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月姚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侄儿

月姚 书画茶香 3068 2019.10.03 07:35

  春香想了想,不是很肯定的道:“是不是三夫人想让您对大夫人怀恨在心。”

  到了井边,春香拿过桶打水,见林月姚点头说道:“你想的很对,这些夫人们啊,最懂得说话的艺术,经常话里有陷阱,以后多想想就明白了。”

  林月姚舀水洗了洗手这才又说道:“第二句话就很明显了,把第一句话的伤心转为怒气,并且给了我一个发泄目标。”

  春香突然接话道:“我知道了,三夫人是不是要告诉小姐:小姐本来是老太爷手心宠着的,就是因为老爷子不在了,长嫂如母的林大夫人把小姐留在乡下不闻不问,才让小姐受了十年苦?这三夫人也太坏了,竟然利用小姐。”春香难得气愤道。

  林月姚笑道:“你啊,有什么好气的,她这也就是言语暗示,不上当就行了,咱们就住一段时间,没必要惹麻烦,更没必要生气。”

  春香压下心底的气愤,总不可能让小姐反过来安慰她一个丫鬟吧。

  只是气愤刚压下去,心底又升出一股无力感,沮丧的对林月姚道:“小姐,不如您再收一个聪明伶俐的丫鬟吧?”

  冬香单纯迷糊,秋香虽然机灵,还是不够稳重,至于春香自己,她只觉得来到这京城就有些力不从心。

  林月姚认真的看着春香,道:“你自从来到京城就太紧张了,我不是必须依靠别人生存的孤女,之所以选择来到京城林府,是因为这条路是对我最有利,最便捷的,但是这不是必须的。”甩了甩湿漉漉的手,对春香安抚笑笑道:“放松点,一切有我呢,只要你们把我吩咐的事做好就行,其他的你们不必担心。走吧,吃饭了。”

  春香向外一看,秋香带着白慈已经打饭回来了。

  摆好饭,等白慈下去了,秋香突然说:“小姐,我打听了一些府里的消息。”

  林月姚道:“说吧。”

  秋香道:“林大老爷有三位公子,两位小姐,大公子是大夫人所生,已经娶了亲,妻子是张太傅家的孙女,大公子如今还在国子监读书呢,不常回家。二公子也是大夫人所生,如今似乎夫人正在操心二公子的婚事,三公子是云姨娘所生。林大老爷是有两个姨娘,一个柳姨娘,还有一个云姨娘,柳姨娘曾经是大夫人身边丫鬟,生了一个女儿,比大夫人所生的二小姐小了一岁。至于云姨娘,告诉我那个丫头也不知道这云姨娘的出身。”

  秋香说完,看了林月姚一眼,见她没有要说话,就继续道:“林三姥爷有两位嫡出的公子,有一位妾室,听说这位妾室有一次出来采花,不小心弄死了三夫人种的名贵花草,被当着下人打了二十板子,就再也没敢出过门。小姐,就问出这么多了,再多的那丫头只说不知道。”

  从若有所思状回过神,林月姚夸奖道:“问出这些已经很好了,再多了,或许她们并不知道,知道的我们也没必要问,以后就不要再故意打听了。先吃饭吧。”

  “好的小姐,那以后我就不故意问了,我只要专心听就行了。”秋香笑嘻嘻的道。

  春香看着秋香说了一句:“你个机灵鬼。”

  冬香也忙插嘴道:“那我以后也帮小姐听着。”

  秋香看了冬香一会,突然道:“冬香,你最近白天是不是都没怎么睡觉了?”

  冬香高兴道:“是啊,自从开始赶路进京,我的瞌睡病就好像好了。”

  林月吃着饭,听着三个小丫鬟叽叽喳喳的说话,脸上也不自觉的带了一些笑意。

  吃过饭,在院中稍站了一会,林月姚就感觉到有些困倦,干脆上楼午睡去了。

  等到再次醒来,太阳西斜,时间已经不早了。

  林月姚在床上躺了一会,起身走过去插上门,坐回床上,意念一动,整个人就从房间里消失了。空间里的小麦水稻也已经成了苗,仓库又恢复成了两座小山,上次粮食雨下了半天,把以前储存的全都用完了,如今仓库里是上次的一次收成,几个粮行应该还有货,剩下的要等海掌柜来了,租个粮仓再处理。

  林月姚向一个木屋走去,这原来是个草屋,里面只有一些农具,后来可能是升级了,就变成了木屋,而且还必须要身体进入空间,木屋才能显现出来。

  如今木屋里面多了两排柜子,一排里面是空的,一排里面放了一些种子。

  林月姚想开酒楼,不是为了别的,而是因为有这些种子,各种菜的种子,而且还有一些她闻所未闻的,到时候不多,只拿出一两种此处没有的,就不怕酒楼生意不火。

  捡了几个调味的菜种上,其中还有两样她也不认识的,到时候给杨大爷,让他自己去试验。

  忙了一会,出了空间,夕阳已经快到了地平线。

  等吃过饭碗,一天已经又要过去了。

  古代完全没有夜生活,一到晚上就要早早睡觉,每到晚饭后,林月姚就特别想念前世的灯红酒绿,手机电脑。

  真希望空间升级之后,能出现这东西啊。

  林月姚天马行空的胡思乱想着。

  她此刻躺在院中的躺椅上,望着天上的星空发呆。

  屋檐下的两个荷花宫灯,驱走了周围的黑暗,也拉高了躺椅和林月姚的影子。

  突然她感觉到外面似乎有脚步声靠近,院子其他丫头也发现了,正要上前查看,就见一个人猛不丁的从院墙外伸出个头来,吓的几个小丫鬟惊叫出声。

  墙外那人也吓的一缩脖子,后来似乎是反应过来了,忙把食指放在唇边“嘘”了一声,压着嗓子道:“别叫!”

  白慈和青芝认出了来人,对着林月姚轻声道:“这是咱们府里大房的二少爷。”

  林月姚听了吩咐道:“去把们打开吧。”

  白慈忙应了一声,跑去开门。

  门刚开了一个缝,二少爷林天羽就和小厮轻手轻脚的挤进来,直奔院子的一个墙角而去。

  众人这才注意到,那个角落有“唧唧唧”的蛐蛐叫声传出来。

  林天羽轻手轻脚走过去,手里拿出一张细网,小斯把灯笼放地上,两人一人拉着网的两个角,就朝角落扑过去。

  扑完忙对小斯叫道:“快快,照一下看抓到了没有!”

  “少爷,小的就来。”

  小斯忙把灯笼照过去,两人仔细一看,小斯高兴的叫道:“抓到了,抓到了,少爷。”

  林天羽小心翼翼的把蛐蛐从网中取出来,看了看得意道:“体壮,头大,背宽,大腿粗壮有力,看看这色泽黑亮黑亮的,看看这毛刺,比姓王的也不差啊。阿赖,小爷我有赏,赏你二两银子。”拍了拍小斯阿赖的肩膀,收回手,从腰间取出了一只竹筒,把蛐蛐放在了里面,再塞上口子。

  阿赖高兴的眉开眼笑,拍马屁道:“王公子那哪里能跟您这比啊,等明天比赛的时候,一定把它那个什么二郎神咬的落花流水。”

  两人转身,这才注意到一院子的人都在看着他们。

  林天羽小声问阿赖:“这是谁啊?咱们府上什么时候来亲戚了?哪家的啊?”

  阿赖也小声回道:“少爷,您这两天忙,小的忘记和您说了,咱们家没来亲戚,只是您来了一位姑姑,老家来的,亲姑姑,就您爷爷续弦给生的那个小姐,夫人给安排住在竹文居。”

  林天羽“哦”了一声,又嘀咕道:“这也太小了吧,怎么看着才十三四岁啊。”

  阿赖道:“听说十四五了,这是长辈,再小您也要见礼啊!少爷。”

  林天羽脸皱成了一团,不情愿的小声道:“可是向一个十四五的小姑娘叫姑姑,她不别扭爷别扭啊。”

  阿赖也皱起脸小声道:“那怎么办啊?要不咱们就当不知道,就这样跑了?”

  林天羽眼睛一亮,对着阿赖道:“好注意,就这么办!”

  一院子丫鬟就见他两在那里嘀嘀咕咕,也不知道说些什么,但是主子没发话,她们也不敢出声,就奇怪的看着他们。

  林月姚耳力好,坐在椅子上,听着他们的小声嘀咕,有些想笑,没想到这个排行老二的,人也这么二。

  只见十六七岁的少年清清嗓子,挺着胸膛说道:“爷……啊我这事儿也办完了,不打扰你们乘凉了,你们继续啊。”总算没好意思在小姑姑面前自称爷。

  见他打定主意要蒙混过去,不上前拜见,林月姚起了坏心,偏不如他的意,开口说道:“你们两个在哪当差的啊?不知道晚上不能进入女眷的院子吗?”又对春香使了个眼色,说道:“我看这两个人鬼鬼祟祟的不像是什么好人,去把找大嫂找来,咱们问问清楚。”

  小姑姑声音虽然柔软动听,但是说的话却吓了林天羽一个激灵,他可是偷偷进花园来的,被母亲知道了还不知道怎么罚呢!恐怕新抓的蛐蛐也要被没收了。

  见春香大声道:“好的小姐,奴婢这就去找大夫人。”

  林天羽终于急忙开口留人:“别……别去。”

  他不傻,这时候已经听出来了,人家这是已经看破了他身份了。

  见躲不过,只能上前来,行礼道:“小侄林天羽,见过小姑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