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姥爷家的传奇故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姥爷家的传奇故事(一)

姥爷家的传奇故事 寒雪剑 1933 2020.10.19 11:48

  吴天赐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姥爷,姥姥告诉他,姥爷是个真正的男子汉、大英雄。

  吴天赐倒是见过姥爷的照片,那是在姥姥家后院的祠堂里。

  多少年后,每当吴天赐回忆起来少年往事,姥姥家后院祠堂的画面就浮现到眼前来。

  姥姥家祠堂设在后院正中间的房间,在两扇厚重而古老的紧闭的木门里面。

  据姥姥讲,那是他妈妈的爷爷,也就是他外曾祖父亲手打造的。

  走进祠堂,正对着两扇木门的是一张高高的八仙桌,八仙桌的后面是一张高高的条案,条案后面的墙壁上挂着的是背剑的苏秦苏季子的画像,目光炯炯,威风凛凛。

  八仙桌上,三柱高香烟雾缭绕,在缕缕向上飘散烟雾中,依稀可见的是苏家列祖列宗的牌位。

  也不记得有多少次,姥姥曾带他来到这间神秘而庄严的屋子,满头银发的姥姥在高高的八仙桌下一言不发地跪着,双手合十,正在默默祷祝。

  而此时的吴天赐,总是习惯跪在姥姥的后面,好奇而胆怯地望着墙上那幅威严的苏季子。

  每当图像上那一对金刚怒目和他两只天真瞳眸相对时,吴天赐就赶紧用颤抖的小手扯住姥姥的衣角。

  姥姥慈祥地轻抚着他的小脑袋,轻声细语地告诉他:不要怕,你的列祖列宗可都是英雄好汉。

  吴天赐至今还记得,那种供香的味道,香香的,甜甜的,很好闻。

  不过,他并不怎么喜欢进这个房间,而姥姥每次总要带着他一起进来。

  姥姥在这里一跪就是好长时间,或是盯着上面的牌位看,或是双手合十默默祷告。

  房间的那种神秘庄重的气氛有着一种无比强大的神奇力量,吴天赐不敢声张破坏,也不敢调皮捣乱。

  在密密麻麻的牌位中,最下面的两位格外醒目,分别是苏家第八十八代后人苏铁山和八十九代后人苏奎勇的灵位。

  苏铁山是妈妈的爷爷,吴天赐的外曾祖父。而苏奎勇,正是他未曾见过面的姥爷,姥姥心目中的男子汉、大英雄。

  就是在那间烟雾缭绕的祠堂里,姥姥给他讲述了姥爷家的英雄传奇故事。

  吴天赐姥爷家的传奇故事,要从他的外曾祖父苏铁山的故事讲起。

  故事的起源要追溯到抗日战争时期。当年村口的一声枪响,打破了红螺村的宁静,也改变了苏铁山一家人的命运。

  其实,那天的早晨,倒是和往常一样平静。

  当第一缕朝霞映红了东边的天空,天色渐渐由暗至明,盘卧在雁寇山脚下的这个小村落,沐浴着初升的朝阳,享受着清晨无比美好惬意的静谧与清凉,如往常一样在沉浸在幸福的晨睡中。

  当天,曙色渐明时,一个用土墙围成的小院里,两扇薄板木门吱呀一声打开了。

  一个三十多岁的妇女穿着粗布衣服走了出来,她一边松松散散地斜挽着头发,一边挑着两只木桶迤迤走到院子里的井口边。

  这位农家妇女把水桶放在井台上,手脚麻利地摇着辘轳把儿,她的粗糙红润的脸蛋沁出了细密的汗珠,朝霞照映下,显得更加红润。

  而这个女人家隔壁,住着的就是吴天赐的外曾祖父,苏铁山一家。

  当时,苏铁山正在用只破木盆给马拌草料,他坐在堂屋的破门槛上,抽着他那枝黝黑发亮的破烟袋,眯着眼睛看着这头牲畜吃草。

  而那匹马,浑身乌黑,四蹄雪白,吃几口草,就用大眼睛对着苏铁山望一望,并且还会打两三个响亮的喷嚏,好像在赞赏草料味道鲜美,又像是在对主人表示感谢。

  每到这时候,苏铁山就会眯着小眼睛,不无得意的骂上一句:“嘿,这畜牲!”

  也恰在这时候,一支马队正在山道上狂奔突进,马蹄如风,烟尘四溅。

  土匪下山打食的那天,据说是村里游手好闲的二赖子第一个发现的,也是他第一个向村民们报信的。

  那天他正在山里像风一样奔跑像狗一样跳跃着撵一只兔子,兔子像闪电一样划过草地划过丛林惊慌逃命时隐时现。

  最后他一个纵跳把兔子压在了身下,兔子却又一个滚身从他怀下逃生后钻进了一个山洞里。

  山洞口有拳头那么大,二赖子趴在洞口朝洞里望了望,里面黑洞洞的,什么也看不见。

  他试着把手伸进洞口,但刚把手脖子伸到洞里就赶紧抽了出来。

  他在洞口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大模大样地双手插在腰间,一幅志得意满的神情,用胜利者的口吻骂道:

  “你个小兔崽子,有种你给我出来,跟二爷再大战三百回合!二爷是个讲究人,绝不在洞口拿你,有种你就给我出来,给我出来!”

  任凭二赖子在外在叫阵,兔子只在洞里死守,理都不理他一下。

  二赖子只好用他那双小而贼的眼珠死盯住洞口,守洞待兔。

  过了几分钟,二赖子眼珠滴溜溜一转,转念一想:“不好,山洞也许有后门儿,这小兔崽子可能早跑了。“

  二赖子慌忙把那件沾满泥土和汗臭的上衣脱掉,重新趴在洞口,把右胳膊伸到洞里去探洞取兔,他呲着牙,咧着嘴,把整条胳膊勉强硬塞进去,用手在洞里面左右划拉着探寻,可划拉了半天,什么也没有摸着。

  他嘴里嘟嚷着:“这小兔崽子,真他妈的狡猾。“

  既然探洞未果,也只好鸣金收手。

  然而,洞口太小,胳膊塞进去不容易抽出来更难,这个洞口像是有魔法一样,任凭二赖子拉扯撕拽,胳膊扯得生疼还是拔不出来.

  二赖子又急又怕,使出吃奶的力气还是无济于事,想到万一这洞里有条毒蛇毒蝎子什么的,这条小命就交待在这儿了,脸上顿时汗如雨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