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月姚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七章 应对

月姚 书画茶香 2087 2020.01.20 22:20

  齐玄恒脸色冷了一瞬又恢复了正常,对着众人道:“众位算是百姓出身,如今想要推翻朝廷,最重要的就是百姓,但众位却没有想去得到百姓的支持,而是到处祸害同胞,让处在你们治下的百姓过的凄苦难言,更甚者家破人亡!这些可以暂且不谈。只说朝廷,西边澎关驻军就有两万之多,并且个个是精锐,最重要的是此地驻兵铁骑就占有将近一半的兵力,调出几千赶来这里也用不了多少时日。这也且不说。”

  说起彭关,林月姚不想起,这个世界的舆图一般人是见不到的,只有皇帝和军队才有资格拥有,除此之外如果家中被发现有舆图存在,是要以造反罪处置,轻的一人被砍头,重的一家被砍头。

  所以想要知道某个地方的位置,只能在四方志中推算,麻烦的很。

  这就造成了除了自己家乡,远行到了外地只能两眼一抹黑,边走边问路,有的人甚至走了好多天才发现自己走错了路。

  林月姚曾看过四方志,还尝试性的画出一张简易的地图,现在此图还在空间中放着,只是四方志中也写的很笼统,只能根据多少个村县来推测占地面积,什么形状,山体多大,河在具体哪个位置,完全无法准确画出来。

  说起这个彭关,四方志中也有简单的介绍,算是一个重要的兵家必争之地,是防御西禹国的第二个防卫关卡,前面还有一处驻军是抵御西禹兵马的第一线。

  彭关历史上曾经被隔壁的西禹攻破过两次,有一次甚至直逼到京都城外,如果不是援军及时赶到,当时的朝廷就被西禹攻占了,所以此处有三万驻军也不算多。

  此时就显现出了无舆图的好处,孙大王这寨子中,大多都是底层之人,识字的也没几个,知道彭关的怕是更不多。

  有人一头雾水的问旁边之人道:“彭关是哪儿?”

  被他问的人歪着脑袋想了一会,才无奈的道:“不知道,问先生。”

  那边齐玄恒淡淡的声音也只是停顿了一瞬,而后伸手轻轻一抬,指着左边继续道:“就说离这儿最近的山东鲁王,手中府兵就有一万左右,还都是日日训练的精兵,小兵个个抵上一名小将的实力。你们对于鲁王可就是一大功劳,就你们这一盘散沙,挥挥手就能灭,他何乐而不为?灭你们,完全不需要大荣皇帝出手。”

  林月姚在齐玄恒说话之时就打量着屋内的几人,只见原本个个面露激愤,随着齐玄恒说起彭关驻军,开始有些茫然,之后慢慢都变得忐忑起来。

  但却有一人例外,虽然他眯着眼睛有所掩饰,却还是在听到鲁王之时猛地睁开了眼,看着齐玄恒的眼睛中没有不安,反而带着强烈的审视意味。此人就是那奇奇怪怪的文士。

  孙大王也在掩饰,且掩饰的还不错,只是似乎是凳子上有钉子了一样,在椅子上来回换了几个姿势。

  “大刀悬头,而在坐的几位却毫无所觉,依旧坐着称霸天下的美梦,这让梁某很是失望,本是抱着希望来看看众位好汉有什么本事,是否有合作性,如今,还是罢了。几位要的一百万银子,我们梁家出了,至于合作……”齐玄恒摇头表示遗憾道:“就不凑合了,我梁家还想多活些日子。”

  林月姚对安王的印象就是话少,脸瘫,此刻看着他顶着一脸的络腮胡,神色自若的站在一群叛民之中侃侃而谈,几句话就把这些叛乱之人说成了一群离死不远的蠢货,全不像他平时的性质。

  齐玄恒话落,众人脑中还是乱乱的,想的都是驻军的铁骑和鲁王的精兵,举着大刀骑着大马,冲着自己呼啸而来,顿时觉得脖子冷飕飕的,一时间也没人说话。

  且这还不算朝廷别处的兵马,这样一想,他们这些人只觉得未来无望,似乎分分钟就会被朝廷给灭了。

  孙大王不亏是做老大的,很快就反应过来,“哈哈哈哈”笑了几声打破了此时底下的士气,有深意的说道:“看来,梁老板懂得不少啊?”

  齐玄恒看了一眼边上的廖老板:“孙大王身边有走南闯北的廖老板,如果有心,必定不会不懂。”

  廖老板笑呵呵道:“大王已知晓,心中早已自有计较。”一句话帮孙大王解了围。

  周围众人这才从不安的情绪中安心了不少,孙大王把这些看在眼中,不免心中想着齐玄恒刚才说过的话,忍不住看了左边的文士一眼,却见这人并没有看自己,正在面色凝重的垂眼沉思。

  这时齐玄恒又开口了:“还请孙大王给另外安排个干净的住处,我的人后日会准备五十万两银子先送到,至于剩下的五十万,就需要我安然无恙离开再交出。”

  听了齐玄恒的话,屋内的人才把心思又转到银子上,听到五十万两顿时双眼亮了起来,也暂时忘记了铁骑精兵,这可是能让他们过上好日子的银子。

  有人笑道:“我可听人说梁家曾经可做几年黄商,有的是钱,前两年梁二公子还娶了凤岭余家的小姐,听人说,那余家可是几百年的大家族,以前可是出过皇后娘娘的,那余家小姐光嫁妆队伍就绕城三圈,啧啧,那是真有钱啊!我看不如带人去把梁家抢了,说不定够兄弟们花用一年半载了。”这人眼中已满是贪婪。

  屋内其他人也没出声反对,都看着齐玄恒,以为他会求饶,或者拿钱消灾。

  可惜齐玄恒并无慌乱之色,依旧稳稳的直身站着,眼睛看着刚才说话之人,破天荒的轻笑了一声:“你可以去试试,梁某保证各位连一两银子也拿不到。我们梁家的银子比你们想象中的还要多,并且粮草、马匹,甚至铁器都有门路,你们如果想来硬的,那只能与各位来个鱼死网破。”

  林月姚再次瞧着背着手,傲立在面前的齐玄恒,不知道他面瘫少语时是伪装,还是如今多言浅笑是伪装了,或者都是伪装?

  众人看齐玄恒如此的镇定自若,有些拿不准了,梁家作为生意人能屹立不倒三代人,必定是有所倚仗也不一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