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月姚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章 众老

月姚 书画茶香 2004 2019.12.19 22:37

  如今京城正在被神神仙仙的弄得乌烟瘴气,她不能再用做梦和白胡子老爷爷糊弄,干脆答应是自己所创,只是感觉对不起这些文字真正的创作者,唯有在心里与这些书法大家说一声抱歉。

  几个老人见她点头,有一人还是不死心道:“这几种前所未有的新写法,都是你自己创造的?那教你习字的先生是谁?”

  林月姚是有请过先生的,当初也是掩人耳目之用,因为原身未学过字,她如果想习字,必须要找个理由,所以就请了一个先生。那人是个无儿无女将近六十的老秀才,谁知在林宅住了三年,就去世了。

  林月姚顿了一下,因为真正教自己习字的是前世的爷爷,她不想改变这一点,虽然不能提爷爷,却也不能让别人占了,就道:“教我读书的先生当时已经年约六十,且患有一种双手抖擞症,并未教我写字,只教我识字,也只教了我一年。”

  “这么说,没人教你怎么写字?临摹的字帖呢?这总有吧?”一老者瞪大眼睛,上前一步道。

  林月姚点头道:“有,先生让去买字帖,我当时也不懂,就去书铺买了一大摞回去,开始随便找了几样按照上面临摹,后来便随自己心意写了,大概先生觉得女子学不学好也不重要,也没有再管。”

  “原来如此啊!未经历条条框框的束缚,如树木枝丫般自由成长,所以才创造出了不一样的字体。你先生不管的好啊!”一人恍然道。

  “那也要她自己在写字方面有极高的天赋啊!不知林姑娘几岁开始习字?”这老人感叹完,问道。

  到了现在,终于有人意识到了最基本的问题没问。

  学了几年的字?林月姚有了些微的愣怔,前世今生,加在一起时间也不短了,但是她却不能如实回答,便道:“从七岁学起。”

  “什么?姑娘如今也未到及笄之年吧?”几个老爷子那个不是写一辈子字的,得到这个消息怎能不惊讶。

  见林月姚点头道:“离及笄尚有将近一年。”

  一人更是瞪着眼睛追问道:“那从开始习字至今也只七年,七年啊,七年就能创造几种字体,就能写那么好的字,你是怎么做到的?”

  林月姚在心中叹口气,七年怎么可能,她还记得前世,十几岁的时候自以为自己的字写的不错,就在爷爷生日之时,写了字送给爷爷,谁知生日宴散后,被爷爷叫进书房很很数落了一顿,把她的字批评的一无是处。

  她当时年轻气盛,也是个不服输的,后来拼了命的练习,基础虽然打下了,字却带着太多棱角,后来渐渐长大,懂事之后,性格沉淀下来,字才算磨砺的自成一格。

  这个问题她答不上来,只是面带浅笑,而不答话。

  “这种事,必定是灵光一闪的玄妙感悟,和在写字上的无人能及的绝高天赋,让人家怎么答?”诚意侯对问话的老者道。

  几人一想,觉得也是这个道理,不管林月姚是怎么创造的这些字,怎么七年就写的那么好的字,总之,字是出自她之手,这算是不争的事实。

  几位老爷子就这样站在诚意侯的书房,七嘴八舌的又问了林月姚一些学习方法,决定回家给自己儿孙小辈也试试,就算不能像林月姚这样创造出几种书法,哪怕只有一种也行啊。

  诚意侯看不下去了,对几人道:“好了,好了,你看你们怎么好意思问一个小姑娘这些问题的,被别人知道了,不惹人笑话?”

  “无妨,我们虽然都一大把年纪了,论这字,还是不及林姑娘良多,常言道“有才不在年少”,没什么可丢人的。”李老道。

  “好吧,你们这样说,那我也没意见,但咱是不是先坐下来再说?你们年轻点站着没事,我这一把老骨头了,你们站着我也得陪着,这有些吃不消啊。”诚意侯说着指指自己的腿。

  “你看,他这人就是说话不痛快,什么叫我们年纪轻点?弄半天他这是想做老大哥呢?”一人指着诚意侯与李老道。

  几人在互相挤兑中纷纷落座,诚意侯也没坐主位,而是坐在了右手边的第一个位置,林月姚被他安排坐在他身边,另外的三人坐在了对面。

  等林月姚坐下,诚意侯才道:“今天叫你来呢,是关于字的事想和你商量。之前听到写字之人是一个小姑娘,我们是纷纷都不相信,实在是太出乎意料了,后来还是听二丫头亲口说,我们才不得不信。”

  林月姚点头,看着诚意侯做认真倾听状。

  诚意侯接着道:“但如果贸然把姑娘的身份一起流传出去,此字必将因姑娘的身份受到不好的评价,甚至姑娘也要受到文人言语的诋毁,到时候岂不是毁了如此好的字?这话虽然不好听,却也是事实,以姑娘的聪慧,必定能明白我的意思。所以,我想和姑娘商量,想否晚上一些时日,再公开姑娘身份?”

  林月姚是不在意这些的,她能突然把这些字写出来,是想到了悟和尚的话。

  她既然对这个世界没归属感,大概也是这里对她来说一切都不熟悉,那就亲手把这个世界稍稍做一些改变,变得让自己熟悉一些,既能让自己看着顺眼,也算顺便为这个世界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

  此时听了诚意侯的话,她想了想,也明白诚意侯的意思,干脆道:“任凭侯爷决定。”

  “好!既然姑娘干脆,那我也在此保证,等此字被世人接受后,必定扬姑娘之名!”诚意侯一拍扶手,承诺道。

  “扬不扬名无所谓,只要不是被蝇营狗苟之辈冒领,这些字能被人使用,是我唯一所愿。”林月姚道。

  几位老爷子见她说道扬名也是一脸不为所动的样子,不由得又是暗暗点头,这么小便心思沉稳,知进退。

  李老点头的同时也有些可惜,可惜是一个女孩儿,如果是个男孩儿,这心性,教导教导必定在官场有一番作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