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月姚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章 笑话

月姚 书画茶香 2056 2019.12.31 19:37

  虽然如此想着,但大夫人还是伸手拉住了即将开门出去的徽先伯夫人,不在意外面三夫人的叫喊,急忙说道:“夫人先听我说,事到如今我也不瞒你,我那小姑子与我之间是有仇怨的,她说那些话的最终目的是对付我,而非夫人,至于在哪听到的消息,这我可以向夫人保证绝非林府!”

  见徽先伯夫人转头看向她,林大夫人趁机又道:“上次在慈善寺夫人大概也看出来了,她认为是我故意把她丢在老家受奶娘磋磨,一直对我怀恨在心。我是想极力弥补她,才向夫人说了此亲事。在我看来贵公子仪表堂堂,且还是未来的伯府世子,她嫁过去只要一心当一个贤惠的媳妇,以后必定会有好日子过,也算对我家老爷有了个交代了。谁知她却认为我对她有什么算计,不知在哪儿打听来的消息,就来对夫人说了那些话。”

  大夫人说罢,见对方虽然因自己的话留了下来,但看着自己的眼神并没有任何和缓,也知道不把打徽先伯夫人那巴掌的气消了,是不成的。

  虽然内心万分不情愿,却还是对徽先伯夫人十分歉意道:“抱歉,最后我是失去了理智,说了一些浑话还对夫人动了手,这事我给夫人道个不是,稍后还有一份厚厚的赔礼送上,希望夫人能原谅我。”

  徽先伯夫人听了这话,眼神动了动,随后却还是露出一副不屑的表情,冷笑道:“你以为你这一点儿钱财就可以抵消对我儿子的侮辱之言吗?不管那话是谁说的,总之都是你林府自己的事,至于我就只有找你这个当家夫人做主了。所以你不必把责任都推到你那小姑子身上,就算你说的是真的,我也不是傻的,会受你挑唆。”

  说什么侮辱之言,那林月姚说的虽然难听,但难道不是事实吗?徽先伯夫人这明显的是狮子大开口!林大夫人恨不得直接再上去扇徽先伯夫人几巴掌,却不得不忍住。

  这事必须不能闹开,如果闹开了,自己之后如何与大老爷交代?小心维护了几十年的名声也将无存。林大夫人咬牙最后说了一个数目,因为这事不能明目张胆的送礼,只能给银票。

  徽先伯夫人却不满意,两人来回还了两次价,徽先伯夫人才算勉强答应了。

  大夫人只觉得自己喉头一阵腥甜,差点一口血吐出来,却被她强行咽了下去,不由的在心中狠狠发誓,这个代价,以后一定要找回来。

  外面此时已经恢复了安静,三夫人被江大嫂给拉去了前院。

  大夫人也请徽先伯夫人去前院,当两人赶到前院,就听到哭声叫骂声和呼喝声乱成一片,大夫人加快脚步,徽先伯夫人怕儿子吃亏,也加快了步伐。

  此时外面徽先伯三公子带来的混子已经骂骂咧咧的迈步进了府。

  而三老爷却被抬进了府,被打的鼻青脸肿,动也动不了了,只躺在那唉唉叫。

  三夫人扑过去在他身边哭,边哭边骂,骂挨打的三老爷,骂打人的混子,也骂林府的下人,更是连大老爷大夫人也骂。

  大夫人在内院跟徽先伯夫人谈判时,没仔细听三夫人在外面喊叫的是什么,现在一看这情况,终于一口老血喷了出来,简直后悔的想撞墙,早知道三老爷被徽先伯府的人打成这样,她何必说那些话,给那些钱呢?

  大夫人最后两眼一翻,晕过去之前想的是“笑话!自己今天就是个笑话。”

  随着大夫人的吐血晕倒,林府乱成了一锅粥。

  徽先伯夫人看到个这结果,终于觉得心情无比畅快,摸摸袖中的银票,忍不住笑了一声,叫上自己的儿子和一群混子一溜烟走了。

  林月姚坐的马车到了玉兆街一个宅子门前停下,东香下马车去敲门,过了良久,才听到一个声音喊道:“来了!”听上去带着稚嫩,像一个孩子。

  没过一会,门后一阵响动,随后大门“吱呀”一声开了,一个七八岁的垂髫小童探出脑袋,打量了东香几眼,再看了一眼马车,收回视线又看向冬香问道:“你们是何人?”

  冬香也打量着面前的小童,理直气壮道:“我们小姐姓林,是此地的主人,你又是谁家的孩子?怎么住在我们家小姐的宅子里?”

  那小童听了这话,脑袋瞬间缩了回去,然后门“啪”的一声关上了。

  冬香愣了一瞬,随后又上去敲门:“哎,你这孩子怎么回事?快开门啊。”

  林月姚随后也下了马车,春香扶着她道:“小姐咱们来的太匆忙了,应该先来看看情况的。”

  林月姚点点头,今日和大夫人闹翻,也只是突然之间的决定罢了,当时忽然就觉得没意思,不想再和她们纠缠了,所以干脆就说了那番话,也算临走送给大夫人一点小纪念。

  冬香的敲门最终起了到了作用,门又再次被打开了,这次开门的不是孩子,而是一个头发稀松微胖的中年人,他先看到冬香,又看向林月姚,顿了一下后,问道:“可是林小姐林东家?”

  见林月姚点头,中年人忙打开大门,歉意的道:“刚才小童不懂事,还请小姐见谅。”说着上前来给林月姚帮忙搬马车上的行礼。

  进了宅子,中年人对林月姚说道:“我叫常秋,没事儿在这给小姐看看宅子,那孩子叫常正兴。我带小姐去主院。”

  说着带着林月姚往里走边走边道:“小姐当初让我买房子,正好这座宅子的主人当时被外放了,打算卖房子,我就买下了。这些布置我还没有动过,保持着买来的样子,也方便小姐看看用不用改动。”

  过了垂花门,就拐上左边的抄手游廊,林月姚看了看,宅子似乎还挺大,收拾的很整齐干净,花草树木栽种的也很齐全。

  不由看向这个叫常秋的,只见他额头饱满,脸宽眼大,是一种做事很可靠的长相,说道:“海叔跟我说起过常老板,说常老板是个稳妥人,果然是个稳妥人,这里很不错。多谢常老板,让你费心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