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月姚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二章 暂了

月姚 书画茶香 2000 2019.11.04 09:36

  光他的经历,就不是一般王孙能比的,十二三岁就在军队上阵杀敌,怪不得之前能在其身上感觉到浓重的煞气。

  “林大小姐,上次慷慨垫付银子之恩,严玦在此谢过。”严玦上前一礼道。

  林月姚从安王一行人身上收回视线,把铁棍递给了护院,对严玦福身还礼道:“刚才多谢严公子出言相帮。以前的事儿,严公子也是迫不得已,就不必再说谢了。”

  “林大小姐说的是,那咱们都不用谢来谢去了。”他笑望着林月姚,称赞道:“没想到小姐身手如此不凡,就算男儿中也没几人能比,在下无比的佩服。”

  “严公子太过夸赞了,花拳绣腿而已,如果不是安王爷及时出言制止,我俩如今,说不定已经在安王府中成为阶下囚了。”林月姚笑着道。

  “小姐这话玩笑了。”严玦也笑。

  林月姚确实是谦虚之词,最后上来的人虽然多,却也乱,两个小厮并不会武,所以几人之间没有配合,动作间还会互相干扰,还没有之前两个人给她的压力大。

  严玦指着永兴郡王离开的方向道:“此人怕是不会善罢甘休,小姐以后还是小心点为好。”

  林月姚挑眉,提醒道:“我看公子那一番话,让他更为记恨,更应该小心才是。”

  严玦抚了一下袖子,笑道:“看来咱们谁也不用提醒谁了。”

  此时小乞丐见危险已经过去,忙颠儿颠儿跑过来,没有眼色地插话,拍马屁道:“贵人你可太厉害了,竟然打了皇上御赐的狗,还把郡王给打跑了。”

  把郡王给打跑了?

  林月姚能想象出,接下来的流言能传成什么样。

  这不是帮自己惹麻烦吗?

  她出言澄清道:“这可说错了,人不是我打跑的,那可是安王的功劳。安王爷深明大义,在他的劝说下,郡王已经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所以下令放了我们。”

  “是这样啊,那安王太厉害了!”小乞丐抓了抓脑袋,嘿嘿笑了一声。他之前害怕因林月姚,自己被波及,所以跑的远,并没听到安王的话。

  此时大街上又慢慢恢复了秩序,大部分人已经散了,只是还有一些人的视线总是时不时聚集在他们身上。

  刚刚已经得罪永兴郡王,还是不要在此招摇,赶快离开的好。

  林月姚对严玦又是一礼道:“严公子的恩情小女子铭记于心,日后如有用得着的地方,尽管派人说一声。时间也不早了,就先告辞了。”

  严玦能在那种情况下站出来帮她说话,还狠狠地得罪了永兴郡王,在别人来看,可能是一种鲁莽行为,但是对自己,确实是难能可贵的恩情。

  这个时代男女有别,就算感谢也得让家里的长辈兄弟来办,只是她的情况特殊,不想麻烦大老爷和三老爷,自己又不能贸然请一男子吃酒。

  如果送礼表示,又显得是一种有价的侮辱,所以只能以后再找机会还了。

  严玦也还一礼,摇头道:“恩情不敢当,况且还没帮上忙,小姐不必在意。时间是不早了,那就再会。”

  旁边小乞丐听林月姚的话是要走,以为自己的银子要泡汤,心里着急起来,忙道:“贵人还要去银楼吗?就在前面不远。”

  “去!”

  林月姚对严玦点了一下头,就向小乞丐所指的地方而去。

  严玦看着她离去背影,突然勾唇一笑,从袖子里取出一扇子,扇了一下,觉得有些凉,又合上了。

  此时一个小童跑出来,冲着他不满道:“公子你太鲁莽了,你现在得罪了那永兴郡王,如果陛下怪罪下来,可怎么办好?”

  “好了,我确实是一时鲁莽,没想到那郡王竟然如此的不管不顾,这下可惹麻烦了。”他摇摇头,扇子在手心一敲,说道:“走吧,咱回家躲躲。”说完转身就走。

  小童跟在后面碎碎念:“公子别再这样了,我回去又要被夫人骂了。还有上次也是,差点被土匪给抓了,我回来被夫人一顿训斥,还被罚跪。我看这个小姐就是惹祸精,公子一遇见她就没好事儿。还有……”小童说起来没完没了。

  严玦充耳不闻,坐上马车回到了府中,就有一小厮上来道:“公子,管家让小的在此等公子,让公子回来就去老太爷的书房。”

  他回了一声:“知道了。”就往祖父书房而去。

  书房内,严老爷子正在摆弄一盘棋,见他来了,头也不抬的放下一白子,说道:“你这昨晚刚到,今天大早就出府,何事那么急?”

  “无事,就是去逛了一圈,听了几句闲话。”

  “什么闲话?”严老爷子,又放下一个黑子,看了看,又拿起来,犹豫不定。

  严玦在严老爷子对面坐下,说道:“听说昨儿皇宫有神仙显灵,今日皇上就要探讨佛法,去请了白云寺的慧心大师,和三清观的吕真人进宫。”

  严老爷子摆弄着棋子并没说话。

  “还有,我今天得罪了永兴郡王。”严玦也拿起一个黑棋子把玩,随意说道。

  “什么?”严老爷子一下抬起了头。

  严玦吓了一跳,狐疑道:“祖父,你缘何大惊小怪?”

  严老爷子问道:“你说你得罪了永兴郡王?如何得罪?”

  严玦也只是随便报备一下,让祖父知道这件事,心里有个底而已。

  这件事他打算帮林家大小姐之时,是笃定凭自己一番话,永兴郡王总要顾忌一点皇帝,谁知,那就是一个嚣张跋扈,无法无天的孩子。

  怪自己,做事前没了解敌人的脾性,就贸然出手,惹了一个麻烦到身上。

  不过,后来他也不后悔。

  甚至想过,永兴郡王只是皇帝的侄子,手中也没有什么权利,只要安王不帮他,还不至于闹到皇帝那儿,牵连到父亲。

  至于他自己,心中也有应对。

  只是此时看祖父的态度,估计自己还是算漏了什么。

  不由把今天的事,讲给严老太爷。

  严老太爷听后,命令道:“这半年你就不要出门了,在府中安心读书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