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月姚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章 麻烦

月姚 书画茶香 2056 2019.12.06 03:11

  林月姚没把诚意侯老夫人的话当真,站起来还了一个礼,道:“自从到了京城,我就一直感觉自己一下平白长了十几岁。这到了府外也让我轻松轻松,咱们就平辈相称吧。”

  “没想到,这辈分高了也有烦恼啊。”这姑娘呵呵笑着道,说完才又道:“我忘记介绍了。”

  她指着边上一个明眸皓齿的姑娘道:“这是我的手帕交,国公府的孙二小姐,我和她的排行一样,可以叫我周丹琪。”

  林月姚也和孙二小姐孙凝报了名字,三人再次相互见了礼,一起坐了下来。

  “刚听月姚姑姑的话,你是刚来京城吗?”周二小姐问道。

  林月姚笑道:“我自小在中州长大。”

  “林小姐看起来可真不像不是京城的人。”孙二小姐诧异地开口道。

  “可不是吗?孙姐姐你不知道,我第一眼看到月姚姑姑是在慈善寺,她从门外走来,看上去就像那个仙女下凡,把我都看呆了。”周二小姐瞪着大眼睛道。

  林月姚故作高深道:“你猜对了,我就是那九天之上的仙女,看我给你变个法术。”

  只见林月姚空手伸出来,然后在空中一抓,再一翻,手中突然就多了一朵紫红色的小花,嫩嫩的花瓣还清新带着白色的霜,然后笑着把小红花递到周二小姐面前。

  周二小姐和孙二小姐都惊呆了,把花接过来,抓着林月姚的手问道:“你,你怎么办到的?”

  林月姚笑而不语。

  这是周围有几个看到的小姐也围过来,有的惊奇道:“这怎么做到的?好神奇啊。”

  林月姚这才又从袖子里取出一朵相同的小红花来,笑道:“小道取乐而已。”

  “哼!不就是幻戏吗?有什么好稀罕的,不过是街头叫花子杂耍的把戏而已。”一个不屑的声音突然说道。

  抬头看去只见一个打扮精致的女孩站在一米开外,脸上带着厌恶,在她身后还跟着一脸幸灾乐祸的林雨灵。

  周二小姐知道林月姚不认识此女,和她道:“这位是东平侯府的五小姐,她爹是皇后娘娘的嫡亲兄长。”

  诚意侯府里建有戏园子,每年这时候都会请人到府中看戏,请的也都是要好的人家,东平侯府就在其中,都是有爵位的人家,从第一代侯爷延续下来的交情。

  不过此时周二小姐却对东平侯府五小姐道:“不知道田五小姐说的是什么幻戏,为何我们却没有见过?你不会是受什么人挑唆,故意来找茬的吧?”这话说的及不客气,还意有所指地看了一眼田五小姐身后的林雨灵。

  林雨灵缩了缩脑袋有些心虚,不过随后又理直气壮的道:“我哪里有胡说八道?我说的可是事实。”

  众人疑惑,有小姐问道:“什么事实?”

  林雨灵此时却不说话了,她此时才本能地感觉到,这个消息说出来对她对林家似乎都不太好,不过已经晚了。

  只听田五小姐幽幽道:“大家一定都听说过,前几日有人把皇上赐给永兴郡王的神犬打个半死,这个人是谁你们一定都想知道吧?”

  “听说是个厉害的姑娘。”

  “不会就是她吧?”

  “谁知道呢。”

  林月姚听着众人的议论,再看缩在后面的林雨灵,只觉得她够蠢的,大夫人把对付自己的时间用在如何教导女儿上,她也不至于能做出这样蠢的事。

  作为一个官家小姐,连一损俱损也未有人教给她吗?

  林月姚想着,那边田五小姐就已经开口道:“就是这个刚从乡下来的土包子,刚来京城就嚣张跋扈,怕是还不认识郡王的神犬吧?”

  周围的一些女眷吃惊的望着林月姚,随后有些视线就变成了打量,仿佛要从她身上找出一些属于土包子的味道。

  不过注定要失望了,因为林月姚抬袖轻轻在身上一抚,一举一动间带着上位者的从容不迫,淡淡的道:“要说这土包子,那我倒是听到过一侧故事。”

  孙二小姐做倾听状,问道:“是什么故事?”

  周二小姐也道:“快说快说。”

  “有一位贵人,从街上经过,看到一个乞丐扛着一块将近两百斤的巨石从面前经过,他没理会,等办完事回转来,又遇到此乞丐扛着一块巨石头从面前经过,这次的石头却比之前的更大。两次都遇到此人,这贵人想了想,才明白过来此人的用意。”

  林月姚说道这里打住了,看着田五姑娘,说道:“此人虽然身份卑贱,出身微寒,我让却深深佩服。东平侯,五小姐,可知道他是谁?”说到东平侯的时候故意顿了一下。

  东平侯五小姐听了林月姚的话脸上一阵热烫,这个故事她怎么能不知道,当初的第一代东平侯就是落难的乞丐出身,因为吃的多,就算有力气也找不到活儿干,即使有人用他,也总是做两日就被赶走。

  只能沿街乞讨,后来想了一个办法,把自己一把子力气卖给贵人,正好遇到了当时还是一方小将的荣太祖皇帝,后来东征西战才用那把力气换了这个爵位。

  这事祖父毫不避讳的说与她们这些后辈听过,当时祖父讲完故事,还严肃地教训她们道:“不要忘本,不要骄傲,我们的祖先就是乡下的农民,乞丐,没什么好丢人的。所以也不要看不起任何一个身份低微的人,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这话都给我记住了。”

  如今想起自己刚才说的话,只觉得自己给了自己一巴掌,她眼神恨恨地看着林月姚。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了?”这时一个夫人察觉到这里气氛不对,上来问道。

  远处之前和世子夫人在一起说话的几个夫人,也向这边走来。

  东平侯五小姐看这样子只能作罢,扭头瞪了林雨灵一样,咬牙道:“都是因为你,以后离我远点!”

  林雨灵一阵茫然,管自己什么事啊?她只是忍不住说了林月姚坏话而已,谁知道这五小姐就去找林月姚麻烦去了,最后还莫名奇妙走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