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月姚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四章 安王

月姚 书画茶香 2044 2019.11.07 01:18

  林月姚对这个丫鬟的作为摇了摇头,没有哪个丫鬟这样毁小姐名声的。

  她扫了店里一眼,发现乞丐与护院都不在,就猜到丫鬟所说的乞丐大概就是自己带来的小乞丐了,这会不在,应该是看惹了祸又跑了。

  这时门外的护院探头往里看了一眼,见到林月姚下来了,就小心翼翼进到店里,来到林月姚身边,还没开口,林月姚就先问道:“怎么回事?”

  护院也看了闹事的丫鬟一眼,回道:“那是永嘉侯的庶女,小乞儿被那丫鬟挤了一下,撞到那小姐身上,那丫鬟就开始不依不饶,小乞儿被吓跑了。小姐咱们也快点走吧,不然被知道小乞儿是被咱们带来的,岂不是又是一桩事?”

  林月姚点点头,既然是丫鬟先碰到的人,小乞丐并没错,那自己也不用上赶着去惹麻烦。

  三人趁众人围着看热闹,没注意自己这边,就出了店铺。

  被林月姚派去送哑巴小乞丐父亲去医馆的护院,此时也正在门外等着。

  看到林月姚出来,忙上来回话道:“姑小姐,人先留在了医馆。那大的叫花子是受了伤寒,大夫说病已经伤及肺腑,还带着高热,再去晚一点,恐怕不死也要伤及脑子。只是姑小姐给的钱还不够,大夫说还少十两银子。”

  林月姚让秋香给了他十两,那护院接过银子走了。

  “这里最好的绣楼可知道在哪?”林月姚问身边护院。

  这护院忙点头弯腰道:“知道,知道,小的这就带姑小姐去。”

  林月姚跟着护院走没多久,跑掉的小乞丐就又突然跑出来,跟上林月姚,做出心有余悸的样子,拍着胸口道:“娘哟,吓死俺了,差点就给栽赃陷害了,还好俺机灵,趁那坏心眼小娘们不备溜了。”

  林月姚随意问道:“你还知道这是栽赃陷害啊?”

  “俺咋滴不知道?那丫鬟可是故意推俺的。”小乞丐面露气愤:“还不是看俺好欺负。”

  这句说完,小乞丐低下了头,只一个呼吸间就又抬起头,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道:“哼,等下次,一定找人教训教训她。”

  林月姚能感觉到她低头的一瞬间,是极难过的。

  蹲下身用袖子盖住手,抓起小乞丐的手,在袖子底下放五两银子到他手里,说道:“今天你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我就再送你几句话,乞丐不是生下来就是乞丐。你掉进泥坑里也没关系,但是,一定要有从泥坑里爬出来的信念,只要信念不灭,抓住机会,一定能成功。”

  握了握小乞丐的枯瘦的小手,让她握紧了那五两银子,注视着她的眼睛,带着鼓励又道:“现在就有一个机会在你手中,能不能从乞丐的泥坑里爬出来,就看你自己了,好好想想吧。”

  小乞丐愣愣的看着看着走远的林月姚,破烂袖子下的手紧紧握着银子,眼眶开始发红,泪水慢慢流了下来。

  站着哭了一会,小乞丐一抹眼泪,拿着银子往成衣铺跑去,买了一身粗布衣,顺便向掌柜要了点水,洗了脸,梳了头。

  没一会,一个面目清秀的小童从成衣店走出来,他快步穿过两条街,到了一个酒馆前面,在门口忐忑站了一会,最后鼓起勇气整理一下衣裳的褶皱,清了清嗓子,迈开脚步,进了酒馆的门,来到柜台前,对着算账的掌柜道:“掌柜的,听说您这暂时少个洗碗的……”

  ……

  安王一路冷着脸,带着弟弟永兴郡王回到安王府。

  永兴郡王齐玄礼,有些惴惴不安的频频偷看安王。

  他长这么大,还没怕过谁,在王府里,母亲从来未有苛责过他。进了宫,皇帝也一直对他和颜悦色,偶尔还能大着胆子撒娇卖乖提要求,无往不利。

  如今面对这个有些陌生的哥哥,却让他感到胆寒心怯,每次话也不敢说。

  进了府门,招呼也不敢打一声,撒开腿,就往老王妃所在的院子快跑而去。

  安王像是没有看见齐玄礼的离去,继续往自己的书房走去。

  到了书房,一个身穿儒袍,外披素衣的中年男人,从容的从坐着的椅子上站起身,弯腰行一礼,站直身子道:“王爷,刚才城外的人传消息回来,说已经查明了劫匪的大致去向,至于具体行踪,还正在继续派人查询。”

  安王点点头,伸手让了一下道:“于先生请坐。”

  于先生坐下,拍一下膝盖,皱眉道:“这件案子已经快过去十天了,如今才这点进展,被我们发现这两劫匪不往外逃,而是来到京城。看来之前的猜想没有错了。”

  安王拿起桌上一个小瓶子,口朝下,往手心里倒出一张卷着的薄纸,抻平了,边看边随口道:“我们不急,有人急了。”

  于先生展眉笑道:“王爷早就打着,让对方自动送上门来的注意啊。”

  安王看完信,脸上依旧没什么表情,把信纸放书桌上对于先生道:“你也看看吧。”

  于先生站起来,走两步到书桌边,拿起信看了一眼道:“原来是四来县那边的信啊。”

  说罢又顺嘴道:“其实这个小城以前是有名字的,在前朝未建城之前,那里是一片杨树林,总是落了很多鸟雀,人们就叫那里为落雀林。后来人也叫那座城为落雀城。”

  说到这里,突然指着信上道:“心狠手辣,野心勃勃啊!为了一点粮食就要葬送这么多的人命。”

  安王说道:“看后面。”

  “四来县令钱山庆,下令开仓放粮,设粥棚三处。”于先生皱眉,沉吟了一下道:“他这是要把流民引去?”

  安王“嗯”了一声,不再多谈此事,道:“心里有底就好,那边如今多方盯着,不要管。”说罢站起来,道:“我进宫复命。”

  于先生把信卷起来,又放回竹筒里,道:“案子已经过了十天了,王爷是该去给皇上报一下进展。”

  安王进了宫,先去了御书房,御书房的内侍告诉他,皇上身体今天不适,人在寝宫歇息。

  安王又去了寝宫,路上见到太子。

  太子带着贴身的太监从对面过来,看到安王,笑着招呼道:“玄恒,怎么?来看我父皇?”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