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月姚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章 意图

月姚 书画茶香 2071 2019.11.14 10:40

  林月姚跟着众人到了门外,看到外面一字停放了三辆马车,前两辆较大,后面一辆较小。

  三夫人拉着林月姚笑道:“走吧,咱们两人坐一辆,剩下的让她们自己去挑去。”把人拉上了中间的一辆马车上。

  林雨灵抬起的脚步放下,对着三夫人和林月姚所在的马车瞪了一下眼,又嫌弃的看一眼最后那辆小一点的马车,转身跑到大夫人身边拉着她的手道:“母亲,我跟你一起坐。”

  张氏看了一眼林雨灵,对大夫人笑道:“那我就跟雨轩坐最后一辆马车吧。”

  大夫人点点头,“嗯”了一声,又对留府上的管事交代道:“看好府里,注意点病着的四公子,有什么不妥的就去请大夫,其余的有什么事等我们回来再说。”等管事的保证了之后,才在刘妈妈的搀扶下,上了最前面的马车。

  林天筠和林天羽都单独骑着马,林天生带着林天洋骑着一匹马,一队人浩浩荡荡出城去。

  坐在马车里,林月姚听着外面的动静,从细微到喧哗,知道这是到了大街上了。

  从东边升起的晨阳,照耀在马车一侧的车璧上,晕染出朦胧的光,随着马车的移动,时隐时没。

  马车里的三夫人开口道:“妹妹第一次来慈善寺,路途有些远,不过等去了,你就知道值得了。”

  林月姚好奇道:“看三嫂说的这么神秘,这慈善寺到底有什么?”

  三夫人伸手解开披风的带子,递给跟着她上车的丫鬟,说道:“慈善寺有一口天落泉,泉水甘甜,用泉水沏茶,是最好喝的。但是奇怪的是,泉水取出过上半个时辰,就全变了味,变得又苦又涩,所以想要喝一口泉水,就要亲自到慈善寺。很多文人雅士都慕名而去,那里常年香火旺盛,有很多美景都让人留恋。你说值不值得去?”

  林月姚笑道:“只听三嫂说那泉水,我就想去尝一尝,确实值得去。不知咱们府上经常去慈恩寺上香吗?”

  三夫人一挥帕子,说道:“那倒不曾,平常到寺院上香许愿,也都是各来各的,像今日这样一起来的倒是未曾有。不过……”她顿了一下,看了林月姚一眼,意味深长的道:“我也是听说,前几日大嫂派人去邀请了徽先伯府的大夫人一起去上香,似乎还派人打听了太常寺卿的傅大人的府上的夫人去哪上香。”

  “徽先伯府……”

  林月姚想起来了,她潜入皇宫时,曾听两个巡卫士兵谈起过,爵位到了最后一代了,而且家族还没有出色的子弟。

  重要的是,三夫人说起这两家的用意。

  徽先伯府是大夫人专门派人去邀请的,太常寺傅大人府上,是派人去打听的,两家的态度完全不一样。

  她想起来秋香说过,大夫人似乎在为林天羽说亲事,正在相看人家。

  徽先伯府在勋贵之中快要沉没,大夫人不可能在这样的人家给林天羽找妻子,那么就只剩下太常寺傅大人了,

  林月姚试探着问道:“大嫂这是开始为天羽操心了?”

  “可不是嘛!”三夫人指了一下前面,小声笑道:“咱们这位大嫂,看上了傅大人家的二小姐,也是唯一从傅夫人肚子里出来的嫡出小姐。听说这位傅二小姐聪慧端庄,还琴棋书画样样出色。”

  林月姚听了这话,那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如果傅家是为了林天羽,那另一家徽先伯府,大概就是为她而准备的。

  一个即将去除爵位的家族,再没有出色的子弟入朝为官,那么等待他们的就只有最后离开京城了。

  大夫人也算是用心良苦,挖了一个这样的坑,就是为了把自己永远送出京城吗?

  真可惜,自己不是一个摆件,可以让她随意摆弄。

  林月姚看来三夫人一眼,这个三嫂,能在大夫人管理的府中安插那么多眼线,也是个厉害人。

  不过,只要不跟自己过不去,都可以和平相处,何况,三夫人刚才也算是给自己提个醒,不管有没有什么别的用意,都是一份人情。

  林月姚对三夫人点点头,表示感谢。

  三夫人呵呵一笑,往车壁上一歪,舒一口气道:“这年纪大了,坐着久了就腰疼。”

  丫鬟忙蹲下身道:“夫人,要不我给您按按吧?”

  摆摆手,三夫人道:“马车里,你再一动,挤得很。”

  丫鬟只得又坐了回去。

  马车越行驶越开始颠簸,坐在厚厚的锦垫上,也还是被颠的都不愿意说话。

  太阳越升越高,温度也升了起来。

  外面突然传来“哈哈”开心大笑的声音,三夫人一听,似乎像是林天洋的,打开车帘向外看去,没看到人,问坐在车辕上的朱妈妈:“刚才的声音可是天洋?”

  朱妈妈转头,答道:“是三公子在后面教小公子骑马呢。”

  三夫人看了看前面大夫人的马车,眉头一竖道:“什么时候学不好,非要在现在,这人来人往的惊了马怎么办?去把人给我叫上来。”

  朱妈妈只得叫车夫停车。

  三夫人看着朱妈妈下了车,才放下帘子坐了回去,对林月姚叹气道:“这孩子是真被我惯坏了,这眼看都要大了,还没一点稳重样儿,整天愁的我不知道怎么办。”

  林月姚笑笑,心想:我也还是一个孩子呢,没办法安慰你。

  没过上一会,林天洋就不情不愿的上了马车,三夫人的丫鬟撩帘子出马车坐在另一边的车辕上,给他腾出了位置。

  林天洋坐下来,鼓着脸颊在生气,但看到林月姚后,就高兴起来,兴奋的说道:“小姑姑你给我的游戏太好玩了,昨天和小猴子他们几个玩,可是一次也没赢过我,最后连他哥哥,和哥哥带的朋友也都加入了我们。”他脸上显露出得意的神色,道:“那可是考过秀才的,还是我赢!哈哈!”他说的眉飞色舞,兴高采烈,最后连鞋子也脱了,干脆盘腿坐着。

  林月姚看他高兴,也对他一笑,心里知道,那考过秀才的几个少年,大概是刚认识阿拉伯数字,还不太熟悉,所以才败给他。

  不过对十岁孩子来说,也算还可以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