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月姚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月姚

书画茶香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9.09.21上架
  • 28.69

    连载(字)

3851位书友共同开启《月姚》的古代言情之旅

学徒兰洛劫安 学徒赵印丶猫儿

本书由起点女生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老宅

月姚 书画茶香 2520 2019.09.21 11:41

  黑暗褪去,林家老宅显现出了它清晰的轮廓。

  本来是一座标准的四合院,后来进行了扩建修整,如今大了一倍不止。

  花园假山,小桥流水。

  这座大宅子院,如今却只有一个主子居住在内。

  “冬香,你快一点儿呀,小姐还在等着呢。”催促完,春香又点着冬香的脑袋,笑着调侃:“春困秋乏夏打盹,睡不醒的冬三月。你可真真的一句没落下。”

  冬香打了一个哈欠,捏了捏肉嘟嘟的脸蛋意图能让自己清醒点,却下不了狠手,只能努力睁大眼睛喊道:“春香姐,你掐我一下。”以求对方能解开周公对自己下的毒。

  春香捏着冬香红嘟嘟的可爱的脸蛋,啧啧道:“怪不得夏香那么喜欢捏你这丫头的脸蛋,这手感还真好。”说完轻轻又捏了一下,笑着跑了,还留下一句:“我可怎么下得去手呦。”回荡在空气中。

  冬香只能无奈的跺跺脚,打起精神跟上去。

  两个人进了花园,就见小姐带着秋香已经开始打拳。

  赶忙安静的走到小姐后面开始跟着练。

  林月姚带着小丫鬟们正练到海底捞针,前门的婆子来报:“海掌柜来了。”

  “请进来吧。”林月姚清脆却带着一股淡淡清冷的声音道。

  几人动作依旧没停。

  海掌柜,姓海,名君,明着是农记粮行的大老板,实际却是林月姚所有粮店的总掌柜。

  海掌柜进了花园就看到几个花儿一样的女孩儿,整齐划一的打着拳,此情景他遇见几次,还记得第一次,那时只有林小姐一个人,他还好奇问过是什么拳。

  当时女孩儿才八岁,极认真的回答道:“太极。”

  这两个字从小女孩嘴中说出来,似乎代表着什么重要的东西,增加了重量一般,砸进了他心里,让他清楚记到现在还没忘。

  海掌柜走过去对着林明姚行了一礼,也笑呵呵站在她旁边,打起拳来。

  没一会,后面的三个丫头都“噗嗤,噗嗤”憋笑起来。

  林月姚扭头一看,胖胖的海掌柜举着手臂,抬着脚,这哪是太极啊,整个一猴子做贼,还是一只胖猴子。

  林月姚也眉梢轻轻一动,却忍着没笑。

  海掌柜也不以为意,边继续自己独创的动作,边道:“昨晚收到南边的消息,八天前,苏地两处决堤,淹了六个县,灾情严重,百姓死伤过半,义仓淹没了四处。那边粮价如今涨了三成,咱们那边的铺子因为保持原价,在第一天粮食就被卖空了。”

  林月姚听了道:“让苏地附近的其他粮店,粮食保持原价售出,再从临近的店调些粮食过去应急,我们这边还有一些存货在南城的仓库里,你让人尽快运道苏地去。”

  她做这些,对受灾的百姓来说,也只是杯水车薪,帮不了他们多少,只是能稍微控制粮食价钱而已,免得让黑心的商人把粮食抬起一个天价。

  说完又道:“看好下面的人,别又有心大的生了不该有的心思,欺上瞒下。”

  店多了,山高皇帝远的,真不好管理,前一段时间就发现一个掌柜账面不对,一查才发现,好米换成了陈米,里面还兑了碎石,以好充次,贪污不少银子,直接被送了官。

  应了一声是,海掌柜不知想到了什么,突然感叹道:“时间过得真快呀,眨眼间小姐已经快要及笄了,也该打算未来了。”

  林月姚收了动作,问道:“怎么突然如此感叹?难道……”

  海掌柜点头道:“林家京城那边要来人了,已经出发了,估计明天就到了。是您大哥身边一个管事,姓张。”

  太阳已经升了起来,满地撒着光辉,拉的人影子老长。

  林月姚走进不远处的凉亭,找了只凳子坐下,这才慢悠悠的道:“该来的总会来,这边以后就麻烦你先看着了。”说完笑了笑。

  海管事走后,林月姚继续坐亭子里,上半身靠在桌子上,以手支头,似乎在闭目想事情。

  三个小丫鬟不敢打扰。

  林月姚此时的心神却沉浸在了自己空间里。

  空间面积很大,种满了刚结穗的小麦水稻,边上还堆积了两个小山,一山黄澄澄的小麦,一山洁白的大米。

  此时林月姚心念一动,两座小山分别有一小半消失不见。

  消失的粮食已经堆满了南城的仓库里。

  她能通过空间把粮食直接送到做过标记的地方。

  挺神奇的。

  不过空间的存在才是最神奇的。

  这应该就是穿越的福利吧。

  林月姚是穿越的,她穿越来的时候,此身体才七岁,是生病了,没钱看,病死的。

  一个官家的小姑奶奶混到这个地步,挺惨的。

  当时留在她身边伺候的人有一个奶娘,一个大丫鬟,两个小丫鬟。

  大概是没爹没娘的孩子,林家的长时间不管,让她身边的奶娘渐渐养大了心。

  自从林家人全部进了京城,把她一个不满三岁的孩子孤苦伶仃的扔在这个老宅子,长期无人问津。

  奶娘心思就开始活络了。

  此奶娘活的比她还像个主子,抢了林月姚的两个小丫鬟去伺候自己,大丫鬟奶娘支使不动,就留给了她。

  大丫鬟倒也算是衷心,只是管不了经济大权,所以两人天天稀米粥,配白馒头,还经常有了上顿没下顿,饿得前胸后背只剩两张皮,因为钱都被奶娘克扣了。

  以至于林月姚刚穿来,发现这个身体就像一具骨架裹着一层皮,瘦的比难民还像一个难民。

  虚弱的只能每天像一根猪排似的瘫在床上,等着腐烂。

  大丫鬟倒是比她好上一点。

  开始林月姚还黑暗的想,此丫鬟是不是偷吃了,慢慢才发现冤枉了人家。

  大丫鬟只是每天摘一种苦涩难吃的果子充饥而已。

  后来发现种植空间,日子才算好过。

  不饿肚子后,满空间的粮食不知道怎么处理,正好有地方闹了蝗灾,满地难民。

  林月姚看着衣衫褴褛的流民,心里难受,她满空间的粮食想送送不出去,就想了个法子,她卖了一部分粮食,作为本钱,以极快的速度开了一间粮食店。

  和县太爷招呼过之后,以庆祝小店开业为名,施了一个月的粥。

  后来跟着灾情店越开越多,不过林月姚以求低调,每个店,明着看起来都是独立的,在这个时代她可不想招了朝廷的眼。

  出了空间,林月姚站起来,往西边一个小院走去。

  院子门口有一个老婆子守着,

  看到林月姚来了,连忙从坐着的凳子上起身见礼。

  林月姚点点头说道:“刘婶辛苦了。”

  刘婶受宠若惊的道:“小姐哪里话,不辛苦不辛苦。”

  林月姚突然道:“我记得,你家里还有个小子?”

  刘婶忙答道:“是是,今年刚满十二。”

  “听说你最近托人给他找事做,如果不嫌弃,农记正好缺一个小伙计,明天让他去看看。”林月姚道。

  农记,工钱高待遇好,七天能休息两天,过节还有东西送,是多少人打破脑袋也想进去。

  刘婶欣喜若狂,连忙跪地磕头。

  被春香给扶起来了。

  她就要走了,这些人也即将失业,就当是个补偿吧。

  刚走进小院,就有一个十七八岁的丫鬟托着果盘上来见礼。

  林月姚直接进了中间的房子,房屋摆设虽不奢华,却也一应俱全。

  只见里间一个四十多岁肥胖的妇人,面朝里,躺在贵妃椅上。

  一个同样十七八岁年纪的小丫鬟,拿着一个小锤子在帮她轻轻敲打着背部。

  真像一个高门大户的老太君。

  听到门口有脚步声,以为是丫鬟,骂道:“拿个果盘也拿了老半日,没用的废物!”

  林月姚轻笑一声,非常满意的道:“看来奶娘这小日子过的不错,我也就放心了。”

  原来这个胖妇人就是当初差点饿死她的奶娘,两个丫鬟也是当初被奶娘指使走的两个小丫鬟。

  林月姚当初并没有处置奶娘,为了不打扰到她远在京城的哥哥们,就把她养了起来,好吃好喝的,不曾亏待过。

  听到这个陌生的声音,奶娘一骨碌爬起来,看着面前面容清丽的少女,试探着喊道:“小姐?”

  自从五年前被关在这个小院里,她除了两个丫鬟和门口的两个轮班的婆子,就再也没见过别人了

  开始的冷清寂寞差点没把她逼疯,后来也习惯了,如今再见,恍若隔世。

  看着曾经可怜的小孩子,变成了端庄出尘的少女。

  再看看自己,五年时光被囚禁在这个小院里,又老又胖又丑。

  曾经磨灭的恨意又死灰复燃,眼中都是恶毒的光,不过很快被奶娘压了下去。

  她换了脸色,痛哭道:“小姐,您终于来看我了,我早就后悔了啊,当初不该猪油蒙了心,那样对小姐,小姐,您就饶了我吧,让我为小姐当牛做马,为我犯下的过错赎罪吧。”

  奶娘磕了两个头,摸了一把鼻涕眼泪,要去抱林月姚的腿。

  被林月姚躲开了,轻声细语的对她道:“奶娘说的这是什么话,就算奶娘犯了错,我也没怪你啊,这不,听说京城要来人,我就赶快来通知奶娘,好让奶娘也好早作准备,收拾东西跟我一起进京继续享福呐。”

  奶娘呆住了,小丫头好糊弄京城里的大老爷们都是人精,会饶了她?

  林月姚没理奶娘的想法,转身走了。

  曾经跟着她挨饿的大丫鬟早已经嫁给一个商人,跟着丈夫去了西北。

  她也要去京城了。

  奶娘也是时候该上场了。

  这个害死原来林月姚的人,她要交给这个身体的亲人动手处置。

  没多大用处,起码顺便还能恶心恶心那些哥哥们。

  对原身的死她也是怪林家那些人的,虽然她作为一个身体继承者,没有资格,可她如今就是对那些人没好感。

  总想做点什么出口气。

  把一个三岁的孩子独自留在这么大一个宅院里,对孩子身边的人还没有敲打叮嘱,除了给几个月钱,后来更是不闻不问,任其自生自灭。

  哪怕隔几年派人来问问,奶娘也不敢那么猖狂。

  就算林月姚是续弦所生,也总还是一个爹的吧?

  怎能如此绝情自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