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月姚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三章 亲事

月姚 书画茶香 2097 2019.11.28 23:18

  秋香色是一件大袖褙子,衣料有些厚实,入秋穿正好。

  她在林家辈分大,下面一溜儿小辈,齐聚的场合穿衣服也不能穿太过鲜嫩的,但自己年纪在这儿摆着,也不能穿太老气,弄不好那就成小猴子扮老太君,惹人笑了。

  不管这个大舅夫人对她是什么态度,第一次见,自己不能一杆子打翻一船人,主动把对方当敌人了,所以按照程序该注意的注意,该准备的准备了。

  只是这个江家,来京城之前未曾料到她被林家人抛弃是大夫人从中做鬼,所以对江家并未细查,只知道江家在江西也算是有名的百年世族,祖上有人曾在前朝做过一品大官。

  在十多年前也曾出过一个翰林院学士,只是后来病死了,之后的后辈再无甚出彩之人。

  把一头发随意挽了一个髻,带上了几件点翠的首饰,春香接下来要为她换衣。

  林月姚接过衣裳道:“我来就好,你去告诉冬香,晚上咱们也回来吃,让她早点儿去取饭,晚了怕厨房就不得闲了。”

  春香道:“是,我这就让冬香去说厨房一声。”

  等春香出去了,林月姚把绿毛球取出袖子放床上,换上衣服,想了想对它道:“我出去一趟,你就在这儿玩,记得不能让人发现,知道吗?”

  以后时间还长,总带着也不是事儿,毕竟毛球是生物,也需要自由,不能一直让它待在自己袖子里。

  谁知毛球在床上滚了滚,又滚到林月姚身边,顺着衣服无视地球引力一般,滚到了她肩膀上,对着她“唧唧”叫了两声。

  林月姚不懂它是何意思,干脆把它抓下来又塞回了袖子里。

  也不再耽搁,下楼带上春香直接去了主院,早去早回,也免了一起用晚饭。

  刚要出花园,远远的就看到一个小姑娘也带着一个小丫鬟走过来,正是柳姨娘所生的林雨萱,应该是排行第五的五小姐。

  据之前看的资料,林二哥有两个女儿,已经出嫁的应该是排行第二,,另一个也到了正该说亲的年纪的大概是排行第三。

  林雨萱也正看到了林月姚,只是她缩了缩脑袋,脚步就放慢了些,似乎是不想和林月姚撞上。

  林月姚笑了笑,也就不再往林雨萱那边看了,直直走出了花园。

  林月姚走进大夫人的院子,就看了两个陌生面孔的小丫鬟站在堂屋门口,这次门口侍立的丫鬟并未进去通报,只在门口大声向林月道:“姑小姐来了。”然后打起帘子。

  “来了,坐吧。”大夫人看了她一眼道。

  林月姚也回看大夫人一眼,见她眼神平和,嘴角微微上弯,看来心情挺不错,也就跟着笑了笑。

  大夫人边上一个穿着牙色褙子,穿戴富贵的妇人对大夫人笑道:“这就是那孩子?”

  大夫人点头道:“是,名唤月姚。”说完没再说话了,并未对林月姚介绍这妇人。

  这妇人打量了几眼林月姚,说道:“真有几分像。”

  至于像谁这妇人没说,不过林月姚心中知道她说的是谁,之前因她生母已经不在了,就没叮嘱海掌柜特地去查,如今看来,既然江大嫂也认识自己的生母,那大概也在江西待过。

  妇人说完这才像刚想起来似的,带着歉意道:“你看我,忘记介绍了,我是你大嫂的大嫂,既然你是我妹夫的妹妹,那我也叫你妹妹吧。”

  虽然之前的打量有些失礼,但后面一句话就补上了,也找不出错来。

  林月姚也只点头道:“原来是江夫人,江夫人随意就好。”

  江夫人看着林月姚道:“月姚妹妹今年十五了吗?”

  林月姚点头:“过了年就十五了。”

  江夫人笑道:“和我家十二一个年纪,这过了年就要及笄了。”

  大夫人突然接口道:“可不是,如今这京城的女孩儿出嫁的都早,大多数过了及笄礼就要上花轿了。”

  这门主动扯到婚事上,惹得林月姚看了大夫人一眼,猜想她是不是要趁机跟自己说徽先伯府的亲事?

  江夫人惊讶道:“那月姚妹妹可定了人家了?”

  大夫人看了林月姚一眼,笑道:“我倒是有一门觉得合适的,只是还没来得及与月姚妹妹说,本是想与她大哥商量的,这不,又接了皇差,出京去了。”有些无奈地摊手。

  果然是趁机说亲事来了,林月姚手伸进袖子里,低头撸毛团子。

  江夫人眉眼都带着笑道:“妹夫这是受到皇上重用了,等办好差事回来,说不定还要升职呢。这是好事啊,我这还没来得及恭喜妹妹呢。”

  “恭喜什么呀。”大夫人轻声道:“他在外面办差,我这天天在家提着一颗心放不下,就怕差事办不好,到时候还不知道怎样呢。”

  江夫人听了,忙“呸呸”两声道:“别说那些不吉利的,大妹夫办事稳重着呢。”又扯回话题道:“不知给月姚妹妹相中的那家人家?”

  林月姚又看了江夫人一眼,心想:这也是一个人聪明人。

  大夫人对着江夫人眼神闪了闪,叹道:“你妹夫说是三品官,在下面说起来风光,但是在这京城,去大街上一棍子下去也能砸到一个,实在不算什么。你看雨晴,能嫁到崇恩伯府那还是老爷子在时定的亲,如果不是老爷子,只怕后来凭着你妹夫在朝中的地位,还高攀不上伯府去。”

  说罢看着林月姚,道:“我给你说的这家你也知道,就是徽先伯府的三公子,徽先伯夫人有些心直口快,但人是顶好的,那三公子也是她最疼爱的,是徽先伯府唯一的嫡子,以后是要接手整个家业的。这还是看你大哥得了皇帝的重用,人家才同意这门亲事。”

  听了大夫人的话,真是觉得这门亲事打着灯笼也难找。

  说什么三品官,也不用话里话外贬低林大老爷了,在这京城里有实权的三品官又有几个?更何况是在管着国家财政的户部。

  再说,林月姚如果不是知道一些徽先伯的情况,还见过那个嫡子,就真要信大夫人是真心给她找婆家,虽然如今揭穿她的面目也无用,但是也忍不住问上一句:“请问嫂嫂,那公子多少年纪?”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