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月姚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治罪

月姚 书画茶香 2054 2019.10.21 20:45

  李大人说完,又大大的伏地叩拜。

  大殿里的人也全部跟着跪拜,敢不跪吗?不跪就是不赞同李大人的话,那就是觉得皇帝不圣明,不是好皇帝,还不等着被拖出去杀头。

  李大人那粗糙的嗓音回荡在房间里,皇帝却越听心里越舒坦。

  他当皇帝十年了,高高在上惯了,早上异象显现出那句带着警告和指责的话,让他生出了被轻视的恼羞成怒,顾不得对方是人、是神、还是鬼,就要下令找回帝王威严,没想到在层层侍卫的保护下,又被一龙椅警告,顿时心中升起无力抵抗的惶惑,如今被李大人这一说,他这一听,越听越觉得说的对,这手也不抖了,身上也有了力气,又找回了九五之尊的强大感觉。

  皇帝看着李大人的眼神越来越柔和,越来越喜爱,开口道:“既然李大人是受人蒙蔽,就快请起吧。”

  李大人趴地上长吁了一口气,忙又磕了一个头,谢主隆恩后,直起了上身,只是站起来的时候,腿无力的一滑,又“扑通”一声趴了回去,他只能尴尬的笑笑,说道:“我这跑的有点急,没力气。”

  皇帝看了旁边的内侍一眼道:“那就扶李大人起来吧。”

  等李大人被扶起来,皇帝又道:“虽然你是受人蒙蔽,但是还是要罚的,就罚两个月俸银吧。”

  又看向于大人,皇帝问:“你呢?你总不是受人蒙蔽了吧?直起身回话!”

  于大人忙直起身,额头上冷汗直流也不敢擦,只吞吞吐吐的道:“臣,臣也是受人蒙蔽,并不知……”

  皇帝看也没看,一巴掌拍在榻沿上,“啪”的一声,顿时一股钻骨的疼痛,从手掌上传来,痛的手臂猛地一缩,也不敢痛呼出声,咬牙切齿地道:“你不知道?朕看昨日你说的笃定的很啊!你不知道,就可以信口开河?就可以让朕杀上万饥民?如今朕更是因为你的一句话,可能已经惹怒了神仙!”

  于大人已经开始手脚发抖了,他冷汗直流的看了一眼张大人,却见李大人低垂着眼并未看他,他嘴巴动了两下,最终还是说道:“臣,不……臣只是按照四来县呈报上所写的,再报给您的,臣也是受他们蒙蔽。”

  他吞吞吐吐说完这些无力地推脱之词,又趴伏下身体,不敢嘴上求饶。

  皇帝眯着眼看着于大人,道:“不知道是吧?不知道我要你何用?来人,把他给我押下去,看他到底知不知道。”

  于大人这次不管不顾的磕头喊道:“皇上臣冤枉啊!臣是冤枉的啊!皇上开恩啊!”

  侍卫强硬的把人拖出去。临出去前,李大人偷偷给他一个安抚的眼神。

  等殿里又恢复了安静,皇帝坐回到锦榻上,问李大人:“既然饥民并非是山匪,那么李大人觉得此事该怎么办?”虽然之前被李大人一阵马屁,皇帝找回了丢掉的面子,甚至感觉到自己要名垂千古,恨不得现在就叫史官来,让史官好好书写自己的丰功伟绩,但是早上金銮殿前留下的几个字却不能不管,现在想起来龙椅即将砸到头顶的感觉,还是手脚发抖。

  李大人上前,一脸气愤的道:“这个四来县县令竟然做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不杀不能平民愤,杀了县令,让百姓知道皇帝的圣明,再安抚流民返回户籍所在之地。”

  皇上点头,道:“那就收回剿匪的圣旨,四来县县令革职查办,严审,找出天降之粮食,审后罪名符实不用押京了,当众斩首。”

  说完又思索一下,想着派谁去,突然想到了昨天被他下令扔出去的林景先林大老爷来,说道:“任命林景先为钦差,让他去办此事吧。去把林大人叫来。”皇帝指一个内侍。

  还有一个出来报祥瑞的是谁,皇帝想不起来,也就放弃了。

  李大人听完眼睛跳了几跳,却也没敢说话,待内侍领命出去传话了,不敢等皇帝赶人,出声向皇帝告辞。

  李大人退出皇帝的寝宫,又抬头看了一眼寝宫的大门,扭头匆匆走了,出了宫门坐上轿子,吩咐轿夫:“快快回府!”

  回到了李府,李大人下轿去了书房,里面靠椅上坐着一位,二十五岁左右长相斯文俊秀的男子,此人正在喝茶,见到李大人进来,放下茶杯站起身来准备见礼,李大人就先开口道:“辛先生不必多礼,快请坐,快请坐。”

  被称为辛先生的男子也不推辞,就真的从容坐下了。

  李大人等他坐下了,才语带佩服的开口道:“真是多亏了辛先生指点,李某这次才能安然无恙。”

  辛先生笑笑道:“为东家效劳是我该做的,大人不必客气。”

  李大人走到辛先生的旁边靠椅上坐下,拿起小几上的茶壶为辛先生的茶杯又满上,又给自己倒上一杯,拿起来道:“能得辛先生相助是我李某三生有幸,来,我先以茶代酒,敬先生一杯。”话落,先仰头喝了。

  辛先生看了李大人一眼,也端起茶杯喝了。

  李大人放下杯子皱着眉道:“没想到皇宫也发生这样的事,当初钱山庆报来情况,我是真没信,才让他想办法把粮食私自留了下来,没想到皇宫也发生此事,如今真是不得不信。”

  又微微探脑袋向辛先生这边,问道:“先生,你说这世上真有这些神神鬼鬼的事吗?还是……人在作怪?”李大人自知自己不是什么好人,还是更倾向于是人在装神弄鬼。

  只是,谁会拿出那么多的粮食出来装神弄鬼?

  辛先生眼神有些远,又有些嘲弄,拿起茶壶给自己添了一杯水,声音也带着一些轻微凉意道:“神?哪有什么神,都是装神弄鬼。如果真有神,那些丧心天良,坏事做尽的还不早就被惩罚了。所以大人不必在意,就算有,也不会在意大人的所作所为,大人只需要记住,成者为王,败者为寇。大人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后面一句像是一拳砸在李大人的脑袋上,他猛然惊醒,可不是晚了,如今皇帝将老,他也得罪了太子,剩下两位皇子不管谁登基他也讨不了好,只能继续这条路前行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