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月姚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六章 青楼

月姚 书画茶香 2026 2020.01.07 21:00

  伸手摸了摸老妇人的额头和脖子,只觉得入手滚烫,又捏起老妇人的手腕摸了摸脉搏。

  她摸脉也是只有会一点点皮毛,只觉得这老妇人的脉搏杂乱不均,时快时慢,也不确定是不是风寒所致,不过先退烧应该没错。

  空间中就有备着一些平常用的药,是林月姚专门找大夫做成简便的药丸存放着,摸出两丸,房间里寻了一圈,在边上的柜子上看到一个碗,碗里还有一点儿凉水,她觉得自己大概也找不到温水,就用凉水凑合着把药丸在水中化开,喂给老妇人喝了。

  喂完药,林月姚看着这个因病而躲过一劫的老妇人,不知道在醒来得知媳妇孙子孙女都遭遇不幸之后,自己却活着,到时会是什么心情。

  林月姚来到外间,看着躺在地上的男人尸体,此人身上穿着一件半旧不新的宽大白色棉质长袍,体瘦肤黑,看起来跟小丑似的不伦不类。

  林月姚蹲下仔细的观察,除了脖子上的刀伤之外,此人肩膀、胳膊、胸口身上有多处不致命的新鲜刀伤,最后看到此人露在外面光裸的双腿,就站起了身。

  内心猜测进李三儿家的人怕是有两人,或者两人以上,只是不知杀死此人的是同伙,还是半路进来杀了这男人才离开,不过这对林月姚来说都不重要,她本来只是来向李三儿打探此处消息而已,如今怕是也不成了。

  林月姚又去了老夫人的房间,伸手又摸了摸她身上的温度,感觉到有一些下降,又在床边放了两颗药丸,就转身去找李三儿。

  此时李三儿木呆呆的瘫坐在床边的地上,对于林月姚的到来也垂着头没任何反应。

  “你娘的热已经退了些许,她或许等一会就会醒,我留两颗药,如果再热起来,可以再给她吃了。”林月姚淡淡的口气道,说完就转身出去了。

  遇到这样的事,谁也帮不了李三儿,无论他之后做什么选择都无人能左右,何况事情已经发生了,她留下来也无用,还不如多些时间去探探林大哥的情况,也许能让他早日平安脱身。

  到了门外远离了浓郁的血腥之气,林月姚深深的吸了一口冷冷的新鲜的空气,又慢慢吐出来。

  家破人亡……

  这就是乱世吗?虽然经历了两世,但两世林月姚都算是生活在锦衣玉食、太平盛世之中,第一次亲眼见过这样血腥的残忍和绝望,不由心中也是有些沉甸甸的。

  抬头望去,只见浩瀚而广阔的天空中,繁星依旧闪烁着,像洒满了美丽的碎钻,还是那么的美好,映衬着这世间的丑陋格外的狰狞。

  此时时间已经不早了,林月姚又取出之前因打算接触李三儿而放进空间的衣服,披在了身上御寒。

  在李三儿这里没得到任何消息,林月姚决定去小镇唯一有亮光的地方去看了看,看能不到得到一点有用的消息。

  瞧如今这地方的情况,也不知道林大哥是不是还活着,只希望他对于这些人还有些价值吧。

  一边想着,一边小心的向着目的地走着,此镇也不小,之前拐拐绕绕走了不少的路,现在再想回去,距离还不小,路上再躲避几次巡逻之人,绕的林月姚正有些不耐烦,就听到一阵琴弦之声似有似无的传进耳中。

  脚下停了一瞬,林月姚朝着乐声传出方向而去,能在这孙大王把控之地还能如此嚣张,必定是孙大王的人了,也正是她要找的人。

  到了地方才发现,这是一条街道,此时街道上被几家门前的大红灯笼映照的明晃晃的,有几家楼馆内人声喧闹,门口还有不少人进进出出。

  观察了一会,林月姚收起身上披着的衣服,大摇大摆的走出去,明目张胆的一家一家的看过去,原来此处皆是青楼楚馆,供男人寻欢作乐的地方,怪不得能在这时候营业。

  林月姚走过一条街,也没人阻拦,此时能出现在这里的男人都忙着沉醉温柔乡呢,或者急着去找姑娘,那个人有闲工夫来管一个陌生小子是谁?这些人本就是多处流民聚集在一起的,不认识的也有很多,最多念叨一句这是谁的人罢了。

  正当此时有一个长的獐头鼠目的小眼睛男人穿的人模狗样的,还带着几个穿着短衫体型精悍手下,匆匆进入了一间楼里。

  林月姚看着此人消失的门口眼睛眯了眯,这人她还记得,正是进京途中所遇山匪中的一员,当时此人就站在山匪头子身边,林月姚也就撩开车帘瞄了一眼。

  往回走了几步,林月姚抬眼看这家门上“春芳楼”的牌匾一眼,这间青楼明显和别楼的不同,其他的楼人进人出,热闹非凡,此处虽然楼上也有乐声笑闹声传出,但她站这一会儿除了小眼泪,却并没看到门口有其他人进出,和别家相比显得有些清冷。

  在这嫖客多过姑娘的情况下,这家的冷却显得有些异常。

  林月姚思忖片刻一甩袖子,手上多了一件料子尚好的锦衣,就抱着干脆往春芳楼里走,门口进去是一个穿堂,过了穿堂,进去才是个大堂,中间里面有个木板搭成的台子,应该是琴舞表演的地方,四周摆放了零星几个桌椅,木台两边各有一个通往二楼的楼梯,楼梯上绑着丝绸的带子,显得有些喜气。

  只是此时一楼只有零星十几个人,三三两两分散开坐着,似乎是一些下人护卫,并未见小眼睛山匪和他带进来的人。

  此刻大堂中人见到林月姚进来,一脸戒备的齐齐向门口看过来。

  “你是何人?不知道春风楼里不能随便进入吗?”一声音喝问道。

  林月姚转头一看说话之人从边上的一个柜台边转出来,身上穿着粗布短衫,顿时冷哼一声,不屑的一扬手中的锦服道:“我们老爷是随便的人吗?”

  这人是此青楼的龟公,早就练就了一副看人的本领,一看气度,二看穿戴,此时一看林月姚手中的衣裳料子,就知道是上等的,忙换上一副笑脸道:“不知小哥家老爷是哪位客人啊?也好让小的为小哥带路。”

  林月姚嫌弃的看着他,一脸看不上的表情道:“就你这腌臜人,也配知道我们老爷的名号?”说罢再不理他,自行上楼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