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月姚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护卫

月姚 书画茶香 3112 2019.10.09 01:04

  被一顿吼,阿赖这才道:“少爷上次和王公子斗蛐蛐败了之后,被王公子嘲笑,少爷气头上,就说要和王公子再次比过,王公子说再比也可以,不过要赌一百两银子,少爷答应了,不过出来后少爷就说后悔了。”

  听阿赖说道这里,林天羽青肿的脸上更黑沉了,不过也没说什么,他那天出来确实后悔了,他自己攒下来的银子也就一百多两,正好够拿来赌,一冲动就答应了。

  后悔也没用,君子一言九鼎,自己就算不是君子,也不能当一个出尔反尔小人吧?

  为了保住自己的小钱罐,他带着小斯找了一天的蛐蛐,府里府外翻遍了也没找到一个上好的,到了晚上不放弃地他又把府里翻了一遍,终于在竹文居抓到一个满意的。

  今天带着蛐蛐,信心满满的来赴约,见到王公子就把他那只名叫二郎神的蛐蛐给杀了个片甲不留,不仅保住了自己的小钱罐,还赢了对方一百两,正高兴呢,就听有人说:“既然赢了就再来一局吧!”话中带着不容反对的意思。

  林天羽一看,说话之人身上穿着一身金元宝藏青色绣花长袍,料子是上好的丝绸,头上一支羊脂玉发簪,脸上是高高在上的倨傲,身边还跟随着一个随从和几个黑衣冷脸的人。

  这人林天羽认识,叫顾永安,外人都叫他顾大公子,虽然没打过交道,但是这人却是很有名的纨绔,一般人都不会去招惹,只因他母亲是长公主,当今皇上的胞姐。

  长公主就这一个儿子,谁要招惹了能找谁拼命,所以,这人从小在京城嚣张跋扈惯了。

  如今倒是被自己给惹上了,林天羽是心里暗暗叫糟,嘴上却说道:“这位公子实在抱歉,在下还有急事,改天可好?”他确实有急事,让小姑姑一个人去逛园子,他也不放心。

  而且和这人赌,他这点银子也赌不起啊。

  谁知,他这话一出,顾大公子还没说话,他身边的随从就不屑道:“公子说让你玩儿,你就玩儿,别那么多废话。”

  林天羽的脸色一瞬间就难看起来,他长这么大遇到的哪个不是谦谦君子,就算有些无赖性子的,也没有和他这样语气说过话,对他不喜欢的,最多讽刺两句,却没有这样把他当奴才指使的,好歹他爹还是朝廷三品官。

  不过还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把心中的恼火压了下去,他想起有一个关于顾大公子的事,曾经有一个官员家的公子,被顾大公子给打废了,此官员去皇上那里告状,皇上把长公主叫去问话,结果,长公主见了皇上就哭闹,皇上无法,最后把此官员调出了京城,一个四品以上的京官,不知道被扔到哪个角落去了,至今也没还回京。

  也是因为这件事,才没什么人招惹这顾大公子的。

  想到这,林天羽只得道:“好,那就,玩一局?”不是他怂,不想当个硬骨头,实在是为了这几句话惹上这个麻烦,给家里招祸不划算。

  顾大公子挥挥手,身后一个人拿出一只白玉的罐子,顾大公子接过来,对林天羽说道:“你可知道我的规矩?”

  林天羽有点茫然,问道:“在下实在是不常来,并不知公子的规矩。”他以前倒是想常来,就是一次二十两不舍得,所以不知道顾公子也喜欢这个项目,如果知道,他肯定躲的远远的。

  顾大公子身边的随从昂着脸道:“一局?我们公子那是随便能玩儿的吗?起码要堵上三局!而且一局最少也得一千两。”他说的语气得意,似乎看到了别人不得不双手奉上银子的画面。

  林天羽这次是真的惊住了,这伙人是强盗吗?

  被上千两银子刺激了一下,林天羽的也不管对方强硬态度了,直接客气推拒道:“承蒙公子看得起,在下本不该拒绝邀请,但是,在下今天出门只带了一百两,并无赌资,还请公子另请他人吧。”

  那随从道:“没银子也没关系,你可以写个条子,不写也没关系,只要是这京城的,那都跑不了。”口气是一贯的得意,嚣张。

  林天羽摇头:“家里也并无多少银钱,就算在下写了条子,也无银兑现。”他是打定了主意不赌。

  一直未多开口的顾大公子此时冷哼了一声,轻飘飘的道:“敢不给本公子面子?”他扫了一圈退的远远的人群,道:“给我拖出去打。”

  就这样,两个身穿黑衣的人不由分说,就把他拉出雅园给打了。

  雅园的人也不敢拦着,只要不在雅园动手,碍不着他们的规矩,他们也管不着。

  这个顾永安实在是太嚣张了,一个无官无爵的人,仗着舅舅是皇帝,说打谁就打谁,还没地方说理去。

  林天羽只是感觉太憋屈了,憋的太难受了。

  此时阿赖还在对林月姚江讲道:“小的只有拼命护着公子,可惜小的太没用了,终究还是没护住公子,害得公子被打成这样了。等他们离开后,小的就带着公子去找大夫,拐了一条街,就遇到了停在那里歇息的轿夫,就让他们抬着公子去看了大夫,等看完大夫,又抬了回来,才去找人叫姑小姐。”说完,昂着脸问林月姚道:“姑小姐,现在怎么办?”

  林月姚看着雅园问阿赖:“那个顾大公子,此时可还在里面?”

  阿赖摇头道:“我在的时候未曾见他出来过,不过后来我带公子去看大夫,离开了有一会,这段时间就不知道了。”

  林天羽含糊不清的道:“你问这个干吗?难道还进去打他一顿替侄儿我出气报仇?”他怎么觉得姑姑是要搞事啊。

  林月姚点头道:“既然被打了脸,那就想办法再打回来,就算打不回来,也要讨个利息。”

  林天羽觉得姑姑是在说胡话呢,翻了个白眼,疼的又龇龇牙,咧咧嘴,吸着气说道:“小姑姑你说的轻松,那可是皇帝的亲外甥!敢动他,还不定被长公主怎么报复呢!咱们细胳膊拧不过大腿,还是算了吧。”

  林月姚不在意的道:“谁说要跟他直接动手了?他不是要赌吗?那就去和他赌!况且要先进去看看,万一人不在了,也只能作罢。”又问林天羽:“这里那里有卖蛐蛐的?”

  林天羽指一下雅园道:“雅园里面就有,不过好的都是天价,还有回字胡同,那里全是卖花鸟昆虫。”说完又急道:“我说小姑姑,一次一千两,咱家没钱赌啊!”

  懒得给他解释,林月姚直接道:“放心不花你家的钱,如果你不想去,就让阿赖先带着你回去吧。”

  说完就带着丫鬟往雅园走。

  不管她承认不承认,她和林家都是一体的,一损俱损。

  况且这个侄儿她也不讨厌,怎能眼睁睁的看着被如此欺负,既然无处讲理,那就去看看能不能用不讲理的方法来。

  林天羽看这小姑姑是铁了心的要去给他找回面子,内心不免感动的稀里哗啦的,却也不放心让一个小女孩一个人去面对顾大公子,一咬牙带着阿赖也一瘸一拐地跟了上去。

  林月姚走进雅园,看门的侍者还记得她是付过银子的,也没拦着。

  林月姚却在门内停下来,对侍者道:“我想斗蛐蛐,找人带路。”之前的侍者吉祥早在她出雅园时已经离开了。

  侍者道:“好的,贵人请跟我来。”他直接带着林月姚往园子里而去。

  林月姚却在旁边的房屋里,看见之前应聘相扑手的矮个子的身影一闪而过,估计是听到动静道门口查看的。

  林月姚装作不知道,问侍者:“房间是谁?”

  侍者看了看那个房间道:“是一个会点拳脚功夫的,来找管事要找点事做,只是管事不在,就让他等会,人有点不懂规矩,还请贵人见谅。”他以为林月姚因为被矮个子看一眼而生气了。

  林月姚没理他,径直向房间走过去,到了门口,对冬香道:“冬香去把人请出来。”

  冬香答应了一声,就进房间里去了,对着矮个子道:“我们小姐请你出去呢,跟我来吧。”

  矮个子有些忐忑的语气道:“你家小姐是?”

  冬香傻乎乎的道:“我家小姐就是我家小姐呀。”

  春香想捂脸,这丫头以前就知道睡觉,什么事也做不了,如今虽然不睡了,做起事来却还是一个迷糊的。

  矮个子不敢再问了,只好跟着冬香出来,见到门外一群人,不过他还是一眼就看出来站在中间的林月姚才是要找他的人,就对着林月姚抱拳行礼道:“见过小姐,不知小姐找在下有何事?”

  林月姚道:“你需不需要银钱?”

  矮个子愣住了,顿了一下才道:“小姐是何意?”

  林月姚道:“我只是想知道,你需不需要银钱,需要多少。”

  矮个子似乎是反应过来了,也干脆的道:“小的需要十两银子。”

  “我给你五十两银子,做我的护卫,你可愿意?”林月姚说完,对着春香伸出手。

  春香忙取出五十两的银票递给林月姚。

  林月姚递到矮个子面前。

  反应过来的林天羽忙挤到前面,对林月姚道:“姑姑,你是不是不知道价钱啊,这里京城护卫最高一月也才十两银子,咱家的护卫才三两,你这是不是给太多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