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月姚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四章 无兵

月姚 书画茶香 2041 2020.01.16 22:11

  只能看到陈大力在屋子内忙活的身影,没一会他背着一个大大的包袱跑了出来,到了齐玄恒身前:“师父,我收拾好了,咱们随时可以走。”

  墙上趴着的那群山匪此时终于反应过来了,纷纷在上面叫的叫,骂的骂:“你个王八蛋,掰个手腕就跟人跑了?”

  “大力兄弟你不要冲动啊,这人万一被大王宰了,你岂不是也跟着遭殃?”

  “大傻子别开玩笑了,被大王知道是要把你剁碎了扔去喂老母猪的。”

  “陈大力你是要背叛山寨吗?我这就告诉王当家的去!”

  对于前面的话陈大力是沉默的,对于后面一人的话,陈大力面露不屑,出声道:“你去吧!你们还不知道吧,当初马大当家和二当家的就是被他姓王的下的毒。”

  原来马老六被毒死了吗?林月姚可还记得自己被马老六狮子大开口抢那十七万两银票呢。

  “怎么可能?”

  “你这是听那个放屁呢?”

  “不是说是官府的人吗?”

  墙上趴着的人表示不信。

  “就是姓王的干的!大头临死前都和我说他亲眼所见,开始我只以为他是胡咧咧,因为看姓王的不顺眼,谁知道他当天晚上就死了。”陈大力语气沉重的道。

  “这……”

  墙上有人听了大为震惊,但也有人不信。

  “那也不能说是王当家干的啊?”

  “你们别听他的,他不但背叛,还想挑拨离间。走!咱们去告诉王当家的。”

  一人说完就下了墙头,其他几个人也跟上,有人赞同有人劝。

  陈大力不理会这些人,对坐在石头上一直沉默的齐玄恒嗡声道:“师父咱们什么时候走?”

  齐玄恒继续摇头拒绝道:“我不收土匪,更不收徒。”

  “我已经不是土匪了。师父你再考虑考虑吧?我绝对是个好徒弟,错过我,我怕师父以后后悔,不然给你看看我的身手。”说完挥着拳头就朝着齐玄恒打了过去。

  齐玄恒没躲没避,一伸手,用掌抵在身前,挡住了陈大力的拳头。

  陈大力另一只拳头也呼啸而至,这次朝着齐玄恒的门面而去,却见齐玄恒脑袋再次躲也不躲,又是只用一只手掌稳稳接住了这一拳头。

  林月姚在边上看着,只觉得陈大力出拳甚是笨拙,没有多少什么技巧和速度,只是靠着蛮力使用着双拳和双脚,不说打不过齐玄恒了,就连自己怕是都打不到。

  那边齐玄恒也终于出手了,只见抓起陈大力的一只拳头,用力一扭,就把陈大力扭的以一个麻花的姿势跪倒在地,齐玄恒才放了手,再次淡淡的道:“不行。”

  陈大力没有因此而沮丧,反而更高兴了,似乎刚才的拳脚中是他赢了似的,哈哈一笑:“我选的师父,就是强。”

  夸奖别人还不忘记带上自己,脸皮之厚,还是非常少见,毕竟世人还是以谦虚为美德。

  齐玄恒站起身,走到揉着手臂从跪姿站起身的陈大力身边道:“我虽然不能收你做徒弟,却可以教你一种功夫,不过要等离开这里,你要先经过考验。”

  这话让陈大力高兴的跳起来。

  “第一次考验,出去!先把刚才的事摆平。”齐玄恒道。

  “好好,我马上去。”陈大力一脸喜气忙点头答应,说完就从来时的墙壁处又翻出了院子。

  看来是真的没把那些人告状的事太当一回事。

  等陈大力出去了,一直在看热闹的林月姚才挑眉出声问道:“你看上他那一点了,力气大?知道抓住你这个机会脱离此处?还是懂得隐藏秘密置身事外?”

  面对林月姚的几连问,齐玄恒一抖眉毛顿了一下才道:“他聒噪。”他能说是在战场上养成发现将才忍不住试一试的习惯吗?

  林月姚觉得不止,但是一想起陈大力一口一个师傅拦也拦不住,就有些赞同,确实聒噪。

  “你觉得我们什么时候能见到孙大王?”感觉身后挨着石头的腰部有些冷,林月姚站起身问道。

  “今晚之前。你觉得?”齐玄恒最后反问道。

  确实,如果真的如猜想的那样,对方需要钱,必定不会太晚,一个白天足够了。

  但是这些人刚自立为王,如果孙大王是个狂妄自大的人,一定会拖上一拖,以彰显自己非同一般的身份,摆足了架子才行。

  反正安王假扮的络腮胡梁老板在人家手上,也不怕他跑了。

  但如果对方不是一个狂妄自大的,那可能午饭以前就能见到人了,毕竟只要不是个糊涂的,都会明白银子对于这帮人的重要性。

  至于齐玄恒的反问,林月姚笑了笑,开口道:“不知,我只是来找人而已,不见大王。”

  想起这人昨晚说自己是救钦差的,骗的她直接说了实话,看起来一本正经的人,说话不一定都是老实话,林月姚自我反省。

  两人一直等着,等到午饭被人送了来,也未见这孙大王唤人来。

  看着端端正正用饭的安王,林月姚有些感叹,没想到堂堂大荣朝的安王见一个山大王还要等着传见,也不知道他来此的目的是什么。

  林月姚猜想大概是领了皇帝的差事吧,不然一个王爷是不能私自出京的,至于目的却不知是来剿匪?还是来劝降?但是不管剿匪还是劝降,进入敌营对一个王爷来说,都不是最好的办法,剿匪直接打,劝降,也要摆出强大的一面给人看了才能说话。

  除非他有别的目的,或者——无兵。

  之前京城没有半点安王剿匪的风声,安王是悄悄出京的,这一点无疑,那肯定没带兵马,这附近也没有大的驻兵,大概就只有地方兵马可用。

  “这里的府兵有多少?”林月姚戳了戳碗中的米饭,扭头直接问齐玄恒。

  齐玄恒放下举起夹菜的筷子,看着林月姚,似是在想她问此的目的,随后也直接答道:“上报朝廷的是两千三。”

  上报的是两千三,那……

  林月姚正想着,就听齐玄恒再次开口,直接确定了她接下来的猜测:“实际上只有八百,剩下的全都虚报,为了吃空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