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月姚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一章 熟人

月姚 书画茶香 2048 2019.12.07 20:23

  女眷中有些不知道初代东平侯出身的,听了林月姚讲了半截故事,却把东平侯五小姐气走了,面露不解。

  有一两个知道的却也沉默不语。

  世子夫人问话,几位闺秀都说无事,最后世子夫人叮嘱周二小姐好好陪着客人,就又走了。

  屋子里并未见大夫人,江家姐妹在远处和两个闺秀说话,往这边看了看并未过来。

  至于林雨灵,看东平侯五小姐走了,也趁机跟着世子夫人溜走了。

  却还有几个女孩在在他们三人附近坐了下来,只是没有上来搭话。

  周二小姐和孙二小姐都看着林月姚微微一笑,不再说东平侯的话题。

  孙二小姐指着林月姚胸前挂着的毛球,问道:“这是什么?好漂亮啊。”

  林月姚摸了摸毛球,笑道:“一个重要之人所赠的,大概是动物皮毛所做的毛球。”

  孙二小姐失望地道:“原来不是买的呀。”

  “孙二小姐如果想要,用旧的皮毛便可以自己做一个。”林月姚道。

  “真的啊?听说七秀纺来了一批上等的皮毛,等明儿去看看。”

  几人又聊了一会衣裳料子,见本在聊天的夫人们都站了起来,聚集在门口,似乎是迎接什么人。

  屋里的女眷也都边窃窃私语,边往门口看,周二小姐恍然道:“我想大概是长公主来了,我听母亲说有送帖子去长公主府。”

  林月姚表情一顿,长公主不就是顾大公子的娘吗?这也是一个有过节的。

  正想着门口进来一位白白净净,仪态端整的妇人,她身边还站着诚意侯老夫人,此时两人一番谦让,长公主扶着老夫人进了屋内,几个夫人上去见礼。

  至于她们这些闺中小姐却是轮不到,就继续之前的事。

  不过孙二小姐此时惊讶的看了林月姚一眼,忍不住起身坐在林月姚另一边,很小声的问道:“原来长公主府的顾大公子,就是林小姐教训的呀?”

  她也是看到长公主才突然想起来,前几日都在说顾大公子被一个姑娘给打了,只是长相陌生的很,却知道跟那姑娘一起的还有林士郎府的公子,如今想起来猜测那陌生的姑娘大概就是这林小姐了。

  孙二小姐知道此事林月姚一点也不意外,京城的权贵哪个不是消息灵通?时时观察着京城的风向。

  林月姚点头,却也没说话,人多嘴杂,虽然不怕事,却也不想主动惹事,何况关乎顾大公子的面子,只要不挑破,就算长公主知道了,估计也只能找其他的理由找自己麻烦。至于孙二小姐,看着也不像是一个爱说嘴的。

  “你两说什么呢,神神秘秘的?”旁边见她们说悄悄话的周二小姐问道。

  孙二小姐此时是真的佩服林月姚,招惹了这两个人还一点儿事也没有,不是极聪明就是运气极好,但从刚才东平侯五小姐的事情来看,应该是前者居多。

  要知道顾大公子和永兴郡王就是他们侯府之人也是能避开就避开,不敢轻易招惹。

  长公主是个为了儿子敢拼命的人,永兴郡王更不用说了,很得皇帝喜欢,可以说是在皇帝身边长大的,两个人哪一个都轻易招惹不得。

  林月姚笑回周二小姐道:“说了一个暂时不能在此说的事。”

  听了这话,周二小姐也不好再问了,就说起了自家请的戏班子:“请的是和喜班人,听说找了徐再思编了新戏,今日还是第一次唱呢。”

  “就是那个写“一声梧叶一声秋,一点芭蕉一点愁”的那个徐再思吗?”旁边一个姑娘突然插话进来。

  周二小姐忙点头道:“正是他”

  这时,前面的诚意侯老夫人和长公主都站起来了身,一起出了屋子,其余的一干小姐夫人们也相继的说说笑笑跟了出去。

  “这里也没什么意思,不如咱们也出去看看?”那女孩子对着身边的女孩子道。

  “好啊,这时间也不早了,应该快开戏了。”几位姑娘说着就站起了身,相携而去。

  屋子里一下子空了下来,有几个仆妇进来清理杯碟桌椅,三个人也不好再继续端坐,周二小姐起身一手一个,挽着两人道:“那咱们也去吧,去晚了可就错过了新戏。”

  林月姚听了,虽然不爱听戏,只觉得咿咿呀呀吵得慌,但是这里明显不能呆了,只能从锦凳上起身跟着两人一起往戏园子而去。

  戏台子搭在花园的偏西北,往东北方向是一个山丘,上面中满了绿植树木,抬眼一看幽幽密密。

  西南方向是之前看到的那面湖,延伸到此。

  三人沿着湖边一直走,期间还看到几位公子在湖边石头上坐着说话。周二小姐对林月姚解释道:“这些男客是我祖父请的得一些相熟的老爷子,只是很多都带着后辈,或者要好的友人。”

  林月姚点头,那今日宴会的人可就真不少了,正想着,就看到了从一座假山后面走出来一个熟人。

  不,是一前一后两个熟人。

  这两人正是严老爷子和严玦,此时严家爷孙正好也看到了林月姚,严家老爷子手一摆止住了小厮的引路,对林月姚笑道:“和小姑娘雅园一别,没想到今日再次相见,和你那一局棋可让老头子念念不忘至今啊。”

  严玦在老爷子身后眼中诧异一闪而过,没想到祖父口中夸赞不已的小姑娘竟然是她。

  这还真是巧啊!随后脸上堆起来温润如玉的笑,远远地对着三个姑娘见礼。

  林月姚没想到这老爷子会停下来和她说话,只能上去见礼,周二小姐和孙二小姐相视一眼,也跟了上去。

  严老爷子稍微弯了一下腰,虚抬一下手道:“小姑家不用多礼,起来起来。”

  林月姚起身道:“蒙您老惦记着,上一次留下残局就离开,实在抱歉,下次有机会一定补上。”

  “别下一次了,就今日吧,咱们就在这再来一局?”严老爷乐眉开眼笑。

  严玦无奈小声提醒道:“爷爷,咱们还在侯府做客呢。”

  “客随主便,难道到了他周老头子的侯府,还不让我下棋了?”严老爷子眉头一竖,棋瘾来了谁也拉不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