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月姚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五章 家破

月姚 书画茶香 2064 2020.01.06 22:26

  林月姚道:“当然,我是一个看病大夫的学徒,你去问李三儿,一问便知。”

  书生男子看了林月姚一眼,然后转身出了屋子。

  剩下的两个老人看着她年纪小小,长的挺眉目舒朗,不像是一个坏人,就请她坐下,老头儿问她道:“刚听小伙子是学医之人?在哪家当学徒?”

  林月姚听话的坐下,垂下头乖巧的回答老人道:“我师傅是一名游医。”

  “哦,原来是游医啊,本还说这四里八方的大夫老汉都识得,弄不好你师傅也是相熟之人呢。”老汉摸着胡子,又问道:“那你师傅呢?怎的在这时,还带着你这孩子,跑来这吃人的地儿啊?”老人说到吃人的地儿,拿手杖戳了戳脚下的土地。

  林月姚之前倒是没有想这些,只能随口胡诌回答老人道:“我师傅做游医也有很多年了,如今收了我做徒弟,就想回老家去开个小药铺,过几年安稳日子,谁知经过这里,却遇到了这种事……”

  老人不知信没信林月姚的说辞,张口还想再问,就被门口的动静打断了。

  只见书生男子扶着受伤的李三儿过来了,李三儿走到门口就迫不及待往里张望着问:“小大夫在哪?”

  林月姚看到李三儿笑道:“李三哥,刚才看着你挨打没有出来帮忙,请多见谅,听说你母亲病了,小弟医术只学了皮毛,不知道能不能帮到你的忙,你能和我说一下大娘的病情吗?”

  李三儿不知刚才外面的情况,刚才他只听说有大夫来了,就忙挣扎着要出来,并未听清书生说的是什么,如今见了林月姚,听对方说要帮自己母亲治病,高兴的眼眶含泪,只觉得自己老娘有救了,忙说了病情。

  林月姚跟着爷爷没学几天医术,但是在中医世家长大,就算她不学,有些病症的治疗方法还是会进入自己的耳朵,常年下来,多少耳濡目染之下,也会治疗一些简单的病症,比如风寒发热,止痛止咳,清热解毒,等等……

  李三儿娘这病就属于高热,是不是风寒却不知,但是只要今晚把热度控制了,明日如果能请来大夫,这命就保住了。

  林月姚对着就对李三儿点点头,明说道:“如果你说的没错,你娘这病,我或许只能帮你控制一晚上,明日你能请来大夫吗?”

  李三儿猛点头:“能!能!”说完腿一软,对着林月姚就磕头,嘴上还道:“谢谢小大夫,你要是能救了我娘,你就是我李三的大恩人。”

  李三儿也不管林月姚是不是学徒了,只要会医术的,就是他老娘现在的救命稻草,经过刚才的事,他已经不敢再去找王二叔了,实在是距离太远了,万一再遇到巡逻的,他丢了小命是小,丢下老娘妻儿,可让她们怎么活?

  何况请不请的动王叔,李三儿心里也没底。

  林月姚受这一拜心里是有些惭愧的,如果不是她需要一个切入口打听情况,或许也不会管李三儿这事,忙起身扶起他。

  李三儿心里担忧老娘,所以感谢了书生,就和林月姚告辞了这家人。

  两人在门口等巡逻队伍过去了,才开门出去,身后的门马上又被书生关上了。

  林月姚跟着一瘸一拐的李三儿向城西走,路上躲过了一个巡逻队才到了李三儿的家。这地方有些偏僻,属于小镇外围了,低矮的土围墙圈起的一个院子,院子中的门都比围墙高出一节。

  李三儿敲了敲门,等了一会,只见有些光亮从开着的屋门中透出,屋内却并无动静,李三儿还要再敲,却被林月姚伸手给拦住了。

  林月姚皱了皱眉,又吸了吸鼻子,心下一沉,二话不说手一抬,扒着院墙翻进了院子,然后从里面把门打开。

  李三儿此时已经有了不好的猜测,他慌慌张张的进了门,身上的伤让他一个趔趄扑倒在地,他挣扎着起身,口中还焦急的喊着老娘和妻儿的名字。

  林月姚默然的上前扶了一把,李三儿在林月姚的搀扶下起身继续往屋内跑,刚走进门他就睁着双眼,张大了嘴顿在原地。

  在浓重的血腥味中,林月姚扫了一眼屋内,只见满地血迹中躺着一个男人和两个孩子,孩子模样极惨,看着却都像是已经没了气息。

  此时的李三儿喉咙发出野兽一般的“呵呵”声,身体的血液似乎都冻结了,过了一会才凄厉的“啊”了一声,然后踉跄的扑过去一手一个抱着两个孩子,脸上是痛苦道极致的狰狞,眼泪汹涌而下,脖子里却像是被什么掐住了似的,发出一些杂乱的咆哮声。

  过了一会才像是想起什么,李三儿抱着一个孩子向门口的林月姚跑过来,像是看到一点希望,嘶哑又期盼的道:“你帮我救救他,救救他,他是不是还没死?你看看好不好?”

  林月姚能感觉到孩子已经没了气息,却还是伸手摸上了孩子的手腕,触手孩子身上的温度已经快要凉了,皮肤也已经失去了弹性,感觉不到任何脉搏。放下手,对李三儿摇了摇头。

  李三儿双眼的神采一瞬间寂灭了,他突然仰头拼劲全力嘶吼了一声,这声音划破夜空,冲上了云霄,却点不亮这黑暗的小镇,引不来一丝的喧哗。

  能理解李三儿的痛苦,但是林月姚也知道,任何安慰对他都无用,便走到另一个孩子身边,蹲下身摸了摸脉搏,也是没有一丝生息。站起身又往最近的里间走,里面似乎是一个卧房,却甚是拥挤,不大的空间放了两张床,此时屋内一片凌乱,床上却还有一个女人衣衫不整的躺在其中一张床上面,青丝散乱,双眼大大的圆睁着,在女子脖子上还插着一支木簪。

  林月姚叹了一口气,拉起地上的被子盖在了女子的身上,又转身出去了。

  这时李三儿也想起自己的妻子,抱着儿子就冲进了里间,随后又是凄厉的哭吼。

  此时林月姚又进了另外一面的里面,这房间放的杂物比较多,在众多杂物中间,有一张小床,一位面容枯瘦,脸色发红的老妇人躺在上面,人事不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