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月姚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五章 见孙

月姚 书画茶香 2058 2020.01.18 21:34

  这些官场的东西林月姚还是懂的不多,她能猜到肯定不到两千,还是根据齐玄恒那句话猜测而来,没想到竟然只有八百,怪不得他只能深入敌营。

  八百对上一万,想赢,太难了。

  陈大力一直等到午饭过后才满身狼狈的回来,进院就粗声喊道:“师父我回来了,哈哈哈!从今以后我陈大力就是你的人,不再是山匪了。”

  林月姚:……

  这话怎么听着像是收了个对象呢?

  齐玄恒也没问陈大力这伤是怎么来的,更不再纠正他对自己师父的称呼,纠正也无用,只点了头。

  陈大力看着两人用完饭,放在院子石头上还没人来收的碗筷,捂着空空的肚子骂道:“这帮孙子,离开了寨子就不给我饭吃了。”

  林月姚看着饿的团团转的陈大力,想着“脱离寨子毕竟是挑战当权者权威,不管是孙大王还是王长,皆是刚品尝到权利的滋味,是不能容忍背叛的,能脱身而出已经是陈大力有本事了。”

  虽然不知陈大力用的什么方法脱身,但林月姚对此也没太大兴趣开口问,但看陈大力身上衣服破烂,还带着几处小伤口,也能猜出一些,必定是不怎么愉快的。

  虽然如此想着,但林月姚还是道:“那孙大王能同意你离开,看来也是一个不错的人?”

  “你不知,我出去没多久就遇到了那王长,这小子二话不说就要把我拿下,我又怎么会怕他?”陈大力说着,虎虎生风的舞动了几下手脚:“我唰唰唰几下,就把几人搁到在地。”

  他在一个自以为美的姿势上停了留一下,才收了架势站好,又哼了一声道:“王长见奈何不得我,又喊了会弓箭的来,我知道他今日打定主意非要我的小命,正准备先冲过去把他拿下了,这时正好姜先生来了。”

  他眉头皱了一下,抓了抓脑袋继续道:“姜先生要求跟我单独聊了会,问了问我的打算,在得知我是跟师傅去学武,便说我如果想学,他可以推荐给我一个师傅,并且说此人武功盖世少有人能及。”

  陈大力拍了拍胸膛,对着安王齐玄恒道:“但我陈大力可是已经有师傅的人了,怎能再答应他,那不是成了言而无信的小人了吗?但我又一想,这不正是一个机会吗?我虚意答应后,他才做主放我离开。从头到尾我根本就没见大王。”

  林月姚听完后,觉得这个能擅自做主的先生,在这叛民里身份一定不低,正想问话,就听齐玄恒道:“他可有说推荐你的那人在哪?”

  陈大力摇头道:“他没说,他只说等我出去了再联系我。”说完又赶忙压低声音表态道:“师傅我那都是骗他的,我绝对没有叛出师门的意思。”

  完全把齐玄恒拒绝收他为徒的话给自动过滤了,一口一个师傅喊的自然无比。

  齐玄恒也无视了他师傅的称呼,又问道:“孙大王你可见过?”

  “自然见过几次,长的还不错,就是没我英俊。”陈大力一拍自己粗壮的手臂道。

  这人的审美是肌肉做的吧?

  林月姚抽抽嘴角,问道:“这个姜先生是何人?怎地说话如此管用?”

  陈大力摸着脑门想了想,最后摇着脑袋道:“不知,你们不说我还真没想过,只知道别人叫他姜先生,是什么身份却不知道,但几次孙大王出现都带着他,我以为他是账房先生。”

  这个人还挺神秘。

  陈大力没一会儿饿的哇哇叫,却也不敢出去找吃的,在房间里翻箱倒柜找出半块前几日剩下已经干掉的玉米饼,泡着水吃了。

  晚饭时间未至,便有人来传话,说孙大王有请。

  齐玄恒顶着一脸的络腮胡,带着扮成小厮的林月姚跟着来人往外走。

  陈大力见了,二话不说忙跟在二人的身后。

  林月姚边走边随意瞧着,只见房屋错落的散布在这座山寨中,并且还各有不同,有茅屋、木屋、石屋,远处甚至还有人暂时用树枝搭成一个翠绿的枝叶子屋子,简直是五花八门。

  配上穿梭其中的男女老少,就像是一个普通的村落一般,充满了烟火气,让人一瞬间忘记了这是一个叛乱的寨子。

  两人被孙大王派来的人带着往东边走,没一会就剩下木屋和石屋,连人也少了,只有穿着短衫疑似护卫的男人,或两个两个站着,或四五人一队巡逻。

  林月姚竟然还看到一处在施工,到处堆放着青砖和粗大的木头,人们在其中忙来忙去,看来似乎在盖房子。

  陈大力看林月姚往那边看,主动解释道:“这是给大王盖的房子,他们说是宫殿,要配得起大王的身份,可花了不少钱呢。我也不懂宫殿是啥样,以后可能也看不到了。”语气还颇为遗憾。

  林月姚心想,你要是把你那死缠烂打一直保持下去,或许还能看到更大的宫殿。又把视线放在那施工处,看了几眼后便移开了。

  就这点材料,也盖不出什么宫殿来,只不过这些人不赶快练兵,都无银子了竟然在这儿盖宫殿?

  林月姚暗自摇头。

  带路之人把三人带到一所有四人把守的大院子前停下,转头道:“你们等着,我去里面给你们传报。”说完便抬脚进去了。

  这派头还真像一个上位者。

  几人只能在外面等。

  陈大力上去拍了拍门口其中一个侍卫的肩膀:“兄弟,你这行啊,什么时候调来孙大王这里了?我这还没听到一点风声,不够意思啊。”

  那人和这里普遍人一样长瘦瘦黑黑的,单眼皮此时大睁着目视着前方,无视了陈大力这自称兄弟的话。

  他可是听说了,这陈大力可是已经叛变了,不再是寨子里的人了,临走时还得罪了王长,如今这叛徒来和自己称兄道弟,让别人知道自己和这叛徒是兄弟,岂不是要让这叛徒的仇人把帐都算到自己头上?

  但自己确实和他不熟啊,以前见了自己可没这么亲热,总是喊自己小子,莫不是自己以前有得罪过这陈大力?如今临走了趁机报复?

  这人仔细想想也没想出自己得罪他的地方,只能稳稳的站着,面上继续无视,心中却已经忐忑不安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