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月姚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游戏

月姚 书画茶香 2049 2019.10.07 12:28

  侍者带着林月姚和几个丫鬟上了左边的游廊,走过游廊似乎才到了真正道了园子,里面空间极为开阔,树木参天,亭台楼阁,在其中还坐落着几座青砖砌成的院子。

  能在京城这寸土寸金之地,就算是外围,置办下这么大的一片地方,还能做权贵公子小姐的生意,看来老板也不是一般人。

  不过林月姚也没问,不管是谁与自己也没什么关系,又不是专门来闹事的。

  园子里凉亭草地,聚集着三三两两的人,或走、或坐,有的窃窃私语,有的高声畅谈。

  很像前世游乐场和公园的结合体,只不过这里不那么随意,显得极为文雅,更像是一场文人雅士开的茶话会。

  顺着石板路到第一个院子门口,侍者吉祥介绍道:“这个院子是投壶,可以看投壶手投,也可以自己下场,在别人投壶的时候,可以押注,也可以打赏。”

  抬步刚进去,就有人高声报道:“有初,为文公子加十筹。现在轮到这边这位向公子了,您请!”

  只见一位蓝衣的青年走下场,接过侍者双手递过去的一只竹矢,对着中间两只中的其中一只铁壶,眯着眼睛瞄了一会,右手发力把手中竹矢向壶中投去,竹矢落下投入壶中。

  场上的司射叫道:“第二箭是连中,为这位向公子加上五筹。”等记分过后,又道:“现在请我左手边的文公子,公子请。”

  另一位月白色衣服的公子,站出来轻笑一声,拿起一只竹矢看了看,抬手又拿起来一根。

  就听周围的人乱哄哄的声音。

  “这是要玩大的呀!”

  “这是要投双耳吧?”

  “我看悬啊,这是觉得自己这一次投不中所以才自暴自弃了吧?”

  此时楼上有侍者叫道:“甲十二贵人押文公子五十两。”

  “有人押注了。”

  “这文公子要投双耳,还有人要押钱?”

  “怕是不看好,堵他投不中。”

  “五十两,可不少呢。”

  “甲五贵人压文公子一百两。”楼上又一侍者报。

  下面人群沸腾了。

  “这是哪家小姐看文公子长的俊俏,来送钱的吧?”

  “一百两啊!”

  “这甲五号房的是谁啊?”

  “不会是哪个小姐看上这文公子了吧?”

  “我看这文公子很厉害,肯定打水漂了。”

  众人议论纷纷中,楼上侍者又喊道:“甲十二贵人压文公子两百。”

  “这是两边怼上了?”

  “这要是输了翻倍,得赔双倍啊?”

  “可不是,这文公子怕是要有大压力了。”

  吉祥在旁边给林月姚解说道:“这个被押注者如果赢了,所有押注的银子属于被押注者,如果被注者输了,就要赔银子给押注者。一局一共有五箭,第一箭开始押赔偿要翻一倍,第二箭是赔八成,第三箭赔六成,往下排,每箭少两成,押注越早赔付越多,另外我们雅园会收取被押注者赢来银钱的两成。”

  这雅园可真会做生意,无论谁赢了,都会分走两成,真是稳赚不赔。

  而且还显得很君子,整个赌局都未参与其中。

  林月姚道:“如果有人赖账,也是属于你们雅园管?”

  吉祥点头:“是的,为了让贵人们玩的放心,我们是不允许有人在雅园耍赖的。”

  那这两成就算是保护费了,花的也算不贵。

  这游戏也好,即能让人尽兴堵上一把,又觉得很高雅。

  有技艺的还能博一个美名。

  确实很对这些贵公子小姐的胃口。

  这时文公子把一只竹矢放回去,笑着道:“三百五十两银子,让我压力颇大,还是投一只的好。”说罢对着壶中投去,竹矢飞出,稳稳的插在壶耳里。

  “文公子投中贯耳,十筹。”司射又对向公子道:“请向公子投壶。”

  “丙十三贵人押向公子二十两。”

  “乙六贵人押向公子五十两。

  向公子走出的脚步有些退缩,不过犹豫了一下还是拿起竹矢,抬起手,看起来就是随意的一投,竹矢箭头进了壶里了,箭尾却往外一甩,眼看就要甩出去了,谁知却稳稳的卡在了上面,并未掉出去。

  “向公子投中倚竿,十五筹。”

  听到司射的喊话,向公子都愣住了,最后欣喜的笑起来。

  周围掌声响起。

  “我看他是碰巧投中。”有人出声道。

  “啧啧,这运气。”有人感叹。

  林月姚想起前世的一句话“运气也是实力的一种”。

  文公子依旧笑如春风一般拿起一只竹矢,突然转过身背对着铁壶,顿了顿又拿起一只箭。

  众人惊呼。

  “这是?”

  “肯定是背投双耳啊”

  “别又拿着玩儿一下就放回去吧?”

  文公子对议论声充耳不闻,回头看了一下铁壶,又扭回去,闭上眼睛一会儿,猛地睁开,双手向后投去,竹矢划过一个弧线,准确的落在了两边的双耳里。

  旁边看的人鼓掌叫好。

  “没想到还真是一个厉害的。”

  “是啊,太厉害了。”

  “乙十一贵人押向公子五十两。”

  “我也压,我压十两。”

  “这向公子肯定输定了,我们也压。”

  一时间场面乱哄哄的。

  侍者吉祥这时候对林月姚询问道:“您要不要要一间雅间?”

  林月姚道:“不用,走吧。”

  吉祥有些惊讶道:“这还没比完呢,您不看了?”

  林月姚指着里面笑道:“这不马上就完了吗?”

  吉祥朝里面看去,只见向公子白着脸,耷拉着脑袋说道:“我认输!”

  看向公子的表情,大概输了不少银子,再看那穿着,也不是太富裕的人家。

  吉祥又看向林月姚,这个小姐可真奇怪,刚才她说走时,这位向公子还未站出来说话呢,她又是怎么知道的向公子要认输?

  要知道凡是下场的人,有很多抱着想赌一把的决心,押注的多,赚的也就多,虽然现在有人押注向公子,但是向公子如果直接认输,之前押注的就也要赔,再说文公子还有两箭,万一有个失误输了呢?

  吉祥想不明白,就也不想了,带着林月姚出了投壶的院子,继续向园里里面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