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月姚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宫门

月姚 书画茶香 2043 2019.10.13 13:48

  没过上一会,秋香就回来了,和林月姚说道:“问了张管事了,他开始果然不肯讲,还是说了小姐交代的话,他才乖乖的说了,他这次去查探的就是我们开始坐船那个城,如今进出都查的很严,我们那天发生的事,官府也下令不许人讲,更不许说粮食的事,而且他说城里城外的难民都不知道去哪儿了,他追到城外,沿路找了很远,发现难民并没有返乡,也没在城里。”虽然说的有些乱,却也讲清楚了。

  秋香讲完,看到林月姚脸色有些冷,也没敢再说话,她回来的路上,经过花园还听两个丫鬟说大夫人在主院发了好大火,还摔了东西,这八卦现在也不敢说给小姐听了,算了,夫人发火又不管小姐的事。

  等回过神,发现春香在给她使眼色,这才发现林月姚在发呆,两个人都悄悄出去了,直到冬香从厨房回来,进屋摆饭,不得不打断林月姚的思绪。

  等用完饭,阁下筷子,端起水漱了口,林月姚这才对三个丫鬟说:“吃完了,咱们再出去一趟,这次春香跟着就行了。”

  春香忙答应一声,放下筷子走到门口,叫了已经回来的白慈,吩咐道:“你去告诉前院,让他们准备轿子,小姐等会要用。”等白慈走了,这才又回到桌子前面拿起筷子,继续吃饭,速度却快了很多。

  春香三个人如今依旧和林月姚一起吃饭,理由是,林月姚觉得分开来太麻烦,而且没必要因为别人的一个看法就麻烦自己,何况是在自己的院子里,那就自己做主了。

  既然又要出去,林月姚不得不又换了一身衣服,下身挑了一条粉色百褶裙,上身一件象牙白暗纹的短衫,又让上来的春香给她梳了一个双丫髻,整个人更显得小了三四岁。

  本来她在林府辈分高,下面还有差不多年岁的晚辈,一般都用少女的打扮,只要不故意装嫩,正常时候给人的气质更成熟,还挺像十四五岁的年纪,如今只是变个发型,穿起素嫩的衣服,人再挂着甜笑,还真像一个天真懵懂的小女孩,和上午在雅园里面装出的稚嫩嚣张又是不同的样子。

  带着春香走出林府,坐上了门口停放的轿子,春香按照林月姚的吩咐说了地方,轿夫抬起轿子就按照交代的目的地走去。

  林月姚随意掀开轿子边的小窗帘子向外看去,下午街道上除了店铺,外面的小商贩已经寥寥无几,行人也没几个,像茶馆,这些消遣的地方还是有一些闲人的,喜欢喝喝茶,再听说书先生说上那么一段,也就打发了一下午时间了。

  过了商铺区域,林月姚正想放下小窗帘,就见前面有一个很大的青砖府宅院,远远的就看到门两边放着两只威猛的大石狮子,等轿子经过正门,三进高大气派的红漆大门出现在眼前,门前高柱邻里,再看匾额上写着“安王府”三个字,斜阳的光照射在红柱、大门、和牌匾上,反射出耀眼的光。

  林月姚不由想到之前看到的资料,如今安王的父亲是先皇的第三子,位置排在当今皇帝的前面,先皇在时,三皇子和当时还是四皇子的当今皇帝关系是最好的,那时四皇子甚至常常留宿三皇子的府里,而三皇子也很维护这个弟弟,因为他们是同母所出,真正的亲兄弟。

  后来大皇子叛乱逼宫,两人赶巧卷进了那场叛乱里,三皇子为了保护弟弟而死。

  先皇总共有五个儿子,在那一晚死了三个,只剩下四皇子,和才六岁的五皇子,太子之位迫不得已只能落在四皇子头上。

  连失去三子,先皇遭受打击一病不起,没多久便驾崩了。

  当今登基后,就封了三皇子六七岁的大儿子为安王,四岁的二儿子为永兴郡王,又追封哥哥三皇子为安亲王。

  当时皇帝的作为在世人心中,还博得了一个有情有义的美名。

  林月姚放下帘子,宫门就在前面。

  东华门,这是朝臣上朝进出之地,一般人也不敢轻易接近的地方。

  林月到了离门有一段距离的地方下了轿,带着丫鬟徒步往门口走去。

  门口边上还停着两辆豪华马车,边上站着等待的车夫。

  到了门口,卫兵也没有呵斥,似乎只要不进门,保持安静,他们就不会管。

  这也方便了林月姚,她靠近墙壁,用空间在里面做了标记,抬头看了看着高耸的城墙,就转身走了。

  惹的守城门的两排士兵奇怪的看了她几眼。

  等坐上轿子,林月姚摸了摸自己的双丫髻,不由好笑,这次很顺利,顺利的让她特意的装扮都无用武之地。

  等回到竹文居,秋香报道:“小姐,刚才正院有婆子来传话,说是大小姐和大姑爷来了,还有在书院读书的大少爷也回来了,所以大老爷请小姐晚上去正院用饭。”

  这两人听到了消息回来也是理所当然,林月姚点点头,突然问:“大姑娘嫁的那家?”

  秋香愣了一下,随后懊恼道:“我忘记问了,要不我现在去打听?。”

  林月姚却道:“不用,晚上就知道。”

  忙了一天没歇着,林月姚只觉得累的不想动,脱了鞋就躺床上了,看着帐顶想着这一天发生的事,不免想到被她羞辱,还踢了一脚的顾大公子,这货白天最后是被她的话刺激了,等醒过神,一定还会记恨起她,不得不防。

  还有顾大老爷此事,本就是因她而起的,如果不是她为了自救弄出一个天降粮食的奇景,也不会连累难民被安上一个土匪的名头,而被清剿,顾大老爷更不会因为知道内情,良心过不去出言反对皇帝,最后被连累。

  更可恶的是那些人,居然敢昧下她的东西。

  躺了一会,看时间不早了就起了身,喊了春香上来梳妆。

  这次下身穿了一件深红色马面裙,上身一件牙白色绣花对襟长衫,显得身材细长,再梳一个成熟一点儿的发髻,人便看起来端庄成熟了很多。

  梳妆完毕,踩快饭点的时间去了正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