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月姚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章 出场

月姚 书画茶香 2098 2019.11.02 15:39

  永兴郡王背着手道:“我当然不会听她的,百姓怎么想与我何干?我何必在意。”他冷哼一声道:“你却要打杀我的狗,这是怎么也算不了地。”

  林月姚这是第一次目瞪口呆,没想到这永兴郡王竟然当着老百姓的面说出这样的话!这到底是什么教养?作为贵族的修养呢?做人最起码的脸面呢?

  这时从人群中走出来一人,是一位年轻的公子,身穿着绛紫色直裰。

  上来对着永兴郡王行礼道:“小生严玦,拜见郡王爷。”

  永兴郡王瞥了他一眼,问道:“你又是谁?这有你说话的份儿吗?”

  严玦依旧笑着回道:“回郡王爷话,小民父亲是严御史严柏正,虽然小民只是个小小读书人,但从小受父亲教导,知道‘礼、义、廉、耻,国之四维;四维不张,国乃灭亡’这句话,更知道人在做天在看,上有佛祖神君,下有阎王小鬼,活着也做不得亏心事。所以小民一直奉行着作为读书人要‘君子直言直行’这句话。”

  他一脸的书生意气,抱拳高声道:“今日就算郡王爷要杀了草民,草民也要说。神犬,乃守门看户之意,皇上赐郡王神犬是希望郡王爷能成长成其兄安王爷那样,做一个大丈夫,上阵杀敌,为咱们大荣,为皇上,为百姓,守护这江山门户。”

  他摇摇头,继续道:“郡王爷不该辜负皇上赐神犬的心意,把它教成一只恶鬼附身的恶狗,行凶伤人,还把皇上拿出来当挡箭牌,以此来毁皇上声誉。更不该听不进良言,是非不分来为难一个小姑娘,她救人性命,阻止郡王枉造杀孽,阻止皇上背负人命孽债,何错之有?”

  “说得好!”人群中不知道谁喊了一声。

  接着响起拍掌的声音。

  有人开头,众人也是真觉得这严公子说得好,都不由自主的跟着拍掌叫好。

  听到说是严御史家公子,林月姚看着这突然冒出来的人,想起来了,这不是在上京城的路上跟在自己车队后面,最后一起被山匪勒索,还不要脸的让自己给他垫付两万两银子,昨儿刚把银子还给自己的那个严公吗。

  只是没想到他能站出来为自己说话。

  而且还能言善辩,不仅利用江山大义,更是拿人们正深信不疑的鬼神之说,来吓唬这郡王。

  不过,看这小郡王脸上黑沉的模样,估计是不吃严公子这一套了。

  果然,这永兴郡王沉着脸,咬着牙,一双眼睛透着阴狠,指着严玦道:“少拿这些来糊弄爷,你说那些,爷都不在乎。”他冷哼一声道:“既然你要多管闲事找死,那爷就成全你。”

  他一挥手,对身后人吩咐道:“把他们都给我绑了,我要拿他们喂我的哮天犬。”

  他身后四个护卫,有两个应了一声是,就对着林月姚和严玦冲过来。

  对严玦来说,这真是秀才遇到兵,有口也说不清,没办法了。想要退后却见林月姚还站着,正准备去拉人一起跑,却见林月姚上前几步站定。

  林月姚在不知不觉之时,已把手中的扁担换成了空间中的一根一米长的木棍。

  看如今的形式只能打了,她拿着木棍迎了上去,靠着太极轻灵的步伐在几人中游走躲闪。

  众人只见她身子轻盈翩然,却也步步惊险,两把大刀在她身边形成了几道光影,大刀时不时砍在木棍上的声音“铛铛铛”的响着,看的众人都提起了一颗心。

  秋香焦急的推着护院道:“你快去帮帮小姐啊!本就是叫你出来保护小姐的,出了事你缩在这里像什么男人啊?”

  护院往后缩着道:“我连三脚猫的功夫也没有,上去还不够人家一刀切的,不去不去。”说完还把头摇的像拨浪鼓似的。

  秋香急得跺脚也没有办法。

  林月姚擅长的就是躲避,步法加上强大的精神力,在两个人的围攻下,也没有被对方找到破绽。

  这两人虽然功力一般,但是懂得互相配合,林月姚只能耐心寻找破绽。

  只是她毕竟没有大量的锻炼,体力不如男子,有着天然弱势,再这样长久缠斗下去,体力消耗太快,要不了多久就要力竭。

  再说两个护卫对林月姚的身法吃惊过后,也打了消耗她体力来结束战斗的主意。

  林月姚变换步伐时,终于找到了机会,她突然一个飞踢,这一脚和之前的小幅度的巧妙转步不一样,变得快而直接,一脚尖踢在离她脚极近的一条腿上。

  以便能快速收回动作,所以出脚的力度不大。

  被踢之人只觉得被踢的一腿突然就使不上力气,身体一摇晃,虽然只是一瞬间的回复了,但是手上动作也停了一瞬。

  林月姚利用这一瞬间,一棍子敲在他的手臂上,他手中大刀瞬间“咣当”掉在地上,人却满脸扭曲的抱着手臂,疼得弯下了腰。

  只剩下了一个人,林月姚几棍子也解决了。

  她能感觉精神力在高度集中的情况下,有小幅度的提升。

  不得不说这场战斗力,精神力提对她的帮助非常大,就好像有一双眼睛在旁观似的,把敌人的动作看的清清楚楚了若指掌。

  再加上反应能力也提高了很多,不会出现大脑知道该怎么动作,身体却跟不上的情况。

  如果精神力没有提升,她是绝对打不过这两人的。

  两人虽然解决了,但是还没完。

  永兴郡王看到自己的两个护卫被一个小姑娘给打败了,非常恼羞成怒,对身后两个护卫和两个小厮道:“你们,你们都去把她给我拿下。”

  几人上前应是。

  只有一个小厮为难道:“主子,还是留一个在身边护卫吧?您的安全才是最重要啊。”

  永兴郡王却怒瞪着这小厮道:“我说都去,你没听见吗?你这是想当我主子?”

  小厮一个激灵,不敢再多话了。

  几人上前不待把林月姚围住,林月姚救先出手了。

  永兴郡王正看着几人打斗,一个冷冷的声音突然在永兴郡王身后响起:“你这是在做什么?”

  永兴郡王一个激灵,转过身,就看到玄服玉冠的男人站在面前,一张熟悉的冷脸看着他。

  他心虚的笑笑道:“大哥,没,没什么。”

  “还不停手!”安王道。

  语气虽然淡,但是永兴郡王听出了话语里的不容置疑。虽然不情愿,却也对护卫小厮喊道:“住手,住手!”

  几人瞬间收手退开来,回到永兴郡王身边。

  秋香忙跑出来拉着林月姚查看,还边担心的问:“小姐,您没事吧?”

  林月姚摇摇头,就打了一会,还不至于受伤。扭头望向安王的方向,这才发现,这个人她见过,就是刚来京城那天,在码头附近的茶馆二楼,倚着栏杆的那位俊美的公子。

  这边永兴郡王叫了停手,看了安王一眼,委屈道:“但是她打了我的二郎神。”他指指依旧躺在那里,正在狼狈挣扎要起来的狼犬,道:“大哥你看,伤的都起不来了。这可是皇叔赏赐之物,放了她,让我怎么和皇叔父交代?”

  安王看了那狼犬一眼,脸色更冷了,声音却平平淡淡道:“不过就一条狼犬而已,皇上整天日理万机,不会在意。”

  见这个理由不行,永兴郡王有些不甘心,偷偷狠狠剜了两人一眼,这仇他记下来。

  安王对着林月姚和严玦两人,脸色缓和道:“家弟多有冒犯,还请两位见谅,稍后必当以礼相赔。”他对着两人点了一下头,带着永兴郡王离开了。

  永兴郡王的侍卫抬上狼狗,快速跟了上去。

  看着离去的安王一群人,林月姚倒是对这个王爷印象好了几分,他身上没有皇族子弟的那种身份包袱,不是只为了维护身为皇族的面子,而是非不分,无理护短之人。

  她记得来京城前,看的资料上有介绍安王,早在八九岁就拜了少林寺的明善大师为师,做了俗家弟子,跟着明善大师开始学武。学了五年,又去了西北参军,立下了不少军功,直到去年,在与西蒙军对战中,杀了西蒙军中领头将领赤那,才被皇帝一旨召回了京城。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