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月姚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七章 离开

月姚 书画茶香 2067 2019.12.28 18:08

  徽先伯夫人被她抓的一声痛呼,也伸手一把抓住大夫人的头发用力一拉,两人惊叫着倒在了地上。此时屋中的丫鬟婆子才反应过来,忙七手八脚的去拉车徽先伯夫人。

  徽先伯夫人身边的妈妈一看着这林府的这些人拉偏架,那肯眼睁睁看着,猛的上去推那些拉扯徽先伯夫人的丫鬟婆子,冷不防之下又推倒一堆人,全压在了大夫人和徽先伯夫人身上,一时间惊叫连连,乱成一团。

  林月姚一笑,不再理会这些人,独自一人离开了大夫人的院子。

  回到竹文居,看到东西收拾的差不多了,秋香春香却还在在翻箱倒柜找东西,林月姚问道:“这是怎么了?”

  春香有些焦急道:“小姐,我整理您的东西,却发现有几样不见了!”

  林月姚皱眉:“什么东西?”

  春香伸着手指数道:“一只您戴过两次的玉簪花的香囊,一条绣着梅花的绣帕,一只日常戴的木簪,还有,还有一只布袜。”

  怪不得两个丫头焦急,丢的全部都是林月姚的贴身物品,如果被人拿去有心利用,后果将不堪设想。

  林月姚看着春香和秋香问道:“怎么到现在才发现?”

  春香跪下道:“是婢子的错,是婢子疏忽了。”

  秋香也跟着跪下,忙道:“这不是春香姐一个人的错,那天的袜子是我洗的,只看到一只,我本来还想仔细找找的,却有事一耽搁给忘了。”

  事已至此责怪也无用,何况林月姚是从一个开放年代的过来人,不太在意这些,更不是几样东西能威胁的了的。开口叫起了两人,却还是问道:“仔细找过了吗?”

  春香点头道:“您的房间都仔细找过了。”

  林月姚想了想说道:“找不到也没有办法,下次一定得小心点。”

  春香听林月姚没有太责怪,却还是心中难受,因为这里整日的有人看着,林月姚的房间刚来第二日就买了锁换上了,人没在之时都锁着的,所以她们每天才没有仔细查看,也不知道这次东西到底何时丢的?

  几人把零碎的东西搬下楼去。

  林月姚站在院中看了一眼竹林,心想“这一天终于来了。”

  到了此时多少心中有些复杂,如今不止离开了林府,也是跟住了很多年的老宅断了关系,她唯一舍不得的就是那座宅子,里面有她几年点点滴滴的记忆。不过想想还是算了,她能不能回得去还两说。

  她在竹文居总就没住几天,还未置办东西,所以东西很好收拾。

  冬香带着在前院借几个的粗使婆子也到了,春香指挥着人抬上东西,一群人往前院走去。

  林月姚能听到主院隐约的骚乱,一路走到了大门也只零星遇到几个粗使的下人,其他人大概都去看热闹去了。

  门外有辆马车,是冬香刚才在外面叫来的,此时车夫正在边上等着,见她们出来了,忙拉住马脑袋上的绳字,以防生人来惊到马。

  春香又指使婆子院把箱子放在马车上,等箱子放好,分别给了这些婆子赏钱,几人就坐上马车离开了林府。

  大夫人院子里,几人好不容易拉开了徽先伯夫人,徽先伯夫人却还不依不饶的继续咒骂着,言语污秽难听,气的大夫人血气上头,冲上去给了她一巴掌。

  徽先伯夫人蒙了一瞬后疯了似的挣扎着,却挣不开拉着她的两个大力气的婆子,气的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屋子里突然一静。

  接着徽先伯夫人带来的妈妈惊叫一声挣脱了正愣神的丫鬟婆子地拉扯,扑到徽先伯夫人身边摸了摸鼻息,就哭喊起来。

  看着突然瘫软的徽先伯夫人,两婆子也慌了,这可是一个伯府的夫人啊,这要气死怎么办啊?连忙往后退了好几步。

  大夫人也突然冷静下来了,接着就感觉有些慌,忙吩咐人去请大夫,再让人把徽先伯夫人抬到里面的榻上。

  徽先伯府的妈妈却挥开了上来抬徽先伯夫人的婆子,冷笑一声道:“不要你们假好心,就是你们才害得我家夫人如此,谁知道你们是不是想弄死我家夫人,来个死无对证?”

  说完对门外听见动静刚赶到的徽先伯府的下人挥手道:“你去把外面我们的人叫进来,再回府去禀报伯爷。还有你,去外面请个大夫,要快。”

  看这情况,大夫人挥挥手,有气无力道:“随她们吧。”

  “这是怎了?”一个声音在门口响起,只见江大嫂走进门,惊讶的问道。

  她刚说完话张氏就也跨进了门,看到情况一惊,忙问道:“母亲,您这是怎么了?”

  大夫人什么也不想说,只对她们摇摇头。

  徽先伯府的那妈妈却恨恨道:“你们还问她怎么了?她把我们夫人打成了这样,你们倒是好好问问她!”

  刘妈妈对两人道:“舅太太,少夫人,你们就先别问了,麻烦你么帮夫人在这看些。”

  江大嫂忙道:“好好,我们不问了,你赶快先去帮你们夫人梳洗梳洗。”

  大夫人此时还是一副头发散乱嘴角淌血的样子,刘妈妈轻声道:“夫人,婢子给您梳洗一下吧?”

  大夫人此时却想起始作俑者来,一看屋内已经没见林月姚的影子,不由双眼又开始冒火,怒问道:“林月姚那个贱人呢?”

  屋内的人你看我我看你后齐齐低了头,只有胡妈妈站出来道:“姑小姐刚才出去了,我去看看?”

  大夫人咬着牙,语气阴冷道:“去多叫几个人护院,把人给我绑过来。”

  只是胡妈妈刚出了门,就见白慈和青芝正在门外探头往里看,却不敢进来。

  胡妈妈问道:“你两怎么来了?出什么事了?”

  青芝忙道:“胡妈妈,姑小姐收拾了东西走了。”

  “什么?走多久了?”胡妈妈惊叫一声忙问。

  “刚走不到一刻钟。”青芝道。

  胡妈妈听了不敢擅作主张,忙回转就报给大夫人,大夫人梳了头发,正在拿着冷帕子捂脸,听到消息,气的手中的帕子朝着胡妈妈扔过去,吼道:“还不去给我把人抓回来!”

  林月姚跑了,她拿什么给徽先伯府交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