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月姚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擂台

月姚 书画茶香 3081 2019.10.10 12:41

  林月姚没理林天羽,只对矮个子道:“我只有一个条件,就是绝对要听我的,只要做得到,这钱就拿着,如果做不到,就算了。”说完又补充道:“不包括杀人放火。”

  她来京城就带着四个丫鬟,有些事情不方便,之前看这个男人不但身手不错,而且处事还稳妥,觉得还算满意,也就顺便请了。

  等下还不一定用不用的着,毕竟她是去搞事的。

  矮个子犹豫的神色没有了,单膝跪地道:“在下何平,愿为小姐效力。”

  林月姚再次递出银票道:“起来吧,咱们还有事儿要做。”

  何平站起身,恭恭敬敬接过银票,仔细放好,站在林月姚身后去了。

  侍者看的目瞪口呆,这是第一次有人在他们雅园公然抢人的,不过他也不敢说什么,毕竟他也只是个小小侍者而已,只能继续为林月姚带路。

  这次侍者带她们走上了右边的游廊,过了游廊,穿过一个月亮门,听到里面一个奇怪的声音喊道:“贵人请进,贵人请进,贵人恭喜发财,贵人大吉大利。”林月姚抬头看去,就见一只颜色鲜艳的五彩色鹦鹉,正站在笼子里歪着头叫,看起来漂亮又可爱。

  也只看了一眼就收回目光继续前行,这边阁楼小院要比另一边多,偶尔见到走动的,也都带着小宠物,不是麻雀就是鸡,人还挺多。

  侍者把人带进斗宠小院,里面面积很大,分了独立的几个区,里面大概都是有头有脸的客人,布置上也花了很大功夫,看起来奢华又精致,因为有鸟类宠物,这里比别处多了十几个身着灰衣的仆人,在随时擦擦抹抹,清理粪便。

  跟着侍者到了蟋蟀区域,在闹哄哄的人群中寻了一圈却并未见到顾大公子。

  林月姚让何平去找打扫的仆人询问,顺便还给了二两银子。

  何平拿着银子叫住一个灰衣下人,抛了抛银子问道:“你可知道,刚在这里的顾大公子去哪了?”

  那人看着银子眼睛亮了亮,偷偷左右前后瞧瞧,小声道:“您有所不知,顾大公子每次来,这个时辰必定要去善扑院,一定就在那里。”

  何平问出想要的,也不再耽搁,把二两银子给了那下人,就回来复命了。

  林月姚又让侍者带着去了相扑的院子,侍者带着又往里面走,瞧这要去的方向,这位置似乎是院子正中,看来,这才是这个园子里真正要做的项目,其他的大概都是附带,毕竟雅园,要有雅的东西来支撑,没有“雅”字,就变得俗气,也就没有这么多附庸风雅公子哥儿来送银子了。

  正如林月姚所想的,相扑的院子设置在园子中心,估计是园子里最大的建筑物,门上一个黑漆大牌匾,用红字写着“善扑院”三个墨迹粗重的大字。

  善扑院外面是三米多高的院墙,里面四周是一圈三层小楼,同样的青砖黛瓦,屋顶上却不是见过的五脊六兽里的任何一种,而是一种从未见过的,陌生的兽型,巨嘴獠牙怒目,就连翘角也是尖利如獠牙状,显得整圈房子不似别的房子精致,而是更气派狰狞些,带着一种狂野的味道,门口更像一张巨兽的大嘴,等着把进去的人吞噬。

  真是还没入内,就给人一种紧张刺激的压迫感。

  此时里面响起擂鼓的声音,带着一种力量的节奏感,“咚!咚!咚!”仿佛敲在了人的心里,心脏也跟着跳动,随后是多人的高声叫喊。

  林月姚不再停留,向门内走。

  门口守门的侍者见了一行人并没露出什么意外的表情,似乎是见怪不怪了。

  可见这里也是经常有女客入内的。

  进了里面,只感觉围观者众多,旁边还有一圈的雅间,有不少雅间台子前垂着稀疏的珠帘,把里面遮挡的朦朦胧胧,还有雅间台子前依栏站里着穿着富贵的公子,更有的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好不惬意。

  不过几位公子全都上居高临下的看着楼下中间的献台,献台上有两人正扭在一起互相较劲,都是身材高大壮硕的男人,穿着无袖短衫,露着肚皮,下身也是只到膝盖的短裤。

  两人抓着对方互相使劲,鼓声更显急促。

  这时其中一个腰间围着蓝色腰带的似乎是坚持不住了,脚下一晃,紧跟着身子也要向一边歪去,另一个红色腰带的一喜,肌肉稍微那么松了一瞬,想再打算来个猛劲把人翻到。

  不料蓝色腰带这人只是故意卖的破绽,没想到对方竟然上了当,抓住对方放松这一下的机会,随着微侧的身体,脚下一个错步,伸手抓起另一个人的腰带,咬着牙空中轮了一圈,扔出下了台。

  鼓声停止,鼓掌声响起,伴随着欢呼和怒骂。

  一个主事的侍者站出来喊道:“蓝方胜出!好了,让我们的相扑师傅下去歇息。”

  蓝腰带的男人一抱拳下了台子,红腰带的早被人抬着走了。

  主事的侍者又道:“下面有没有哪位贵人带了师傅要下场的?”

  林月姚这时候问林天羽:“顾大公子可在?”

  林天羽快速瞥了一眼楼上那个坐着的公子,还是没回答而是劝道说:“姑姑咱们走吧,就算想报仇咱们也再找时间好不好?”

  捕捉到了林天羽的那一眼,林月姚也看了一眼顾大公子,只见他翘着二郎腿,身边站着一个威武的大汉,还有一个随从,那随从正在说着话,声音太吵杂捕捉不到。

  她低头想了想,之前她是猛的听到林天羽被打,心里是带着一些怒气的,就想讨回这口气,本来以为是蛐蛐比赛,没想到最后竟然找到了这里,之前报仇的盘算全都用不上了。

  现在看着里面高高的献台,却没想好该怎么去找回公道,而不连累林家。

  正沉思着,就见一个双十年纪的公子走到台子上,指着楼上一个站在观台上的公子道:“宋蕴之,来比一场吧,要娶我妹妹,得先打过我!”

  话刚落下,就听见楼上一个垂着珠帘的看台上传来一个气急败坏的女声:“哥哥!你干什么呀?快回来!”

  “哟,这不是平定伯府的陈青吗?”

  “宋陈两家要结亲了?没听说啊!这两家不是不对付吗?”

  周围的议论完全没影响到台子上的名叫陈青的公子,他不理妹妹的叫喊,只对着楼上的宋蕴之道:“怎么,你要做这擂台上第一个拒绝邀战的孬种吗?”

  楼上的宋蕴之似乎露出个无奈的表情,然后转身下了楼。

  这里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也是这里的特色,那就是,在这里只要是被有家世,身份差不太多的人邀战,就必须要迎战,不管你是谁。输了不丢人,不敢迎战才是最丢人的。

  这也促成了年轻一代,喜欢来这里的人都会在家里请个武师,练练武,以免遇到有过节的人,被邀战,打不过丢面子不说,还要破一大笔才。

  宋蕴之来到楼下,走上台子,两人各站台子一边对立着。周围的人也沸腾了,看这里的相扑手打架多没意思啊,这个才有意思。

  楼上有一个侍者突然上前来道:“甲三贵人压宋公子赢,五百两。”

  “压了,竟然五百两?”

  “嘘,那可是顾大公子,他一般压的人,那就必须赢。”

  “那咱们也压?”

  “算了吧!对面那可是宋公子未来小舅子,输赢真不好说,咱们就不掺和了”

  林月姚听着旁边的人的议论,猜想这里的赌赢和投壶那边估计差不多,就是不知道这赌赢的钱到时候谁赔给押注者。

  这时楼上侍者又报:“甲十五贵人压陈公子赢,一百两。”

  “丙九贵人压宋公子赢,二十两。”

  “乙二贵人压陈公子……”

  陆陆续续出现了好多押注者,台子上的两人脸色却都不好看。

  那宋蕴之忙对着楼上一行礼道:“还望大家给宋某个面子,再多宋某怕是万一输了赔不起啊。”

  四周传来一阵哄笑,还想投注的人,却也停了手。

  代表着开始的鼓声响起,陈青猛的出手了,他身子一动,握紧的拳头带着拳风向宋蕴之呼啸而去,宋蕴之伸出掌来格挡,身子顺着对方拳的力道后退了一步,陈青一击不成紧逼而上,几招下来,陈青已经看出来了,这个宋蕴之是有意让着他。

  不由恼怒道:“小爷不需要你让!拿出你的全力来。”

  宋蕴之抬头看了看楼上一个落着帘子的房间,那里正是之前说话的少女,陈青妹妹所在的看台,然后收回目光说道:“好吧,来。”

  说完也不在留手,旋身而上,就是一个飞踢,陈青上身一个后仰躲过,右脚后移半步,等稳住身形,伸手就拉住宋蕴之失去后劲的腿,却不料,宋蕴之借着陈青手上的力道,在空中一个飞身半旋,和陈青面朝面,宋蕴之伸臂就抱住陈青的脖子,一个翻滚,两人都倒在了地方。

  宋蕴之看着距离两人不远的台子边缘,突然抱着没反应过来的陈青又是一个翻滚,两人都一起掉在了台下。

  平局!

  看着这情景,压过钱的都怒了,他们所有押注的不都输了银子?而且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是宋蕴之故意作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