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月姚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章 同屋

月姚 书画茶香 2056 2020.01.11 23:53

  那几位老板被带去关了起来了,林月姚和络腮胡跟着王长走了。

  只是时间已经相当晚了,他们并没有被带去见孙大王,而是被带到一处宅子,安排他们先休息,至于见孙大王的事,要等到明日才能得到答复。

  宅子还挺大,里面弯弯绕绕有着四五个院落,也不知道这帮叛民是抢了那个大户人家。

  林月姚和络腮胡子被带到中间一个单独的院落,里面亮着灯火,随后林月姚发现,他们似乎是被人给明目张胆的给围起来了,大概是知道络腮胡身手很好,所以外面有不少人。

  两人也都没如何在意。

  林月姚跟着络腮胡刚进屋,就见络腮胡突然转过身在她身前站定,看着她淡淡问道:“我的小厮?”

  还好林月姚反应快,并没有撞在对方怀中这样的狗血事情发生,在络腮胡停下之时,林月姚就也险险的跟着停下了。

  两人之间的距离也只剩下两指,看着近在咫尺被胡子遮着的一张脸,林月姚不紧不慢的后退了一步,不由再次有些遗憾,如果在前世或许还能谈一场浪漫的恋爱,可惜这是在封建时代。

  脚步一转,错过他,擦身走了过去,借着烛光打量了一圈屋内,林月姚这才转过身,望着络腮胡道:“我只是借个身份,我们目标是一样的,不过我的是私事,应该与你没有妨碍。”

  络腮胡瞧着林月姚,目光一动,深吸一口气,定定的盯着林月姚,眼神中满是困惑。

  林月姚被他瞧的有些莫名,正想发问,他就转开了目光。

  络腮胡突然转身抬脚往外走:“你睡这里吧,我去厢房。”

  “等等”林月姚出声喊住他道,“我对外是你的小厮,哪有小厮睡主卧,主子睡厢房的?还是你睡这里吧,我去睡厢房。”

  络腮胡停下脚步,转过身来,一锤定音道:“既然如此,都睡这里吧。”

  林月姚听了这话愣了一瞬,感觉怎么这么流氓呢?随后一想,这很正常啊,自己这一身是男人的打扮,和男人同睡一室也没什么不对。

  她是不那么在意和这人同一个屋檐下住上一晚,但林月姚早上还要回空间一趟,总要再给春香几个丫头吩咐一下,不然发现自己不在了,几个丫头还不得急坏了?这要住一屋,就不方便了。

  林月姚打量了一下周围,问道:“睡哪儿?这里只有一张床,我看我还是去厢房吧。”

  “床你睡,厢房危险,不合适你住。”络腮胡伸手关上门,简言道。

  林月姚听他这话沉默了一瞬,她自从来这个世界从来都是对别人用不容置疑的口气说话,还没有人对她这样过,不由有些不习惯。

  此时再为睡那这点事争执会显得莫名其妙,也就不再说什么了,大不了天亮了再想办法。

  看到明间有一个坐榻,林月去里面休息的卧房里找出一床多余的棉被来,放在了坐榻上,转身对络腮胡道:“天也不早了,那就睡吧。”

  林月姚觉得两个人算是不熟,大概都不愿意透露此行的目的,也就不能商量明日见孙大王的事,干脆早点休息。

  却不料络腮开口问道:“你明日如何打算?”

  林月姚其实也没想好,她是喜欢随机应变的,打算的再好也会有所变化,但既然络腮胡问了,她就回答道:“再看吧,我只是来找人的,如果找到了,我会找机会离开;如果没找到,我不会有什么动作,尽量不坏你的事。”

  “你知道我为何来此?”络腮胡子上前一步道。

  林月姚借着烛光看着络腮胡的脸,也不知道他这话是什么意思,反问道:“难道不是来找人谈话的吗?”

  “我是来救人的,皇上特地派来的钦差。”络腮胡这次后退几步,拿起桌上的白瓷茶壶,眉头皱了一下又把茶壶放下了。

  听了络腮胡的话,林月姚是真的有些惊讶,一部分是这人竟然也是为了救林大哥,一部分是他竟然就这样告诉了她。

  一瞬间,林月姚都有些怀疑这人是不是知道自己是谁,和来的目的了。

  既然两人目标一样,那就需要合作,合作需要的是坦诚。

  都到这份上了,林月姚也干脆坦言道:“那可真巧,我要救的也是林大人。你可知林大人被关在哪?”

  “不知,钦差被劫,侍卫全死。”络腮胡道。

  既然不知,那他来此见孙大王,查探林大哥的事应该只是顺便,林月姚心中猜测。

  但他却说是来救钦差的。

  林月姚看着络腮胡,不由心中再次猜测,这人莫不是真的认出她来了?

  两人满打满算也才见过三次,这人不会这么敏锐吧?

  但如果真是如此,那可就有些不妙。

  随后又暗自摇头,京城中也有她的踪迹,回去一查就知道,到时她有不在此的证据,谅他破头也不会知道自己有空间移动这东西,只会认为自己认错了人。

  心中想着,林月姚与络腮胡道声晚安,回卧房休息了。

  络腮胡盯着林月姚纤细背影消失的锦帘良久,才收回目光,眼中疑惑越来越深。

  又坐了一会才起身去了坐榻边,直到躺在坐榻上盖上被子,眼中的疑惑还是没散开。

  早上天还没亮,林月姚趁着络腮胡还在睡,闪身进了空间,在空间中快速的卸妆换衣,又出了空间回到了自己宅子里。

  此时春香几人还没有起,林月姚却也不敢多耽搁,去把春香叫起,吩咐她道:“我今日有很重要的事要做,呆在房间不会出来,你们在楼下守着,无论什么事都不可来打扰,只需把三餐放在门口就好。”

  春香听林月姚说的如此严肃郑重,不由脸色有些变了,不安的道:“小姐,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了?”

  林月姚摇头道:“你先别问,按照我说的来做。”

  等到吩咐完,林月姚才回到房间,一模袖子不由一惊,袖子内空空,绿团子不见了!

  她因怕自己不在,团子弄出动静引来人查看,所以才带上的,昨晚也没注意,如今却不知它去哪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