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月姚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章 回府

月姚 书画茶香 2084 2019.11.25 07:03

  侍卫面露无奈的看着林天洋。

  三夫人虽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却了解自家孩子,那真是个胆儿肥爱玩的,忙去拉着他训道:“快别胡闹,快放手!”

  等把林天羽手拉开,侍卫转身就走,像是被什么追着似的。

  等侍卫走远了,林三夫人才问林天洋:“这是怎么回事啊?你给我说说。”

  林天洋瞬间转变脸色,得意地炫耀道:“我拜师了,刚那位就是我师傅,人家可是王爷身边的护卫,武功高着呢。”

  他把手臂轮了一圈,摆了一个架势道:“等我学会了我师傅的绝世武功,我就能把坏人打趴下。”

  看着他这样子,屋里人都笑起来。

  三夫人打他一下道:“还绝世武功呢?你又听什么乱七八糟的故事了?”

  林天羽笑道:“那行啊,等你学会了,也回来教教二哥。”

  林天洋手一挥,豪迈的道:“都是自家兄弟,好说好说!”

  林月姚奇道:“听说安王武功高强,你怎么不拜他为师,而选择他侍卫呢?”

  林天洋想起那个面无表情的男人冰冷的眼神,抖了一下,随后眼珠子一转理直气壮道:“他要是厉害还用人保护吗?既然能保护他,我师傅肯定武功更高强啊。”

  三夫人道:“好啦,人家还没答应你呢,就在这里叫什么师傅。”

  林天洋反驳道:“谁说没答应啊,他可是答应让我去找他了。”

  “他怎么答应的?”三夫人问。

  “他说要送我回来,我问他明天能去找他吗?他没说话啊,这不就是答应了吗?”林天洋理所当然道。

  三夫人一巴掌拍在林天洋脑袋上,这次打的比以前狠,拍完骂道:“你个小兔崽子,人家那是不想理你,你还以为你多招人稀罕呢?我这脸都被你丢尽了,能不能学你几个哥哥懂事点?”说完作势还要打。

  没想到三夫人会突然生气起来,林天羽忙去拉开被打蒙了的林天洋。

  林月姚拉着三夫人道:“怎地为了这一点小事还生气起来了?”

  “甘松十二能为相,他都十岁了,还如此地开窍,怎能让我不气。”三夫人指着林天洋瞪着眼道。

  “教也要慢慢来,不可动手。”她着三夫人道:“走吧,这都过了好大一会了,说不定大嫂她们都在等着咱们呢,先回府再说。”

  她是真觉得这不是事,很多事儿就是要装糊涂和厚脸皮才能办成了。

  就像这个世界历史上有一个叫豪亦的人,慕名去拜一位高人为师,被拒之门外,最后在高人住处边上结庐三月,才终于把高人给打动了,勤奋学武成为了一代名将。

  何况林天洋也不是真听不懂别人的拒绝,不然也不会在安王侍卫走之时再询问一遍了。

  这事儿她也没打算劝说三夫人,还不知道林大老爷有没有加入哪个党派,林天洋如果与安王走侍卫的近,不知道对林府会有什么影响。

  何况沾上皇家的事儿都需要慎重才行,不然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又被扣上一顶谋反的帽子。

  林天羽去了大夫人客房,林月姚和三夫人带着林天洋直接去了寺门外,门外边上停着五六辆马车,却没见其他人的影子。

  又在门外等了一会,大夫人才带着众人姗姗而来,只是没想到和大夫人一起出来的还不止林府的人,还有徽先伯府的人。

  徽先伯夫人正和大夫人有说有笑的出了寺门,大夫人看到三夫人和林月姚,就对徽先伯夫人笑道:“看来咱们还是磨蹭了些。”

  徽先伯夫人笑道:“带着一大家子人,想利落都利落不起来。”

  边上的五辆马车的车夫也都站了起来,又把马车检查了一遍。

  林月姚这才知道除了林府的,剩下的两辆马车是徽先伯府的。

  看来两家是要一起走了,瞧这亲密的态度,那自己这亲事,这两人私底下大概也是定了的。

  旁边三夫人轻“哼”了一声,理也未理徽先伯夫人,拉着林天洋把他推进马车,随后她又在婆子的搀扶下抬脚进了马车。

  这近乎失礼的行为,让林月姚有些诧异,不过她也不想理徽先伯夫人,就也跟着进了马车。

  但在转身之前,看到了徽先伯夫人对身边的一名锦服男子说了些什么,那男子往自己这边看了一眼想过来,却被徽先伯夫人一把拉住了。

  这涂脂抹粉描眉画眼的男子,林月姚挺眼熟,不就是之前多管闲事差点害死秋香的那个不男不女吗?

  原来这人是徽先伯府的人,林月姚瞬间对徽先伯府没了一点好感。

  莫非这就是大夫人给自己选的夫婿人选?林月姚一想到那掉粉渣的脸,内心一阵反胃,这那里是给自己找夫婿,这是给自己找姐妹吧?

  再看他年纪也不小了,却还未成婚,那一定是有大问题了。

  林月姚扶了一把秋香,让她先上去,自己也跟着上了马车。

  上车坐好,掀起帘子向外看了一眼,不经意地问三夫人:“徽先伯夫人边上,那个上了妆的男人是谁?瞧着好奇怪。”

  三夫人探头向外看了一眼,然后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才含糊的解释道:“这人是徽先伯的三公子,听说很小就喜欢上了唱戏,整天和班子里的人厮混,后来就变成这副模样了。”

  林月姚看林天洋好奇的看着说话的三夫人,知道有孩子在,三夫人有些话也不好说,就没在追问。

  在车里等了许久,马车终于开始动了。

  来的时候只觉得时间过的很漫长,回程的时候却感觉倏忽间就回到了林府。

  等到了林府,大夫人下了车,就有管事带着下人迎上来。

  大夫人下车就问道:“府里有事吗?”那管事忙禀道:“亲家舅夫人和二位表小姐和表少爷来了。”

  大夫人身形一顿,转身问道:“什么时候来的?安排在哪了?”

  管事道:“来了有一个多时辰了,安排在了客院东霞院。”

  大夫人“嗯”了一声,转身进了府门。

  林月姚带着秋香回到竹文居,放了秋香几天大假让她好好养伤,在春香和冬香围着秋香惊声询问中,快步上了楼。

  她能感觉到,了悟大师给自己的珠子似乎有些变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