上盖。

  小花妈把家无长物的破屋子打量一番,额头沁出一层层细密的汗珠。

  最后,她往院子里一望,瞅见了院里的那口井。

  她让小花站在吊桶上,双手抓紧绳子,边摇着辘轳边小说声:“花妮,在下面千万别吭声,别管出啥事都不许说话,土匪走了我就过来摇你上来……”

  一声枪响,土匪进村了。

  第一个看到土匪下山的二赖子,成为了第一个枪下鬼。

  后来,村子里活着的人提起二赖子都说,二赖子平时虽然有点傻,却是个好人,他中枪倒下的时候,真像个英雄。

  土匪首先扫荡的,正是苏铁山隔壁的小花家。

  小花妈藏好女儿之后,就装作无其事般坐在门槛上纳鞋底,眼睛却并时不时监视着闩死的院门。

  当门被嘭的一脚跺开时,小花妈手上一惊,针扎在了手指上。

  七八条大汉闯了进来,围在小花妈身边嬉笑着。

  领头的土匪把一只穿厚底皮靴的脚踏在门槛上,一只手提驳壳枪在小花妈面前摆弄着:“哟,兄弟们快瞧瞧,手艺不错啊!”

  小花妈抬头扫了一眼,穿皮靴的土匪身材高大,满面胡须,当她看到脸上那道长长的刀疤时,双腿不由得发抖,她立即抓着鞋底,深埋下头,不敢再看他第二眼。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浑号刀疤龙的二当家。

  刀疤龙用枪点着鞋底,向着身后的一人不怀好意地说:“大当家的,您瞧瞧这娘们的针脚?”

  他身后站着的,正是土匪头子赵天龙。

  赵天龙用枪挑起女人的下巴,上下打量了一下,不屑地说:“针脚是不错,可脸上的点子比针脚还稠,黄脸婆一个,有什么好瞧的。”

  一帮土匪跟着起哄:“二哥,你的眼光是越来越独特了。”

  刀疤龙有点不好意思:“去你妈的,老子说的是针脚,他妈的是针脚!”

  众土匪大笑。

  赵天龙发号施令:“大伙别耽误功夫了,抓紧时间上屋里瞅瞅,瞧瞧有什么干货,说不定藏着大姑娘,谁翻着了,老子让谁放第一炮!”

  众土匪一哄进屋,翻箱倒柜,砸锅倒灶。

  小花妈坐在门槛上,不时斜一眼井口,手里哆哆嗦嗦拿着线在指头上缠来绕去,似乎并不关心屋里噼里哐啷的动静。

  不料她这一不经意的举动,却被赵天龙瞅在眼里。

  赵天龙指着井口吩咐手下:“六子,去那,就那,吊桶水上来给兄弟们解解渴!”

  六子扔下手里的家伙,挽挽袖子,向井口跑去。

  小花妈突然站了起来,眼睛瞪得大大的。

  当六子的手刚要握到辘轳时,忽然听到一声马嘶,响彻云霄。众土匪大惊失色。

  六子愣了一下:“马在隔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