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月姚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龙椅

月姚 书画茶香 2080 2019.10.18 17:32

  林月姚回到空间,因为猛然从黑夜转变成白天,在刺眼的光线下眼睛有些没能适应,她闭上眼睛轻轻眨了一下,才觉得好受很多。

  空间的上空也是有月亮和太阳的,甚至有飘浮的白云,和外面的有区别,这里的太阳温度不高,似乎一直保持着春天的和煦。

  也不知道黑夜白昼是按照什么时间交替,外面的两天等于是里面的一天,但是植物却比外面的成长速度快了一倍,如果不是土壤的问题,那就充满了矛盾,不过空间里的东西,是不能以常理论之。

  她以前无聊时也曾盯着天空的太阳和月亮研究过,觉得这东西太过神奇,想确定这是怎么办到的,简直像是一个半成品的小世界。

  最终当然是无果了,她还天马行空的猜测过,可能大概是那个神仙创造的法器,或者法术。

  拍了拍身上因爬服染上的灰尘,顺着刚才的标记点向外查看,没感觉到有人的存在,就又闪身出去了。

  再出现,就到了一个大殿的一角。

  眼前又是猛的一暗,什么也看不到,只能又闭着眼睛缓上一会,才打眼向四周看去。

  此殿非常大,也显得很空旷,只有中心之处似乎有什么模模糊糊的,她抬脚向中心走去,地板光而不滑,走起来很舒服,再抬头看殿顶,屋顶非常高,重檐看起来层层叠叠,似乎还雕刻有花纹,只是看不太清楚。中间有一个高高的月台,上面放了一把游龙盘绕的椅子,看到这里,林月姚能想象出来这椅子的颜色来,一定是黄灿灿的。

  龙椅前面还摆放着一对仙鹤和香亭,还有几根红漆大柱,原来这就是金銮殿,前世经常在电视中看到,没想到到了一个陌生的时代,还能看到熟悉的东西,是巧合吗?还是历史性让某些东西是一样的?比如这皇宫?

  不想了,先坐坐龙椅吧!

  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不惜踩着满地尸骨也要坐的龙椅,如今就安安静静的摆在眼前,怎么能不坐坐呢。

  林月姚坐上去,左右看看,一伸手,扶手够不着,收回手向后一靠,太直,没一点倾斜,还硬邦邦的,这必须得直接大马金刀的坐着,久了会很累。

  看来皇帝也是不好当,像这把龙椅,看着光鲜气派,坐起来真不舒适,就是给看人看着衬托身份的。

  她想起来还有正事要干呢。

  林月姚坐在龙椅上,直接闭上了眼睛,用精神力探出殿外,感觉到有一队人从门前过去,而且中轴线上还站着一排人,这里防卫果然很严。

  在殿前空地上很精确的布置着标记点,等小半个时辰后,才终于标记完。

  林月姚站起身,在大殿里看了一圈,最后把视线落在龙椅上,手一挥,龙椅消失不见。

  然后拍拍手也原地消失。

  林月姚到了空间,走进小屋,里面多了一把金色的龙椅,其上盘绕的小金龙雕刻的栩栩如生,显得金贵大气,和这寒酸朴素的木屋对比鲜明。

  脱了外面的一层黑衣,把衣服叠好放进一台多抽屉的柜子里的一格抽屉里,这柜子是林月姚从外面放进来的,放一些她自己的东西,比如银票,衣物,和一些紧急需要的物品。

  关上抽屉林月姚只穿着中衣就出了空间,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看到床不自觉的伸了个懒腰,捂嘴打了一个哈欠,此时正好又响起了更夫的打更声,林月姚一听,已经四更了,赶快爬上床盖上锦被,还能继续睡一两个时辰。

  大概是精神力有不少损耗,没过一会就睡着了。

  凌晨,掌管金銮殿的管事太监从自己房间里床上醒来,他每天都将近卯时这个时辰醒,已经有四五年了,快速洗漱过后,就拿着钥匙快步出了房间,他要赶在卯时之前打开金銮殿的大门,让洒扫的小太监进去打扫擦抹。

  外面本该微微有些光的天,却还是黑沉沉的,长袍的角被风吹的扬了起来,他抬手压了压,手刚移开又被吹起。

  路上走过的小太监都行色匆匆的,这个时候是宫里最忙的时候,不过因为当今皇帝懒政,自从改了议事的时间之后,已经轻松很多,如果是议事时间未改之前,那清晨起床的时辰比如今还要早上一个时辰,忙起来人人都是用小跑的,一阵风就过去了,还不能跑出声音来。

  管事太监以前就练成过这样跑功,不过几年没用了,也生疏了,跑一会就会气喘。

  心里感叹着自己老了没用了,人已经上了金銮殿殿前的台阶上,走到门口拿出钥匙,往大锁的锁孔里插,“吧嗒”一声,锁开了,他推开两扇红漆鎏金大门,殿里面黑漆漆的看不清楚,他也没进去,又重新走出门,到了台阶上看着天色,想着可能是要下雨了。

  没一会几个小太监拿着崭新的抹布抬着水,就到了殿外,看到管事太监忙上来拜见。

  管事太监板着脸道:“今个天儿不好,你们擦抹的时候啊,睁大眼睛看着点儿,这殿里的东西,破了一块儿皮,咱们都是掉脑袋的事儿,一定要仔细一点。”

  几个小太监忙乖巧答应。管事太监就挥挥手道:“快开始吧,先擦外面的门啊窗啊,里面的等天儿亮一点了,换一块干净的布再擦,免得天黑看不到,磕着了碰着了。”

  几个小太监忙答应一声,就拿东西开始忙活。

  天亮起来是很快的,几个眨眼间,眼前的物品就清晰有了色彩,不再模模糊糊的了,一个小太监边抹窗,边眼一瞥,顿时魂飞魄散的叫了一声,坐在了地上。

  几人忙停下手,向他看过来,管事太监也进来问道:“鬼叫什么呢?还不快干活!”

  小太监抖着手,白着脸,颤着声音道:“那,那,那没了!”

  管事太监刚想问什么没了,往那边一瞥,也吓跑了三魂七魄,瘫坐在地上,嘴抖的不成声。

  龙椅,龙椅,没了!

  几个人都苍白着脸,不知道怎么办,龙椅没了,他们几个怕是都跑不了。

  管事太监就这一会出了浑身的冷汗,他定了定神,抹了抹额头上的汗,爬起来跌跌撞撞就向顶头的大太监那里跑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