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月姚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章 阴谋

月姚 书画茶香 2056 2019.10.22 22:22

  他又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喝了两口,对辛先生道:“刚才皇帝已经命林景先为钦差,派他去办理钱山庆。但这人,一直都以张青瑞那总和我作对的老匹夫马首是瞻,却又和太子的老师是姻亲,虽然还不知道是哪边的人,但无疑一直都在和我们作对,派他去,很难明着做手脚啊。”

  李大人说到这里站起身,背着手走了两步,叹气道:“之前我向皇上提议,当地斩杀钱山庆,就是在等着皇上让我推荐办此事的人选,他就算不问,我也可以自己开口争取推荐一个自己人去,到时候李代桃僵,就可以救山庆一命。谁知道皇上好面子,为了自己的面子派遣了林景先为此次钦差,这个人选有皇帝的私心,不能反对。”叹口气道:“这下我的盘算落了空了。”

  辛先生此时看着李大人,翘起李大人看不到的一边嘴角笑了一下,语气诚恳道:”如果大人只是想保住钱大人一条性命,还是有一个办法。”

  李大人忙问:“先生有何法?”

  辛先生低声道:“前一段时间,灾民的救济银子刚出了京师,就被人给劫了,皇上派人去查,至今未有结果,灾民长时间得不到安抚,本就对朝廷心生不满。既然如此,何不真的逼他们为匪?受灾百姓也有好几万,把他们聚集在一起,可不是那么好清剿的,趁着京城捉拿钱大人的消息还未传出,让人假扮山匪绑走钱大人,放出钱大人被流民杀害了的流言,到时流民以为自己杀了朝廷命官,大人此时派人再次放出流言,就说皇上派了钦差,前来围剿杀害朝廷命官的山匪,另让人站出来一扇动,到时流民一乱,也就什么都查不到了。”

  李大人听了,皱眉沉默了一会,犹豫道:“办法是一个,但那是几万百姓到时候要是真的乱起来,如果再有人趁机混水摸鱼,就怕……最后真的一发不可收拾?”

  辛先生呵呵一笑道:“大人多虑了,乱也只是一时,饥民本就是老实本分的百姓,翻不起什么风浪,只要稍做安抚,无人领头,就能乖乖回去种地。何况娘娘如今还未有子嗣,三位皇子却已经成年,如今只有帮他们把水搅混了,才能让他们有机会自相残杀,大人方能享受渔翁之利。”

  最后几句说在了李大人的心坎上了,也不再有那么多顾忌,笑道:“那就按先生说的办,我这就飞鸽传信,只是如何吸引流民聚集?”

  辛先生只道:“粮食。”

  皇宫大清早被林月姚给搅乱了,她却不再主动关注这件事,打打拳,练练字,回到了以前的生活节奏。

  只要皇帝不再出兵围剿难民,林大老爷不用因此丢掉官位,那就都和她无关。

  至于事件的发展走向,只能任其自流了。

  她只是一个小女子,又不是真神仙,最多只能管管和自己有关的事。

  春香又把她的衣物整理了一遍,看着箱子道:”小姐,这天马上就要凉了,您还没有过冬衣物,因您身量长了,去年过冬的衣物已经不能穿,来的时候就全留下了,这京城比不了咱那里,这边听说特别冷……”说到这又想起大老爷还不知道会不会被罢官,如果被罢官是回老家还是留京城也不好说,改话道:“不管这冬在那过,您都要再添衣物。”她搬起箱子的盖子,盖在箱子上,又开口道:“大夫人对咱们不闻不问,我看这府上的绣房咱也指望不上,倒是听说京城有一间绣衣铺子挺不错,进出的都是官家的夫人小姐,不如找时间去看看?”

  林月姚落下最后一笔,才道:“好啊,那就明天去吧。”

  又拿起一张纸,继续写。

  春香收拾好了箱子,看林月姚还在写字,不再打扰她,正准备下楼,就看到秋香正快步上楼来,不由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秋香喘了一下气道:“小姐,前院的张管事来了。”

  林月姚顿了一下笔,转头问道:“什么事?”张管事是林大老爷身边的人,能有什么事来找她?

  秋香也稀里糊涂的道:“不知道,说是来送银子的。”

  林月姚放下笔,拿帕子擦了擦手就下楼了。

  张管事正站在客堂等着,见林月姚下来了,上前行礼,笑着道:“给姑小姐请安。”

  林月姚坐下直接问道:“听说张管事是来送银子的,什么银子?”

  张管事从袖中拿出一叠银票,双手奉上,说道:“刚才前院有人上门送了两万两银子,小的听到消息亲自去问了,那人说是都察院严大人的府上,小的想了想,也就只有咱们来的路上遇到的严公子了,当时在山匪那里小姐为他垫付了两万两银子,这应该是来还钱的。”

  林月姚听了,想起来半路上有一主一仆跟在马车后面,最后被山匪一起给围住,自己还帮两人给了山匪两万两,摇头道:“说垫付也不尽是,他也是因为我们才卷进去匪祸。”

  张管事听她如此说,还以为她不收这银子,看着手中的银票问道:“那这钱?”

  林月姚话锋一转却道:“虽然是因我们之故,但也是他自愿跟随其后,既然严大人府上送来了,那就收下吧。”

  春香上前从张管事手中接过银票。

  张管事没想到林月姚两句话转变那么快,还以为她想交好严公子,会拒绝收这银子,毕竟在京城想要交好御史可不好找由头,但林月姚这却是现成送到手上的由头,没想下一句,就直接把银票给接了。

  张管事只能告辞出去,他也是私心想让林月姚拒收的,虽然有些不厚道,但毕竟对大老爷有好处,所以送钱那人他还留着,如今只能去送人出府了。

  送走了张管事,林月姚并没有上楼,在院子里来回走了两圈,天有点阴沉沉的,遥望远方,感觉带着一点蒙蒙的水雾,看起来,似乎要下雨。

  秋香端了一盘葡萄走过来,伸到林月姚面前,笑嘻嘻地道:“小姐,这是厨房送来的葡萄,挺甜的,您尝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