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月姚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五章 钱死

月姚 书画茶香 2013 2019.12.01 01:31

  林雨灵摸了摸耳坠子,得意地道:“这可是在最有名的银楼里买的,那里的师傅手艺连宫里的娘娘都喜欢。”

  江七小姐拉着林雨灵的手臂笑道:“真的吗?那妹妹可要带我们去见识见识。”

  林雨灵嘴角一翘,头稍微一抬道:“那我明天就带你们去看看。”

  林月姚一人坐在那里,如果是别人可能会显得有些尴尬,但林月姚却慵懒地坐在靠背椅上,伸手继续撸着袖子里的绿毛团子,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仿佛她才是这个屋子的主人,有一种莫名的强大气场,让人难以忽视。

  江夫人瞥见,心中暗自惊讶,只觉得这个女孩儿不简单,心性与气派,都不像是一般的小姐,而且她总感觉刚才和自己这个小姑子的对答中,有些说不出得怪怪感觉。

  这时门外走进来一个小丫鬟,进来禀道:“夫人,刚门房来报,说是诚意侯府送来了帖子。”

  说着拿出一封白色洒金封皮的帖子,上前几步双手递上去。

  大夫人看了林月姚一眼,只见她看了进来的丫鬟一眼,就又移开了视线,没用什么期待欣喜的表情。

  伸手接过丫鬟手中的请帖,拆开上面绑着红布条,打开来看,然后看向林月姚,说道:“这是诚意侯府请听戏的帖子,既然专门提到了你,那你明早早点准备一起去。”

  林月姚趁机站起来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先回去了。”又对江夫人道:“我这儿怠慢了,还请江夫人和两位小姐多多包涵。”

  江夫人也站起来笑道:“什么怠慢不怠慢的,妹妹客气了。”

  林月姚点点头,也不欲多说,注定成不了朋友的人,那就暂时保持着面上的客气便可。

  ……

  此刻李尚书府上。

  一位文士打扮的人急匆匆推开李尚书的书房门,惹的正在下棋的李尚书和辛先生齐齐看过来,也不等询问就一脸焦急开口道:“大人,出事了!”

  李尚书皱眉,开口问道:“出什么事了?”

  文士抹了一下额头跑出来的汗道:“四来县来人传信,说出事了,现在人就在外面。”

  这人都跑回来传信了,肯定发生了大事了,李尚书放下手中棋子,忙道:“那就快把人叫进来。”

  那文士走到门口招招手,一个身着土黄色短褐,灰头土脸,满身风沙的男人躬身低头进了门,跪下磕了个头。

  李尚书不耐烦的道:“赶快起来说说怎么回事?”

  那人起身并没起身,继续跪着道:“是!禀大人,几天前大人传消息过去,只是不等钱大人吸引灾民,灾民早就听到四来县有神仙显灵,已经往四来县齐聚而去了。省了吸引灾民这一环,钱大人接下来按照大人的指示,命人假扮灾民绑了自己。只是……”

  他看了李尚书一眼,只见李尚书表情淡淡的看着他,忙又低头道:“钱大人晚上被绑,第二日早上就死在了大街上!”

  李尚书淡淡道:“这不是本来就是我们的计划吗?有什么值得慌张的?”

  跪着的男人忙解释道:“大人,那死的是真的钱大人啊!并不是替身。还不止如此,钱大人除了脸,身上均被刀砍的血肉模糊,被人用一根绳子吊在街边一颗歪脖子树上。”

  李尚书这时有些惊讶了,随后脸色有些凝重。

  不过他担心的并不是钱山庆的死,而是事情出了意外,只是这事不知道是把他牵扯进去了,还是本就是对着他来的。

  不等李尚书再问,那男人接着道:“我们的人知道这个消息,就忙赶去县衙,只是却去晚了一步,县衙已经成了一片火海了。”男人说完忙底下了头。

  “什么?”

  李尚书听到这个消息,脸色一变,猛地站起了身。

  意识到了什么,定了定神,却还是急切的问道:“放火之人可曾抓到?是何人所为?”

  男人舔了舔干涩的唇,答到:“未曾抓到。”

  李尚书此时脸色有些惨白,眼睛里有些惊慌,不过很快被他压下去了,极力镇定地转头对辛先生道:“这钱山庆跟了我多年,手中不知有没有留有我的书信,如果有,落在了对方手里,那就麻烦了。”

  这放火之人,一看就知道来者不善,而且还藏在暗处不知是何身份,如果有把柄被对方拿到,那可真是想防都无处防。

  李尚书想到钱山庆就咬牙切齿,暗骂一句:“这个废物!”

  辛先生沉吟了一下,问那男人道:“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男人回道:“在大人飞鸽传书的第二日,失火是在第三日。”

  李尚书听了怒道:“怎了过了这么多日才传信回来?”

  男人身子一抖,忙道:“大人息怒,实在是那里现在乱的很,如今连老鼠也被灾民吃光了,没得吃了灾民就到处抢夺,传信的鸽子也被灾民给抢了吃了,我们这也是没办法,只能快马加鞭来给大人报信。”

  李尚书气的想去踹此人一脚,不过忍住了,只是额头上的青筋直跳。

  辛先生翻转着手中的黑子,对着李尚书安抚道:“大人不必担心。”

  这话李尚书心中一喜,正想问辛先生是不是有什么办法,就听辛先生道:“到了如今,担心也无用。”边说边把黑子抬手一抛,准确地扔进了装棋子的陶罐里,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

  李尚书眼角跳了跳,坐回凳子上道:“先生说的对,目前是得先想办法,看这事情接下来该怎么办。”

  说罢又期待地道:“不知先生可有什么良策?”

  辛先生望了李尚书一眼,又看了一眼另外两人。

  李尚书忙对那跪着的男人挥手道:“那你先下去吧,等有事再唤你。”

  那男人忙应是,起身跟着文士一起走了。

  剩下了两人,辛先生才不慌不忙道:“我还有一个问题需要问大人。”

  李尚书道:“辛先生有话尽管问。”

  辛先生身体前倾,压低了声音道:“不知,钱大人手中的东西对大人有多重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