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月姚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二章 演戏

月姚 书画茶香 2043 2019.11.16 07:07

  徽先伯夫人似乎正在估量她的价值,还并未注意到她怠慢的态度。

  大夫人却笑着提醒道:“月姚,怎么还不给徽先伯夫人见礼?”

  林月姚看了大夫人一眼,自顾自在一边的椅子上坐下,浅笑道:“我从小在乡下长大,只有一个把我当丫鬟使唤,还万般苛责的奶娘,并未有人教导礼仪,所以请问大嫂,平辈之间该如何见礼?”难道算计自己,还要自己隐忍配合吗?

  大夫人脸色一下变得难看起来,这话外人一听,就知道是她这个长嫂不管年幼的小姑子,到时候此话流传出去了,让众人怎么想?那些夫人那个不是管后院的,见得事多了,谁还猜不出她真正的用心?只怕能把她想的更不堪。

  她抬眼凌厉的看了一眼林月姚,没想到在外人面前竟然直接揭她的短,还如此不客气的质问,这是打定主意要跟自己撕破脸吗?

  徽先伯夫人脸色也不好,这话她听明白了,是说她不懂平辈之间的礼仪。一个黄毛丫头,竟然用如此的口气与她挑刺。

  她脸色一沉,对林月姚呵斥道:“长嫂如母,小小年纪竟然对着长辈如此说话?还有没有长幼尊卑?”

  林月姚看也没看两人,点头赞同道:“对,长嫂如母,所以我竟然十多年未见过如母的长嫂。而夫人又是什么身份来和我这语气说话?我爹和您公公是朋友,您拿长辈的身份来教训我,是想和我爹和您的公公平辈而论吗?还是说……”说道这里打住了,她下面的话更难听的没有说出来,刚才是被她打量货物一般的眼神给刺激了一下,差点就说过头了。

  本来与这徽先伯夫人无仇无怨,就今日的事,算计她的也是大夫人,与这徽先伯夫人无关。

  不过,这打起嘴仗来还挺过瘾的。

  徽先伯夫人气的站起来,面上怒火中烧,指着林月姚,不知道怎么回嘴,实在是对林月姚一点也不了解,最后口不择言道:“就你也想跟我平辈?我呸!你娘那到处勾三搭四,连老头子也勾搭的狐狸精,能生出个什么好货色。”

  又对低头似乎在沉默的大夫人道:“你有这样一个小姑子,也够你受得了,不过你说的事就算了,我可受不起。”说完就要走。

  大夫人却猛地拉住了徽先伯夫人,面带歉意的道:“抱歉,是我连累了你。”她叹口气,脸上带着无奈,对着林月姚温声道:“以前把你留在老家,都是我的错,你贴身奶娘是当年老爷子千挑万选的,以老爷子的眼光,我以为信得过,谁知道她竟然是个包藏祸心的,欺上瞒下,我也实在是被她蒙在了鼓里。你因为我的疏忽受了苦,心里埋我怨我,我可以理解,但是你不该把气撒到徽先伯夫人身上。”

  大夫人说的情真意切,林月姚这个被她算计的受害者都差点信了,更不要说徽先伯夫人,她脸上怒容没有了,看着大夫人的脸上满是同情。

  大夫人又换成好大嫂的形象,苦口婆心道:“我知道你是个好孩子,这几天也看得出来,你是个聪明伶俐乖巧懂事的,你能成长的这么好,我很高兴,也不希望你因为对我的不满,而任性的毁掉自己的名声,因为你大哥出京之前还和我商量过,要好好的给你找一门好亲事。”

  大夫人又叹口气,最后道:“我言尽于此,你自己在这好好想想吧。”她说完拿帕子抹了抹眼睛,拉着徽先伯夫人走了。

  林月姚看得差点为大夫人的演技鼓掌了,当着徽先伯夫人的面,在自己面前演了这么一出戏,不但挽回了自己对年幼的小姑子不好的歹毒心肠,也保住了大夫人对她的算计,还把错都推到自己身上,显得大夫人多么大度,多么无辜,而自己多么无理取闹,多么不理解别人。

  如今自己得罪了徽先伯夫人,大夫人只怕对把她嫁到徽先伯府的决定更满意,也更坚定了。

  只是林月姚有些好奇,这亲事大夫人要怎么定下来?难道不经过自己同意,就直接给自己定了?

  还有大夫人,林月姚真没看出来,平时不是板着脸,就是沉着脸的大夫人,还有这样丰富的表情。

  林月姚笑了笑,并不为自己的亲事担心,能不能算计得到她还不一定呢,就算算计到了,那男人是个老虎,她也能把他变成病猫。

  坐在椅子上并没动,她心里想着的是徽先伯夫人的最后一句话,这身体的母亲勾三搭四,是说的勾引这身体亲爹吗?当时大概发生了并不光彩的事吧,不过这应该和大夫人无关,看大夫人听后并未有什么反应,那她们的恩怨就是更早以前。

  站起身,林月姚不想了,还是等何平那边的消息吧,到时候自然就能知道了。

  走出客房,秋香不解地问:“小姐,刚才您为什么要惹得大夫人生气?”

  林月姚未对秋香说过大夫人算计她亲事之事,秋香小小年纪,还看不透这些內宅的手段伎俩。

  所以秋香此时还是一头雾水。

  只是觉得得罪了大夫人,以后的日子可能不会好过。

  还有大夫人刚才那些话,她听着觉得不对,很想反驳,但是又怕自己多嘴说话,会给姑娘找麻烦,只能忍着。

  此时没了人,秋香才憋不住心中的疑问,问出了声。

  林月姚丢出一个让秋香心惊的答案:“大夫人与徽先伯夫人是在谈论我的婚事。”

  秋香确实又吃惊又气愤:“大夫人怎么能这样?刚才那个夫人明显不是个好相与的人。而且当初大老爷不是答应过小姐,婚事要您自己做主吗?怎么能出尔反尔?”

  林月姚道:“自作主张的人是大夫人,大老爷不算言而无信。”

  秋香道:“他们是夫妻,谁答应不都一样吗?”

  这可真不好说。

  林月姚随意走着,看着宏伟的寺庙,在心里叹口气,原主的娘留下如此的大麻烦自己走了,不但原主因她之故,被害死了,这麻烦还被自己接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