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月姚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来人

月姚 书画茶香 2060 2019.09.22 14:01

  带着丫鬟出来,鼻端突然闻到一股桂花的香味。

  林月姚突然感叹一句:“又入秋了!”

  春香笑道:“可不是嘛,再过半月就到花灯节了。”

  秋香吸吸鼻子:“好香啊!这是桂花开了吗?”

  春香道:“这才正月初,是不是比往年早了些日子?”

  想到了什么,林月吩咐道:“等我们进京时,记得给几个哥哥一人带一罐桂花,必须要在正房院子里那棵树上摘取。”

  春香张口想问“这礼是不是太随便了?”但是一想到小姐非要指定正房的那棵桂花树,就知道里面肯定有她不知道的原因,也就干脆的应了一声“记得了。”

  秋香却没想那么多:“小姐,还没曾见人送桂花的呀?”

  林月姚笑到:“谁说没有?不是有诗云“折花逢驿使,寄与陇头人。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人家送一枝花,我送一罐,人家送是春,我送的是秋,怎就不行?

  “呼…呼……”

  呼噜声响在耳边,三人看冬香一眼,只见她已经站着睡着了。

  林月姚好笑的拍一下冬香的肩膀。

  冬香一个激灵醒过来,迷迷糊糊道:“怎么了,怎么了,开饭了吗?”

  春香,秋香两人捂嘴笑。

  林月姚指着她笑道:“去绕着着花园跑十圈,再去用饭。”

  冬香呆住了。

  林月姚还故意对春香和秋香道:“走吧,这天也不早了,咱们用饭去,再不吃呀,就该吃午饭了。”

  她的早饭啊啊!

  冬香二话不说“噔噔噔”到花园去跑圈了。

  春香捂着肚子笑:“这丫头,也只有吃的能治住她的瞌睡。”

  天气虽然到了八月,白天依然热气蒸腾,吃过早饭就不想出门。

  林月姚呆在书房穿着薄衣,挽着袖子,站在书桌旁,握着毛笔练字。

  这个习惯不是今生养成的,而是前世。

  前世她生在一个中医世家,说是祖上曾经在宫里做过几年御医,后来不得已辞官了。

  至于是怎么不得已,就不得而知了。

  小时候也曾在爷爷的要求下,背过汤头歌,认药草,记药理,抄药方,只是实在不感兴趣。

  爷爷看她没天赋,也就不再强迫她。

  所以她不能像那些小说中的女主一样,靠着医术惩治小人,打脸极品,成就美名,迎娶高富帅。

  实在是没想到会经历穿越。

  如今每每想起,真是追悔莫及。

  爷爷是遵守养生之道的人,生活中充满旧时的习惯。

  家里几乎每个人都会写一手流畅的毛笔字,她也不例外。

  从会握笔就开始练习写大字,从来没落下。

  太极也是爷爷手把手教给她的。

  如今这些习惯是前世留下的唯一念想,她更不舍得落下。

  写了两张字,秋香进来笑嘻嘻道:“小姐,夏香回来了。”

  秋香话音刚落,一个十六七岁,长相姣好的姑娘,已经从门口迈步进来了。

  她走到书桌边,行一礼道:“小姐,我回来了。”

  林月姚点头,笑着道:“回来就好,这大热天的赶路,一身都是汗,快去洗洗吧,我再放你一天假,好好休息休息。”

  夏香红肿的眼睛一酸,忍着情绪,又行了一礼,应道:“是。”

  退出书房门,她就忍不住快跑起来。

  秋香看小姐又开始低头写字,就追着夏香出去了,到了她们住的偏房门口,就听到“呜呜”闷闷的哭声传出来。

  推开门,就看到夏香趴在床人,脸埋在被子里,耸着肩膀在哭。

  秋香有点懵,忙跑过去问道:“夏香姐?这是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这一问,夏香哭的更大声了。

  秋香一下手忙脚乱起来。

  夏香哭了一会才总算止住,秋香趁机问:“是不是家里出事了?”

  夏香眼泪又流了下来,摇摇头才道:“是我哥哥要说亲,他看中了地主家的十三小姐,死活要娶,去了媒人提亲,人家要五百两聘礼。这次叫我回去,就是向我要一百两银子,不然…不然……”

  说到这夏香又趴在被子上哭的不能自已:“他们让我去给地主做姨娘。可是,我哪里有那么多钱,他们这是要逼死我啊!”

  秋香也生气,但更多的是沉默,她们春夏秋冬四香,都有一些身不由己的悲惨故事。

  春香跟着小姐最早,她自己讲过身世,是家乡闹了灾,爹娘都死在了背井离乡的路上,春香当时只有六岁,被人贩子捡到,运气好,卖到了一户人家,小心翼翼的做了几年烧火洗碗的小丫鬟,又倒霉的分到了一个脾气不好,还心狠手辣的主子身边,有一次,差一点被当街用棍子打死,最后被小姐救了。

  冬香别看整天睡觉,其实她以前不这样,她爹是一个赌鬼,脾气暴躁,喜欢动手打人,输了钱就打冬香的娘和冬香,终于最后把冬香娘失手打死了,自己也被抓进了大牢,舅舅怪她爹杀了自己的妹妹,说看见冬香就想起自己妹妹的惨死,把她赶走了。冬香一个小姑娘没人管,被无赖抢去卖进了楼子里去,最后拼了命逃了出来,又差点被人追上乱棍打死,也是被经过的小姐所救。

  只是从那以后,冬香就多了个嗜睡贪吃的毛病。

  至于秋香自己,她爹本是一个县官手下的小史,县官贪赃枉法,被她爹发现,最后被县官杀人灭口,祖母知道后一病不起,也去了,母亲拿着县官贪赃的证据,带着卖房子的钱做盘缠,去高官那里把县太爷告了,最后县太爷虽然被革了职,母亲也跳了河。

  剩下秋香一个,亲戚都觉得她命硬,谁沾上克死谁,秋香无处可去,最后被小姐收下做了丫鬟。

  就连夏香当初也是要被爹娘卖入青楼,为了筹银子给她哥哥读书,如果不是小姐所救,如今恐怕人已经在花巷子里了。

  秋香不好评说什么,只是默默去打了水,给夏香洗脸。

  等洗了脸,人也平静下来了。

  秋香道:“春香姐出去买绣线去了,冬香在睡觉,我去小姐那里守着,你先好好休息吧,别的不要多想,只要你不同意,他们就不敢把你怎么样。”

  说完,出去顺手关了门。

  日子还是要过,过好过坏都是自己的选择。

  夏香也是她放不下亲情,没什么好指摘的。

  她只是恨铁不成钢而已。

  秋香昂起头,直视着耀眼的太阳,眨了眨酸涩的眼睛,迈步去了书房。

  时间匆匆,又过了两日。

  傍晚。

  正要用晚饭,守门的婆子来报:“门口有一个自称是张管事的人,说是京城大老爷派来的,要见小姐。”

  林月姚拿起筷子道:“请人去待客堂,我马上到。”说着夹了一片藕片进嘴里。

  林月姚不紧不慢的吃完饭,才带着春香和秋香去了待客堂。

  刚进门,就有一个人对着她行礼:“小人张兴,是大老爷身边的管事,见过姑小姐,给姑小姐问安。”

  姑小姐?多么新鲜的称呼啊。

  林月姚走到主座上,说道:“张管事不用多礼,请坐吧。”

  张管事忙道:“不敢,小人站着就行了。”

  她知道京城规矩大,在京城的人也要格外的守规矩,林月姚也不再强求,自己坐下来问道:“不知张管事回来是为何事?”

  张管事垂着手道:“大老爷自从梦到老太爷,思念小姐更甚,只是实在公务繁忙脱不开身,近日又听苏地闹了洪灾,流民都向这里而来,怕小姐被流民所扰,在这里不安全,所以取消了小人的差事,派遣小人来接小姐上京。”

  张管事说完,房间里一时间有些安静。

  他抬头看去,就见林月姚在揉着中指没说话,身后两个丫鬟也跟个木桩子似的,垂眼立着。

  张管事实在拿不准这个姑小姐的脾气,来的路上他以为这可能是一个天真单纯的小姑娘,没长辈教导和管束,能长成什么样子?

  只是到了大门口,见了守门的下人,一看就是个规矩极严的,他就打消了之前的猜测,所以才换了态度。

  如今见了这个姑小姐,心里是十分吃惊的,这通身的气度,比在府里那些从小教养出来的还要好。

  说这些话的时候倒也没觉得有什么,如今这一静,让他不自觉有些忐忑。

  面对这个十多岁的小姑娘,他甚至有面对老爷的紧张感觉。

  “知道了。如今天晚了,你们也赶了几天的路,我先让人带你们去休息,有什么事,明天再说。”林月姚终于开口道。

  “是,那小人先告退了。”张管事松了口气,又想:真是见鬼了。

  春香领着张管事出门,去安排去了。

  秋香问林月姚:“小姐,我们真的要去京城吗?”

  “怎么?怕了?”林月姚笑问。

  秋香干笑道:“是,是有点。”

  又忐忑道:“听说京城扔一砖头就能砸死一个大官,当街把人打死了,官府都没人敢管,这也太可怕了,那岂不是都不敢上街了?小姐,是不是真的?”

  林月姚道:“你问我呀?我也不知道。不过,官府没人管,不还有皇上吗?小心一点是好事,但是不能怕,一怕就更容易犯错。”

  “是!小姐我知道啦。”秋香甜笑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