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月姚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六章 乌合

月姚 书画茶香 2021 2020.01.19 20:23

  还好陈大力的死缠烂打目前只是对着齐玄恒,没继续在这人身上继续发扬光大,见他不理自己,就也退了回去,不在纠缠。

  进去通报的人很快就出来的,站在院中对着齐玄恒喊道:“我们大王让梁老板进去,快走吧。”

  陈大力看这都指名道姓只见一人了,他虽然胆大一般什么都不怕,但是也知道分寸,本想留在门口等的,却见林月姚大摇大摆的也跟着进去了,见并没人阻拦,就也忙抬脚要跟进去,谁知却被人门口一人给拦下了。

  齐玄恒与林月姚两人被带进了一个有些大的客堂,客堂内此时坐了不少的人,两边圆柱上点着的两支大火把一张张脸照的明晃晃的。

  见两人进来,一人站起身笑着招呼道:“梁老板来了。”

  这说话之人林月姚还见过,正是之前在青楼那个儒雅男子廖老板。

  其他人见齐玄恒却都端坐着,只有两人对着齐玄恒拱了拱,算是善意的打招呼,不过还有几人是看了一眼就转开了视线。

  上首一把虎皮椅,正有一人靠坐在上面,此人身材虽然比不上陈大力,却也雄伟厚实,双眼有神,一脸的胡子浓密飞扬,林月姚瞧着有点儿像三国演义里杀猪的张飞,不过他比张飞少了一股狂妄的气势。

  齐玄恒此时虽然刻意收敛了气势,但修长高大却不粗犷的身材随意往客堂中间一站,便让人感觉都气宇不凡,和这满屋之人区别甚大。

  使一些人瞬间想到了以前不敢瞧第二眼的那些呼奴唤婢的大老爷,瞬间自惭形秽起来,醒过神之后变成恼羞成怒。

  一人不满的喝道:“见了大王竟然不见礼,这是没把我们放在眼里吗?”

  众人一听这话,立马探究的朝齐玄恒看过来。

  林月姚也看向身前的齐玄恒,她猜测安王这个礼是绝对不会行的,作为一个皇族子弟骨子里的骄傲怕是不允许。

  果然,安王抬眼看着前面坐着的孙大王,平平静静开口道:“并非梁某不见礼,是梁某在想,要对大王行何种礼。”

  这话让屋内人都愣了一下。

  此时酷似张飞的孙大王看着同样一脸络腮胡的齐玄恒开口了,声音浑厚有力:“你就是梁老板?”

  “正是。”齐玄恒对着一屋子的叛乱之徒,淡淡答道,气势比孙大王还像一个王。

  “那你想对我行什么礼?”孙大王坐直了身体,直直的看着齐玄恒问。

  “那就要看你值得我见什么礼了。”齐玄恒道。

  “一个下九流的商人,谁给你的胆子敢来此放狂言?信不信老子现在就带人把你们这些商人给连窝端了?只不过让你们掏一点买命的银子,你们就叽叽歪歪,现在还来我们面前装大老爷?老子看了就烦!”对面一人指着齐玄恒骂完,又对上首的孙大王道:“干脆把这些狗屁的孙子给砍了,给我几个人,我保证抢几百万两回来,让咱们兄弟畅快着花。”

  林月姚站在齐玄恒身后,朝着说话之人看了一眼,只见是个油光程亮的光头,此时这人已经从坐着的椅子上站了起来,瞪着眼睛瞧着孙大王,似乎是等着孙大王下令。

  除了光头,还有一些人看着齐玄恒的眼神也是不善的。

  但林月姚发现却有一个人例外,这人坐在孙大王左手边,一副文人打扮,年纪在三十五岁左右,一举一动和这群人格格不入,一看就是有过很好的教养。

  这人此时眼睛半睁,却瞧着齐玄恒似是带着一些探究之色。

  “莽夫之行径!”一个裹着黑色头巾的年轻人轻哼一声道。

  “你说什么?”光头瞬间对着这黑头巾,一扬脖子,脸色阴沉,一幅要干架的姿态。

  “好了好了,两位兄弟不要争论了,我们安静点,让大王说话好不好?”廖老板出言劝道。

  谁知光头瞬间又对着廖老板骂道:“你算老几?和这些商人都是一个屁的臭味,竟然还想管老子?”

  廖老板一听这话脸也彻底黑了下来。

  孙大王此时一拍桌子:“都给我安静点,再吵吵都给我出去领二十棍!”

  下面瞬间没了声音,那光头面上虽然不忿,却还是坐下不再吭声了。

  孙大圣扫了众人一眼,见无人再说话,才看似不恼不怒的问一直站着的齐玄恒:“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齐玄恒看了一圈屋内之人一眼,淡淡道:“先说人吧,依我看,这里只有一群乌合之众,种地、杀猪、杂耍、地痞混子、落第秀才,或者打猎,做这些你们或许都是各种熟手,但打江山统治天下,你们却是不行。”

  他这一张口就把一屋人或多或少全给得罪了,这些人都“唰”的一声站起身,不善的看着齐玄恒,只有一两个还坐着,但是看大家都站起来了,也不好再坐着,跟着站了起来。

  “放他娘的屁!”光头再次瞪着眼睛骂道。

  “梁老板这话可不对,历史上农民木匠坐皇帝的可不是没有,为何我们却不行?”之前和光头不对付的黑头巾男人说道。

  “还说什么废话?我看这人居心不良,不如先抓起来拷问拷问?我最近可是新研究出来一种刑罚,可以拿他试试,不然拿这小厮试试也行,细皮嫩肉染上鲜血,一定很漂亮。”说话的是一个披头散发的男人,此时他拿着手中的匕首,在唇边划拉了一下,瞬间血从小伤口中流出,他抬手一抹放进了嘴中,自始至终眼睛却一直笑嘻嘻的看着林月姚。

  林月姚打量了这人几眼,这就是变态吗?来这还没见过,看着还真是新鲜。

  此人看起来给人一种嗜血阴郁之感,是个典型的变态,看这疯狂的程度,绝对是长时间被血刺激着,不是杀过不少人,就是刽子手,但看他这不够浑厚的身板,也不像。

  变态瞧林月姚看过来,对着她申了申舌头,见林月姚没有害怕的神色,反而对着他一笑,这人眼睛都亮了,看起来更兴奋了,恨不得立马把刀子划拉到林月姚那白细的皮肤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