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月姚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土匪

月姚 书画茶香 3126 2019.09.25 00:15

  张管事安排好了那些快死的流民,就去林月姚这里来回报情况。

  他细细的讲了事情经过,见林月姚没有别的吩咐,就告退了出去。

  第二天,吃过早饭正准备收拾东西启程。

  跟着奶娘的一个小丫鬟来到了二楼,拜见了林月姚,说道:“许妈妈说,她头疼胸闷,还想吐,怕是走不了了,让奴婢来报小姐一声。”说罢,头狠狠低着。

  春香三个在收拾东西,林月姚坐着正在喝茶,听到小丫鬟的话,弯了一下嘴角,笑道:“她不想走啊,那你们两个去收拾东西吧,顺便给许妈妈带句话,就告诉她,我昨晚上才知道,流民饿了呀,什么都吃,特别是单身肉多的女人,问她知道不知道。”那小丫鬟听了,生生打了一个寒颤,答应了一声,战战兢兢的走了。

  收拾被子的秋香撇嘴道:“这许妈妈又想耍心眼,不过呀,遇到小姐那就是踢到铁板了!”

  收拾好东西,到了楼下,马车已经备好,人也到齐了。

  意料之中的,奶娘也在。

  林月姚也没理她,径直上了车。

  这次是秋香跟着她。她不似春香那么沉默,是个比较活泼的,应该是小时候拥有一个快乐童年的孩子。

  看着马车外,像是发现了什么,秋香指着那些难民道:“小姐,门外今天的人好像少了很多啊。”

  林月姚扫眼看去,是真的少了,除去昨天抬走的濒死之人,这里起码少了一半,少的还都是青壮年,这就有些奇怪了。

  她想了想对秋香道:“你去把谢海请过来。”

  “好嘞,我这就去。”说罢,掀开帘子下了车。没过一会,一串脚步声到了车窗边,谢海声音传来:“不知林小姐叫在下,有何吩咐。”

  “这附近可有山贼?”林月姚问。

  “有,前面那座山上有一个五冈寨,大当家的是一个叫马六爷的人,跟我们镖局有点交情。”

  林月姚想了想,又问:“咱们必须要经过这个五冈寨吗?没有别的路?”

  谢海道:“有,如果要绕路,必须要退回去,不过那条路我不熟。”

  他说的不熟是对路上的势力和规矩不熟。

  沉默片刻,林月姚道:“那就按原来的路线走吧。”

  谢海离开后,秋香才上了车。

  张管事喊了一声,走吧。

  车夫扬起鞭子,“啪”的一声,马车缓缓向前行去。

  等马车离开,客栈门口难民堆里,有一个小眼睛男人站了起来,飞快的跑进了树林里。

  在这个时代,坐在马车里是很无聊的,颠簸的什么都不能做,不像是上一世,玩玩手机睡一觉,飞机就到地方了。

  林月姚甚至有点后悔,为什么没做一副纸牌呢?好歹能打发时间。

  胡思乱想着。

  正趴在车窗上看风景的秋香,此时突然回头说道:“小姐,后面有两人跟着我们。”

  林月姚懒懒道:“没关系,张管事会处理。”

  张管事也确实知道有人骑马坠在马车后面,不过这两人他之前在客栈是见过的,是住在上房的,一个少爷和一个书童。

  大概是同路吧,他也没理。

  阳光有些毒辣,众人行了半天路,都有些口干舌燥。谢海停下马大声说:“大家可以停下来休息一下,歇一歇再走。”

  马车停下,车里的女眷也都下车来透口气,只有林月姚还躺在车里,刚睡醒还有点没精神。

  另一个镖师王虎此时却警惕望了一眼四周,对着谢海说道:“不对劲,我感觉有危险。”

  谢海知道他的直觉一向准。他装作没事,对着众人使眼色,催促快走。

  几个男人虽然收到了他的示警,但是几个女眷就不懂这些了,还是该干嘛干嘛。

  没办法,张管事只能开口道:“几位女眷就先进车里吧,这大太阳的,呆在外面不合适。”

  秋香看看太阳觉得也还好,冬香睡了一路了,现在正好有点精神,也不想进车里。

  只有春香细心,听出张管事一点话里有话,拉着两人道:“张管事说的对,咱们还是去车里吧。”端着正切了一半的梨子上了林月姚的马车。

  秋香和冬香也乖乖上了装行礼的马车。

  只有奶娘装作没听到。

  张管事还想说什么,但已经晚了,四周树林突然跑出来好多土匪,把几辆马车围个正着。

  张管事等人快速退到马车边,警惕的看着这群人,心直向下沉。

  这时,围着的土匪向天一下一下举着拿刀的手,一边大声“哦哦”喊着。

  突然有个大嗓门喊道:“都别叫了,老大给你们挤到外面了,快让让,让老大进去!”声音之大,像是震破了天。

  “哦!哦!”的喊声一下停了,围着土匪慌乱的开始你挤我,我挤你,挤了好一会,才分开了一道口子。

  一个头带红抹额的英挺男子背着手走出来,他身后跟着一个小眼睛的瘦弱男人。

  小眼睛微弯着腰,低了男子大半个头,凑到红抹额男子身边,自得的道:“老大,我没说错吧?真的有好多漂亮女人,我狗二活到这么大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看的。”

  红抹额男子,“嗯”了一声道:“很好,回去给你记一功。”

  冲另一边招了招手。

  又从外面拼命吭哧吭哧挤进来一个胖子,他一张口就知道是之前喊话的大嗓门。

  只听大嗓门道:“我们老大说‘此山是我们开,此树是我们栽,要从此山过,留下买路财’老大我说完了。”

  红抹额挥手打他的光脑袋一下,指指轿子,龇牙道:“女人!”

  大嗓门揉揉被打的脑袋,又补充道:“哦,还有女人,统统留下!”

  谢海这时候站出来,拱手道:“六爷,在下海王镖局的谢海,见过六爷。”

  红抹额马六爷眯着眼睛看了他一会,想了想道:“你是谢林的儿子?”

  “正是,今天在下带着雇主经过此地,还望六爷行个方便。”谢海又是一礼。

  马六爷摸了摸上唇留着的一撇小胡子,为难道:“按说我和你们镖局那是老交情了,怎么说也要给你这个面子,只是最近六爷我又收了一些兄弟,这多个人,就多张嘴,何况是多了这么多兄弟,今个是带着他们第一次出来干活,总不能空手而归,这样吧,你们按人头算,一人给,给…一万两银子,我二话不说就放你们走。”马六爷随口说了个数字,且狮子大张口。

  张管事这边的都惊了,一万两?一万两够平民百姓一家子吃两辈子了,就算京城的权贵也没有随随便便就拿出一万两的。

  而且一万两还只是一人,他们有十五个人,一下就十五万两,谁能拿的出,很明显,这个马六爷前面话的好听,还不是出言刁难,根本没打算放他们走。

  谢海一时间有些被耍的恼羞成怒,还不得不憋着,脸都憋红了。

  马六爷悠哉道:“怎么,大家没钱吗?那我就没办法了,我想给你们面子,但是这么多兄弟们还要吃饭呐!总要给他们个交代。”

  他正要挥手让手下抓人,这时轿子里传来春香的声音:“我们给!”说完,春香把银票从马车里递出去。

  众人都有些吃惊。

  就连马六爷也不例外,他一万两本就是随便喊的。

  张管事看那么多银票先是吃了一惊,姑小姐怎么会那么有钱?那可是十五万两啊!

  他去接钱的手都有一点抖,他一辈子也没见过这么多钱啊。

  小心翼翼的把钱交给土匪,土匪又上交给了马六爷,马六爷数了数,对着远处的两人道:“你两呢?”

  张管事扭头看去,只见是之前跟在后面的一主一仆。

  两人牵着马向马车走过来,那少爷一笑道:“我们一起的。”

  张管事一行人都惊呆了,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睁着眼说瞎话的。

  “我们不认识他们。”张管事忙道。

  马六爷攥着银票道:“我可管不着,我只管点人头,收银子,银子不够,你们全都得留下。”

  “我们给!”春香又道,从马车里,又递出来一张银票。

  张管事接过银票已经麻木了,只剩下一个念头‘姑小姐到底多有钱?’

  马六爷接过十七万两的银票,手也有点抖,他抢了那么多人,还从来没拿过这么多钱呀。

  但是很快就把视线又移道了轿子里,那个说话的女子声音真好听,比鸟儿声音还好听,手也好看,跟白藕似的。

  不舍得移开目光。

  他挥挥手,一帮土匪这才让出一条道。

  “既然众位给了钱,我马六爷也是守信之人,众位请把!”马六爷豪爽的一扬手。他内心其实是很不情愿的,但山上刚收了一大群流民,他这个做大哥的总要说话算话,如果出尔反尔,以后谁还把他的话当回事?

  张管事等人是一刻也不想停留,拱拱手就麻溜的走人。

  看着马车远去,小眼睛才留恋的收回视线,道:“老大,我们就放他们离开了?多好看的女人啊!”话语里很是不舍。

  “啪”马六爷一巴掌拍小眼睛脑袋上,直拍的小眼睛一个踉跄。“你小子是想让我在一帮兄弟面前言而无信,然后好继承我的老大位置吗?”

  小眼睛吓坏了,连忙道:“老大,小的没想过篡位什么的,我只想抢了那漂亮的女人给老大做压寨夫人。既然老大不同意,那小的不说了。”

  “那我倒是错怪你了。”马六爷眯了眯眼睛,说道:“不是说不抢,咱们不能在这抢,你附耳过来,听我说。”

  小眼睛附耳过去,马六爷叽里咕噜讲了一会,小眼睛听到最后,嘿嘿笑着道:“老大放心,小的一定把人给你全带回来。”

  马六爷点头,拍拍小眼睛的脑袋,道:“你很好,老子看好你,好好干,篡老子的位指日可待。”

  “老大,小的真不敢啊!”小眼睛嚎叫。

  “老子信你个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