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月姚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五章 海府

月姚 书画茶香 2039 2019.12.26 20:21

  他现在就像心口塞了一团子棉花,堵得发慌。

  第一次见林月姚,这女人就挑衅他,而且还让他在擂台上吃了大亏,现在想起那女人的一脚,他就不自觉的夹了夹腿,那次真是丢了大人了,本想不顾颜面让护卫一起上去好好教训她的,谁知道那女人几句话说的自己心神恍惚,把教训忘到脑后。

  第二次本想找林月姚算账的,谁知又被她一通羞辱,自己还他娘的放过了对方。

  最后在小山上虽然成功的算计了林月姚,如今想来却更憋得慌,自己这是帮人家出名搭台子呢!

  现在想想还真是觉得林月姚说的没错,自己是不是真有些傻?每次面对林月姚好像智商都不够用。

  回想了与林月姚的几次交锋,真是越来越不痛快,情绪却无处发泄,最后只能跑进练武场“碰碰碰……”的打起了木桩。

  却不知有人把他今日一举一动都报与长公主了,长公主正在花房拿着一块棉布擦着花草的叶子,听了来人把顾大公子今日的一举一动讲了一遍。

  长公主拿着帕子擦一株兰花的手一顿,说道:“昨儿诚意侯的字,就是你说的那个林姑娘写的?”

  “是。”

  “怪不得能让旭儿几次受挫,原来如此大的本事。”长公主又继续之前的动作,轻轻擦着花草的叶子又道:“无妨,打打拳也好,看好了别让你们公子伤着自个儿就行。有事儿了再来报,下去吧。”

  那人应了一声:“是”退了出去。

  “说起来,自从遇到那林小姐,旭儿倒是比以前出去的少了一些,不是待在武场练武,就是到书房看一些史书,看着像是懂事了不少。”长公主道。

  “公主说的是,少爷长大了,懂事了。”长公主身边的一个妈妈笑着道。

  长公主停下手中的动作,眼神定定的落在自己的手上,说道:“他能如此,也是我故意纵容的结果,如果不是有我这个母亲,他如今应该也是非常出色的吧。”

  那妈妈听到这话不敢答话了。

  长公主也知道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闭口沉默着继续擦拭着手中翠绿的叶子。

  京城的读书人因着诚意侯府留字壁上的新字沸腾了,如今都在猜测这字是谁所写,在诚意侯派出的人放出的假消息一搅合,现在什么版本的都有,有人说是女子、有人说是老者、还有人说是一个七十岁的老婆婆,更有甚的信誓旦旦的说那个女子就是海大小姐,这个说法信的人还很多。

  所以除了诚意侯府,如今连海阁老府门前也聚集了一些人,都是要向海大小姐求字的。

  海阁老听了禀报气的胡子都翘起来了,吩咐人道:“去把人给我赶走!”

  一个中年管家模样的人应声就要出去,就听到一个柔嫩清和的声音道:“丰叔,等一下。”

  随着话音,就见一弱骨纤形的女子从门外娉娉婷婷走进来,弯着明眸对着海阁老唤了一声:“祖父。”

  海阁老看着自己的大孙女,脸色缓和下来,说道:“你过来做什么?这些事交给祖父就行了。”

  海大小姐对海阁老笑道:“祖父没必要生这么大的气,您这样一赶人,最后得知那字不是孙女所写,到时那些人恼羞成怒反倒会编排您的不是。依着孙女看,反正只是个误会,让人去解释一下便好啦。”

  “哼!这些人,读了几天圣贤书就如斯猖狂,不知礼数,真该好好教训教训。”海阁老食指点着大门方向,犹自气道。

  “祖父莫气,来喝口茶消消气。”海大小姐拉着海阁老在交椅上坐下,端了桌上温度尚好的茶放他手中,又说道:“也不知这字是何人所做,竟然引得文人如此夸赞,真想也去看看,是怎样的好字。”

  “这有何难,等会祖父就带你去那诚意侯府,此事既然牵扯到你身上,总要去问个清楚才是。”海阁老接过茶说道。

  说罢吩咐管家道:“你先去给诚意侯府递个拜帖,记得把门外的人先清理干净。”

  管家应声出去了。

  不过这些事似乎暂时都与林月姚无关,但是她这里今日却也不得清静。

  早上用完早饭,刚站着练了一会字就听冬香通报道:“江九小姐来了。”

  林月姚皱了一下眉,只能放下笔下了楼,就看到江九小姐站在院中。

  见到了林月姚走过来,江九小姐笑道:“月姚姑姑这里的景色真好,满目幽幽竹,风吹淡淡香。”

  “是挺不错。”林月姚点头,侧身一让又道:“进去坐吧。”

  江九小姐转身之前看了那边忙碌的春香和白慈青芝一眼,好奇的问林月姚:“她们这是在做什么?”

  林月姚看春香她们正把买来的嫩茶叶在清水中细细清洗,把洗好的摊开在席子上晾干,说道:“在做精油。”

  “精油是什么?”江九不懂道。

  林月姚收回视线,这才想起这是前世的东西,这个世界现在还并没有精油,解释道:“是制作面脂用的,我最近也没事做,就让她们做些点儿面脂,准备过冬用。”

  江九小姐瞪大眼睛,敬佩的看着林月姚,惊喜道:“月姚姑姑的丫鬟竟然还会做面脂?那我可要厚着脸皮要上一份。”

  “没问题,等做好了,我让人给你送去。”林月姚爽快道。

  “谢谢月姚姑姑!我太羡慕你了,字写的那么好,竟然连丫鬟也这么能干。”江九小姐一脸高兴道。

  林月姚笑笑,指着凳子道:“坐吧。”

  江九小姐坐下,带着一些不自在说道:“我从小也喜欢练字,不管暑夏寒冬每日都要练上将近两个时辰,写的字还被曾三叔多次夸过,我之前也一直为自己的字沾沾自喜,但是昨天看了月姚姑姑的字,却发现我自己的简直是小儿之作。所以我今日来是有个不情之请,月姚姑姑能否教教我写字?”说到最后脸都有些红。

  林月姚愣住了,没想到江九小姐会想跟她学字,随后便眉头稍微一蹙,摇头说道:“我不会教人习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