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月姚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送礼

月姚 书画茶香 3114 2019.10.02 01:52

  刘妈妈忙把包裹放在漆黑小几上,打开一看,只见是一条胭脂红的马面裙,布料在京城也是很难见到的云锦,上面绣着海棠牡丹,仔细一看,海棠牡丹上点缀着大大小小的珠子,像是清晨一颗一颗晶莹的露珠。

  张氏看过之后不确定道:“这是东珠?”

  林大夫人细看了那些珠子,可不就是东珠吗!数了数,大的就有十几颗,小的更是上百颗。

  两人都惊了,这要多少钱啊?而且有钱也不好买,这基本都是给皇上上贡的东西,朝廷虽然没有禁止别人使用,可也没有商人卖啊。

  让刘妈妈仔细把东西好好收起来。

  林大夫人心中情绪复杂难言自不必说。

  她是知道林月姚开了两间铺子,却也没当回事,没想到她出手竟然如此大方。

  转头对着刘妈妈道:“派人去老宅详细问问,把这些年发生的事,事无巨细的报给我。”

  洪妈妈带着林月姚来到西院,还是经过了小花园,不过是和竹林相反的方向而去,经过了一个小门,走了一会,就看到一个院子。

  还没到门口就遇到一个满头珠翠的夫人,带着丫鬟婆子走过来,看到林月姚就开口笑道:“啊哟,你就是月姚妹妹吧?”

  林月姚点头道:“正是。见过三嫂。”

  正要见礼,却被林三夫人一把拉住,笑道:“咱们姑嫂就别见来见去的了。我刚才正准备去你那里呢,谁知道一个小丫鬟来报,说你去大嫂那里去了,我这又正想要去大嫂那儿呢,你就往我这儿来了,这下好了,我就在家里坐等着妹妹来了。”

  林月姚露出腼腆的模样,没说话。

  林三夫人挥了一下帕子,拉着林月姚往院子里走,又道:“本来你三哥昨天回来和我一说呀,我昨晚就要去看妹妹,只是被你三哥拦着了,说妹妹刚来需要好好歇息。我这才早上起来,到库房收拾一点东西要给妹妹带过去,如今妹妹来了,也好看看还少些什么,我再给妹妹添补,妹妹可千万别给三嫂客气,你三哥别的本事没有,只会做点儿生意,赚的虽然不多,却也够这一大家子的吃用。”

  说着已经到了院子,只见院子里放着不少大大小小的精致摆件,看来也是用了心的。

  林月姚笑着说道:“谢谢三嫂了,不过我那儿还真缺两个梅瓶,我就不跟三嫂客气了。”

  林三夫人看了一眼林月姚,笑着道:“既然妹妹喜欢,那我等会就让小丫鬟给妹妹送过去。”

  说完又拉着林月姚进了屋,等都在小榻上坐定,看着林月姚感叹道:“想当初我刚嫁进门那时候,妹妹还没出生呢,没想到这眨眼间呀,妹妹就这么大了,还记得你刚满月的时候,小小的一团,脸蛋红扑扑的,还会抓我的手呀呀的说话呢,当时呀可把老爷子高兴坏了,满月宴上的酒呀,都多喝了两杯,最后晕晕乎乎的还非要抱着你呢。”说着还呵呵笑起来。

  林月姚也陪着露出个笑容来。

  林三太太旁边的婆子,端一盘子橘子来放到两人面前的小几上,接话道:“可不是吗?当时可把一屋子人都紧张的不得了,可别看老爷子喝的都快站不稳了,那抱着姑小姐的手呀,可是稳稳当当的。”

  林月姚垂下眼睫。

  “哎!”林三太太突然叹口气道:“谁能想道那么硬朗的一个人,没过两年,他老人家就去了呢?后来大哥恢复了官职,我又怀了身子,大嫂说妹妹你还小,路上带着太危险,就把妹妹留在了老宅,长嫂如母,我们也没人敢反对,没想到这一留,就留了十多年,也不知道妹妹这十多年是怎么过的?”

  林月姚抬起头,对着林三太太笑了一下,突然道:“不瞒三嫂,我前几天也梦到爹爹了,他蹲在主院的桂花树下,和我说他投胎排队排了十多年了,因为排队的人太多了,至今还是没有轮到,还说让我活着多做善事,不要争强好胜处处算计,免得阎王殿到时候要拿本子记账,投不了胎。”说完,在心里对死去的林老爹说声抱歉,看着林三太太道:“那我们活着争夺的这些还有什么用呢?,听了爹爹的话,妹妹却有些迷茫,不知道怎么做才是对的。”说着是迷茫,眼睛却是清明的。

  林三夫人表情僵了僵,又恢复自然,笑着道:“咱们做后辈的,当然得听老爷子的了。”又拿一个橘子给林月姚道:“咱们不说这个,来吃橘子,这个是从南方运来的,可甜了。”

  伸手接过来,林月姚也笑道:“那我可要尝一尝,以后在京城要再吃这个,可有点难了。”气氛一下子就少了刚才的沉闷。

  “娘,娘,我回来了。”一个男童的声音,在院子外,远远传进来。

  林三夫人眉开眼笑的呵呵笑道:“看这孩子都十岁了,还冒冒失失的。”

  门口“噔噔噔”风风火火跑进来一个十岁左右的小男孩,等看到房间里的林月姚后,忙收住了快跑的脚步,乖巧听话的上前叫了林三夫人一声娘。

  林三夫人笑呵呵对林月姚道:“这就是我那顽皮的二小子,叫天洋。”又对着男孩子道:“这个是你爹爹的妹妹,是你亲姑姑,快去拜见。”

  林天洋一下张大了嘴,也忘记了要装乖巧,不可置信道:“这个小丫头是我姑?娘你没弄错吧?”

  “是你嫡亲的姑姑,还不快去见礼。“林夫人佯怒道。

  “哦。”林天洋不情不愿的答应了一声,对着林月姚一礼道:“拜见姑姑。”

  林月姚这才开口道:“不用多礼。”又接过春香递过来的小盒子道:“这个拿去吧。”

  林天洋看还有礼物收,就开心的接过来,顺手就把盒子打开了,拿出来一个白玉的玉佩,脸一下就又垮下来了,兴趣缺缺扔回盒子里,道:“怎么是块玉佩啊?”

  林三太太却是个识货的,看那玉佩白如截脂特别滋蕴光润,就知道是价值不菲的好玉。

  站起身去接过林天洋手中装玉的盒子,呵斥道:“你这个孩子怎么这么没礼貌?夫子交你的礼仪都学到狗肚子里去了?”又不好意思的对林月姚道:“这孩子被惯坏了,妹妹别理他。”

  林月姚含糊一句道:“孩子还小嘛。”也站起身道:“这次来,也给哥哥嫂嫂带了一些礼物,都不是什么贵重东西,希望哥哥嫂嫂不要怪我送礼太薄。”

  她说完往后看一眼,春香向外招了一下手,一个小丫鬟抱着一个坛子进来了,把坛子放在屋中地上又退了出去。“这是府中爹爹亲手种的那个桂花树上的桂花,带给你们做糕点尝尝。”又接过春香手中的一个包裹,对林三夫人道:“这是给嫂嫂做的一条裙子,妹妹因为没学过刺绣,所以是我身边丫鬟所做,希望嫂嫂不要嫌弃。”林三太太完全不嫌弃,一块玉佩就价值不菲了,就算是没这条裙子她也高兴。

  又听林三夫人说几句客套话,林月姚就告辞了。

  她是真的不太会古代的这些夫人间的寒暄,特别是林三夫人这样话中有话的,少想一点,就会被人当作傻子了。

  几人离开林三夫人住处,回竹文居经过小花园时,听到有几个小姑娘的吵闹声传来。林月姚站住了脚步。“你个小蹄子你还跑,把她给我抓住了!东西给我拿过来。”一个小姑娘怒气冲冲的声音。

  “不要抓我了,四姐我给你,我给你。”另一个小姑娘的声音。

  “哼!早这么识趣不就好了。”

  没了声音。

  林月姚抬起了脚步继续走。

  “也不怎么好玩嘛。”声音又响起。

  这句话林月姚能想到这女孩儿甩了东西,说着不好玩的画面。

  “四姐你别踩啊,这是定远伯家的三小姐借给我的,过两天还要还给三小姐,四姐你别踩了。”另一个女孩的声音焦急的喊道。

  听到这里林月姚摇摇头,走远了。

  回到竹文居,已经快到了正午了,秋香已经去取饭了,冬香在洗林月姚的衣服。

  林月姚去看了看房檐下的篮子,乌鸦还在里面躺着,见林月姚来了,也只是翻翻眼,大概是吃饱喝足不想动了。

  旁边还挂了一个鸟笼子。

  这时春香在一边纠结了一会还是忍不住问道:“小姐,刚在三夫人那里,小姐和三夫人的话,奴婢没听懂。”说完有些不好意思。她开始以为只是简单的寒暄,直到小姐说那些奇怪的话,她才惊觉,似乎哪里不对,却又想不明白。

  林月姚把鸟笼的门打开,暗暗叹了口气,想了一下说道:“三婶的话让我不开心。”

  春香不解,却也专心听着。

  林月姚接着给春香解释道:“一般和人聊天,不会触及别人伤心的人或事,除非那个人是她们共同怀念的人,情不自已才会聊起。但我爹是三婶的公爹,这个共同怀念不成立。而且她的话告诉我一个意思:你本来应该是一个被当宝似的捧在手心里的娇小姐。”

  她拨拉了一下鸟笼,然后转身去了井边,边走边道:“我怕是我多疑,想多了,或许三嫂只是想找个话题,正好说到这里,但是三婶的第二句话使我确定了我猜的是对的。”说道这里,问春香:“想的通了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