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月姚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冲动

月姚 书画茶香 3048 2019.10.05 09:41

  大臣分成两班站定在掖门,如今没有鸣鞭鼓乐,只太监喊了一声“入朝”,众人陆续而入,到了上朝的大殿,两排分东西而站,而后垂手低头安静站着一动不敢动。

  没等一会,就传来太监尖利的一声报:“皇上驾到!”

  杂乱的脚步声在大殿上响起,等皇帝坐好,众臣跪拜,口称万岁万岁万万岁。

  皇帝坐在龙椅上,甩了一下袖子道:“平身!”

  皇帝看起来四十多岁,脸颊上有黑褐色的斑点,眼袋松弛,甚是显老,但是也能从如今的五官上看得出,年轻时大概也是一名俊美风流的男子。

  太监一甩拂尘喊道:“有本请奏,无本退朝。”

  “臣有本。”兵部尚书从右边走出来,躬身奏道:“启奏陛下,西北兵士的粮饷已经拖欠了三个月,如今就连粮草也将有一月未发放,剩下的已不足将士们一月食用。”

  皇帝听了,看不出无喜无怒的唤道:“我记得管户部的是张爱卿吧?出来说说怎么回事吧。”

  张阁老忙站出去躬身道:“启奏皇上,粮草户部几日前就已经筹备妥当,已经批下去了,至于粮饷,臣实在无能为力,户部也没钱了。”说完又扬声道:“皇上,臣也有本要奏,臣近日统计账目,得出来的数据臣看了可心惊不已啊,从去年年初至今全国大大小小的天灾总共有三十八处,免赋税的地方占全部土地的十分之三,各地修河道需要银子共二十九处,每处拨银最少一百万两,最多有三百万,赈灾银子更不用提,但是下面上报户到部的钱粮,每年都在降低,如今只是到了三年前的一半。户部实在是吃紧,再这样下去,户部将再无银钱可用。因臣管理户部,所以臣建议再做一次人口登记,土地丈量,从新造册分配。”

  不管哪个皇帝听说自己国库没银子,都不会太开心。

  皇帝耷拉着的眼皮终于猛地睁开了,瞪着眼睛对着众人数着手指道:“田赋、盐课、关税、杂赋,个个都是大把的钱入账,如今告诉我没有银子了?”

  巴掌往龙椅扶手上一拍,竖目喝道:“我堂堂一个大荣国,国库竟然会没有银子?哼,海阁老,海尚书你管理的工部,你来说说你工部的河道年年休修整,为何还年年水灾?那一年一年的银子,就算把那些拿银子扔进河里,也能把水给堵上了。”

  一直沉默的海阁老出列道:“回皇上,臣兼任工部尚书也才一个月,目前正在查办苏地决堤的事,就查看所知,那几处堤坝,多处残缺老化,已经将近十年未修了,臣正准备查探详细了再报给皇上。”

  皇上听了顺口问道:“上一届工部是谁在管?”刚问完想起来了,上一届工部尚书,在一个月前死在了小妾的床上。

  没等人回答继续说道:“那就给我好好查,看看二十九次修整河道,都给我修到哪儿去了!”顿了顿又说道:“至于张阁老所请……”

  “皇上”李尚书突然说道:“如今流民遍地,再加上就要入冬了,蛮子一到冬天就要扰民,实在不是丈量土地的时候。”

  皇上听了就转口道:“那就等过了冬再说。”

  此时文官队伍就有一个瘦脸的官员出来道:“启奏皇上,臣也有事要启奏,这说到粮食,臣接到消息,四来县管辖内,就在几天前出现了祥瑞啊。”

  皇帝眼袋抖动了一下,问道:“什么祥瑞?”

  瘦脸的官员道:“听说当时流民遍地,天空突然就电闪雷鸣,乌云密布,谁知狂风过后下的不是雨,而是大米和小麦,整整下了三个时辰,堆在一起,能堆成两座小山。如此情景,臣想来是神仙也见皇上是一代圣明之君,不忍您的子民受苦,才施法相助,这是我大荣的福气啊,皇上。”他最后拍了皇帝一个大马屁。

  林大人看了一眼面带红光说话的人一眼,就又低下了头。

  只是这消息除了已经知道的张阁老,剩下的人中除了李尚书和个别人以外,都震惊不已,意思各异的大人们面面相窥。

  突然文官队伍有一人出列道:“启禀皇上,洪大人纯粹胡言乱语。臣昨天接到四来县的奏报,奏报上说,上万流民已经入了山,还当了匪,他们烧杀抢夺无恶不作,还放出天降粮食之流言,企图引来更多的流民以壮大声势,其心之大,不可忽视,臣请皇上,在匪患未成气候之前,派兵将其清缴,以防后患。”

  林大老爷震惊的抬头和张阁老对望了一眼,又很快收回视线。

  真没想到四来县的县令能这么狠毒,那可是将近上万百姓啊,就这么以民冲匪了,还要将其全部杀掉。

  皇帝皱着眉有些犹豫不决。

  李尚书站在原地,叹口气道:“我也接到下面递上来的消息,说有多处流民都当了贼寇,遇到人说杀就杀,说抢就抢,真是无恶不做啊。”

  张阁老忍不住站出来道:“皇上,正值流民失所之际,不易动兵啊,何况消息尚未确定真假,还是先派人去查探为好。”

  还有一人也站出来道:“皇上,张大人说的极是啊。”

  李尚书道:“听张大人所说,这要拖到什么时候,土匪作乱,等他们壮大再去清缴怕是要不易了。“说着对龙椅的方向一躬身道:“皇上,我大荣的社稷安慰才是最重要的,这事犹豫不得,前朝开国皇帝就是土匪出身,那是教训啊,皇上。”

  皇上一听,果然不在犹豫,下令道:“那就清缴山匪,派谁去可有人愿意?”

  林大老爷叹口气,站出来道:“还请皇上三思啊,如今流民可不止这这些,如果出兵清剿,其他流民不知缘由,只怕以为朝廷不给他们活路,还不知要做出什么事来。臣以为不如先安抚,安抚不成再清剿。”

  李尚书冷笑道:“李大人倒是会为那群山匪着想,怎么就不想想咱们皇上,想想这大荣江山呐,这么润和的手段,以后再有流民还不都有样学样,先去烧杀抢掠,然后等着朝廷安抚?”

  想要制止皇帝下令,就必须先证明那些流民并不是山匪,可是却没有证据。

  林大老爷心里憋闷的很,明知那些流民是无辜的,却没办法制止,罪魁祸首却在这里面露讥笑的看着他,一个冲动,脱口就道:“皇上,就臣所知,洪大人所报祥瑞之事,是确有其事。”

  林大老爷等话一出口就后悔了,说出来又有什么用呢,这等事,皇上也不会信,自己还惹祸上身。

  皇帝站起身背着手走两步道:“我记得从先皇开始就年年上报祥瑞,开始朕也满心期待,可结果呢?一个个欺瞒耍弄朝廷,不把先皇和朕当回事,令朕记忆最深刻的是,是上一次竟然有人把野鸡给朕当凤凰送上来!是不是觉得朕就是那个野鸡?当了皇帝也成不了真龙?。”

  皇帝轻笑一声,随而暴怒道:“如今还给朕说祥瑞,你们好大的胆子,天降粮食?那就降给朕看看啊?”

  抬头冲着两边站着的侍卫喊道:“来人!”说罢满面怒气坐回龙椅上,指着林大老爷和那个洪大人道:“把这两个,跑到朕面前来胡言乱语造谣生事的,叉出去,朕以后不想再见到他们。”

  林大老爷也不敢再说话了,他没想到皇帝竟然生这么大的气,但是他知道如今再说任何话,都只会雪上加霜。

  另外一个人吓得已经瘫软在地了。

  看着两人被带出去,一群大臣都战战兢兢的。

  皇上看了一眼道:“剿匪的事,就交给胡将军了。行吧,今天就到这了,退朝吧。”说完起身走了。

  众人忙又跪下恭送。

  林府上因为林大老爷的一时冲动即将乱成一锅粥,此时林月姚却还在带着丫鬟还逛在街。

  京城不亏是皇权中心,王孙贵族聚集之地,街市上卖什么的都有,仿佛所有的物品行当,都聚集到了这座城市。

  街市行人缓缓而过,摩肩接踵,川流不息,有做各种生意的商贾,有边走边看看街景的士绅,有骑马昂首的官吏,有挑着篮子叫卖的小贩,有乘坐轿子的大家眷属,各色人物行走其中,男女老少,士农工商,三教九流,这里无一不有。

  林月姚仿佛看到了一卷活着的《清明上河图》。

  在画外看着那是震撼,身在其中却感受到油盐酱醋茶带来的烟火气,那是平凡,却也是奔波的生活。

  挑挑拣拣买了一点东西,秋香一扭头就看到了两个身影,忙唤林月姚:“小姐,小姐你看那是不是二少爷?”

  林月姚扭头看去,就见林天羽带着阿赖一摇一摆的向着西边走着,手里还拿个一个折扇一摇一摇,端的是一个风流倜傥浪荡公子派头。

  对冬香道:“你去打声招呼。”

  冬香答应一声就快跑过去了。

  没等一会,林天羽也跟着冬香回来了,见了林月姚就道:“小姑姑,你也出来逛街啊,真是太巧了。”

  林月姚道:“你这是要去哪啊?急匆匆的。”

  林天羽听到林月姚问这话,没回答,反而凑过去道:“小姑姑刚来,对这地儿还不了解,今天我带姑姑去个好玩儿的地方!那地儿,可是好多京城闺秀都爱去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