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月姚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空间

月姚 书画茶香 3037 2019.09.27 03:46

  话说完,围在前面的流民只觉得被后面的人猛地一推,人就不由自主的向前走去。

  林月姚看向那人的方向,闭上了眼睛,精神进了空间。

  她在一定范围可以用精神力,随心意在某个地方定下标记,能把空间的物品通过标记点投放出去。

  心念一动,只见喊话之人的上空,哗啦一声,砸下了一堆粮食,瞬间把那人彻底的埋在了里面。

  紧接着,四处都下起了粮食雨,哗哗的响,雪花一样的大米,黄金一样的小麦。

  众人都惊呆了。

  见过下雨,下雪,下冰雹的,没见过下粮食的。

  惊过之后是狂喜,一群人都疯了一样转身去抢粮食,边抢边硬生生往嘴里塞,不吃实在是没力气抢,大家边吃边抢,一瞬间都在忙碌,也没人管林月姚一群人了。

  “快走!”林月出声,唤醒了震惊的众人。

  自己转身上了装行礼的马车。春香连忙跟上去。

  反应过来后,张掌柜连忙催促:“快走!快快!”

  车夫一抖缰绳,急忙赶着马车就跑。

  还有几个土匪冲过来想拦人,都被王虎和谢海给解决了。

  几个人快速往码头赶。

  码头并不在城里,而是在城外十里地处。

  等到了码头,就见只有几只船零星的停在水中,并不敢靠岸。

  看到他们来了,其中一个船上有人挥了挥手,船就掉头靠近岸边。

  船上之人纵身一跳,就到了岸上。

  张管事认出这人就是昨日见过的船主。

  船主说:“你们要再不来,我就走了,太乱了,刚才这里有几只船就被流民给抢走了。”

  说完催促道:“快,都把行李搬上去,咱们快点出发。”

  麻利的搬完了东西,船终于驶出了码头。

  秋香等人看着越来越远的河岸,松了一口气道:“终于离开了,刚才真是吓死我了。”

  冬香道:“是挺吓人的。”

  “好了,还不快去把小姐用的东西拿出来。”春香不想再提起此事,她跟着小姐,看着那些人像饿狼一样的眼睛盯着她们,现在腿肚子还是抖的。

  林月姚此刻,没形象的躺在船上简陋的客房里,闭着眼睛,意识已经沉浸在了空间里。

  原本的粮食堆成的两堆小山,已经又小了一圈,如今粮食雨还没有停下,她只是控制了降落的速度,扩大了降落的面积。

  如果现在停下,有许多没有捡到粮食饿极了的流民,只怕会互相抢夺,最后发生暴乱,不知道到时候会影响有多大,如果连锁效应扩散,那可真是作孽了。

  所以只能下足了量。

  另一方面也是为了避嫌,免得让人把这这件奇事往他们一行人身上猜疑。

  地里的粮食此时已经成熟,她操控着收了。

  收完后精神已经快用完了,头有些晕眩。

  播种只能等精神力恢复了再做了。

  想当初刚发现空间的时候,她只能身体进入其中才能操控播种,收割。

  如果只精神进入,操控上一会就会精神透支,晕过去。

  次数多了,操控的时间也延长了,她有一次发现自己有标记的能力,她能通过做过标记的地方出去,身体就会来到了标记所在的地方,她称这为空间移动。

  因为太过神奇了,除了一些秘密生意上使用之外,并没有在其他事情上使用过,其余时间也只当做运输粮食的工具。

  因为某样能力使用多了,就会有依赖性,她只想脚踏实地的做个普通人,不想变超人。

  当做底牌,走头无路的时候用是最合适的。

  船安安稳稳行驶了两天,即将到达京城。

  几个丫头从对流民的恐惧,变成对京城生活的忐忑。

  林月姚也没安慰她们,安慰再多也没用,只能到了京城自己去体会。

  不过这船上最焦躁不安的要数奶娘许妈妈了。

  奶娘已经在这几天里体会到了林月姚对她的态度,这绝对不是要给她养老送终。

  之前和她说什么去享福?

  啊呸!

  以为她听不懂她这话里有话吗?

  吃了她的奶,不是理应把她当半个娘吗?

  用了她的丫鬟怎么了?

  难道就不能当提前奉养她了?

  这个没有教养的小畜生,竟然忘恩负义的把她关了五六年。

  奶娘边想边骂。

  她本来打算路上找机会逃跑的,谁知道一路都是死穷凶极恶的流民,她不敢跑。

  到了船上,她站在船上好几次,最后还是不敢跳下去,因为她不会水。

  这如今到了京城恐怕更跑不了了。

  所以最近奶娘一直在盼着中间能停船,只是这样的机会没等到,就到了京城。

  林月姚是第一次来到这一世的京城,这个充满权利争夺,释放野心地方。

  然路上有惊有险,但到达的时间比预算的日子还提前了一天,所以码头并未有林府来接的人。

  船刚停下,张管事就派人赶快回府禀报。

  等收拾完行李下了船,谢海和王虎也提出告辞。

  虽然谢海坚定的不收这一次的费用。

  林月姚还是让春香拿了钱给了两人说道:“当初是说好的,不管路上发生了什么,总算我们也平安到了京城,这钱是两位该拿的。”

  谢海看林月姚打定了主意要给,最后也不敢推辞,收下了。

  当初上船时就把马车给丢弃了,如今只能等府里的马车来接人了。

  只是几人等了好大一会,府里的人还没有到。

  张管事有点急,都这么久了,按说应该来了才对。

  林月姚却不急,对张管事道:“留个人在这里等着,你带我们找个茶馆,咱们坐着等。”

  张管事答应一声,带着一个车夫,吩咐剩下那个护院留下等人。

  林月姚也让春香留下,带着秋香和冬香跟着张管事去了不远处的茶楼。

  开在码头的店铺生意一般都不会太差,店里座位快坐满了人,还有一个说书的老先生,吐沫横飞的说着:“那贼人虽然被擒,嘴上还不肯投降,咱们铁枪小王爷,长枪一抖“呔”,直射那蛮子将军面门……”他说热闹,下面人看的也热闹,起哄声不断。

  张管事问:“小姐咱们去楼上吧?”楼上因为价钱比楼下贵,所以人少,比较雅静。

  楼下实在没座位了,林月姚就点头,上到楼上。

  楼上确实宽敞幽静,站在护栏边,居高临下的看着下面热闹的人群,对现在没看惯高楼大厦的人来说,确实是一种很不错的感受。

  只是上面还倚着栏杆站着,一个气质像是小说男主角的男人,长相只看到一个侧脸,鼻梁挺直,下巴线条优美。

  似乎是察觉到林月姚的视线,便扭头看过来,眉眼冷峻,脸部轮廓分明。

  确实很好看,很俊美。

  但是林月姚却从他转头一瞬感觉到了一种血腥的煞气,她的精神力现在已经比大多数人强了很多,对危险是很敏感的。

  收回视线,找了离自己最近的一个位置坐下。

  店小二拿着茶壶上来,倒了一杯茶放在林月姚面前,放下茶壶走了。

  林月姚招呼秋香和冬香:“你们也坐,还有张管事,你也坐。”

  张管事忙推辞道:“不不,小的站着就行,小姐不用管小的,小的站着自在。”

  见他这么说,秋香和冬天也不敢坐了。

  林月姚也随他们了。

  既然到了别人的地盘上,在外人面前不那么特立独行,对两个丫头也好。

  没一会从楼梯上上来一个随从打扮的男子,他走到俊美男子身边,恭敬的弯腰在俊美男子耳边说了些什么,那俊美男子就直起身来,带着随从走了。

  真好看啊,很有味道一个男人。

  林月姚感叹。

  她纯粹是在见到美女帅哥那种对美貌的欣赏。

  不过,林月皱着眉想着刚才那个侍从的话,赈灾银难道真被劫走了?

  本来以为,赈灾银子被劫只是那帮山贼传出的谣言,没想到却是真的。

  她自从精神力强大之后,耳力也越来越好了,她也很困扰,有些话,实在是不想听,却不得不听。

  又听了说书先生说了两段,才有人来报,府里人到了。

  林月这才出了茶馆。

  等到了码头,就见春香旁边站着一个四五十岁的大脸盘妇人。

  等看到了张管事,就用挑剔的眼神看向林月姚,这个被遗忘了的老太爷的老来女。

  林月姚淡淡的眼神扫过去。

  那妇人忙垂下了头,这是个很自然的动作,等反应过来,那妇人就有些惊讶,这个女孩根本不像一个没有人教养的孩子。

  她换上了一脸笑颜道:“老奴姓刘,拜见姑小姐。”

  她行了一礼,又道:“夫人早盼着姑小姐,这几天啊,一直问,刚才有人回来报说姑小姐来了,就赶忙派了老奴来接,只是老奴年纪大了脚程慢,给耽搁了,让您多等了,请姑小姐责罚。”

  “看刘妈妈说的什么话,我有什么好怪罪的?咱们走吧!”说着,林月姚坐就要上轿。

  对着这些人有什么好说的,有什么事,还是找她们主子好用。

  刚抬起脚,就听见一串骂声:“你们两个贱蹄子,放开我。”

  抬眼一看,就见伺候奶娘的两个小丫鬟狼狈不堪的绑着奶娘从远处走回来。

  她们抓着挣扎谩骂的奶娘,来到了林月姚面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